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24章 他儿子还哭得像个喷壶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24章 他儿子还哭得像个喷壶!

    正好这时,云楚拉着云想跑出来,一出来就兴奋的介绍:“四姐,就是他,这就是小黎弟弟,旁边那是他姐姐。”

    云想无奈的被妹妹扯着,待看到大厅里,那还不到自己腰高的小男孩时,脸上露出一丝楞然,而后又看向小男孩身边的女子,更是不解。

    云楚急匆匆的进去,也没解释来龙去脉,到这会儿,云想还不知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黎是个有礼貌的小朋友,听到云楚喊那声“四姐”时,他就知晓了对方的身份,小黎很乖的朝云想颔首,喊人:“大姐姐好。”然后又拉了拉身边的李玉儿,教她:“玉儿姐,叫人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还东张西望着,在陌生地方,傻乎乎的李姑娘并不习惯,样子有些瑟缩,听到小黎的话,她就紧了紧小黎的手,悄悄往小黎身后藏了藏,才盯着对面的陌生人,叫了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云想只能干笑着:“你们好。”然后看向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云楚毫无所觉,窜到小黎身边,把对方的身份公布出来,说完就特别与有荣焉,下巴扬起。

    云觅也忍不住跟着扬下巴,然后比云楚还走火入魔的把小黎从头发丝夸到脚后跟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小半刻钟,云想就懵逼的听着弟弟妹妹把一个五六岁大小,小的都快看不见的小男孩吹到天上去了。

    等听完全部,云想长长的吐了口气,才问:“所以,那位柳小哥,并非容公子的发妻,而是眼前这个小孩子?”

    云觅马上点头:“是啊,小黎弟弟是不是很有本事,他一个人把四头熊打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,我就觉得他太有本事了!”

    小黎被夸得很不好意思,涨着脸解释:“我只是……把它们引走……没有打它们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解释被云楚、云觅的口沫横飞掩盖的灰飞烟灭,但云想还是听到了,她看向那乖巧的小男孩,不再听弟弟妹妹胡言乱语,而是弯腰问小朋友:“所以,你想让我替你瞧瞧你姐姐吗?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,拉拉李玉儿的手,把她往前面拽拽。

    但因为是陌生人,李玉儿很怕,不敢上前。

    小黎有些着急:“玉儿姐,大姐姐不会伤害我们的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还是不敢,就拼命的摇头,还使劲往后看,像是想跑。

    小黎当然不能让她就这么跑走,这里是县城,跑丢了可是大麻烦。

    索性云想也不在意,她直起身来,道:“不管怎么说,是你救了我这两个顽皮的弟妹,姐姐真心谢谢你,不过我对头颅方面的病症并不精通,我替你找另一个人,但他是男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因为顾及到李玉儿现在的状态,对生人太抗拒,女大夫或许还能安抚住,但男大夫恐怕会让她更抵触,并且男大夫诊病,难免会有些身体上的接触,怕病人家属不乐意。

    小黎却不明白她的顾虑,只懵懵的点头:“可以啊。”但是心里却想,难道大夫,不都是男的吗?

    在青云国,女大夫非常稀有,像娘亲那样出外就诊的,都是行男装,穿男衣,一些贵族皇胄府中倒是养有女倌,但那叫女医倌,只能替府中女眷看些妇科病,并且还是小病小痛,真正挂牌行医的,都得是男大夫。

    见小男孩同意了,云想便吩咐云楚去叫云席。

    小黎看云楚离开,想到之前跟云觅说的话,就又看向云觅,提醒他:“那位容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云觅一拍脑袋,想起来了,道:“我这就带你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云想不解:“容公子什么?”

    云觅道:“小黎弟弟听说我们找柳小哥,是替容公子找夫人,便好奇想见见容公子,四姐,我带他去就好,见一面就出来,顺道跟容公子解释解释。”毕竟容公子还以为他们去一趟,真能把他娘子带回来。

    云想“嗯”了一声,本想叫他们快去快回,不要打扰容公子休息,可想了一下,还是决定自己也跟去。

    四人顺着客栈楼梯上了二楼,走到走廊尽头那间房,云想先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半晌,里面传来一声轻到模糊的男音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云想回头看了云觅一眼,叮嘱他:“不要说得太直接,容公子昨晚咳血了,受不了刺激。”

    云觅惊了一下,连忙点头,然后低头想跟小黎弟弟也嘱咐两句,却看小黎弟弟愣愣的站在那里,整个小身子都是僵的。

    云想推开了房门,吱呀一声,开得很小心。

    云家姐弟走进去,看到床榻上那满面病容的冷峻男子,云觅先唤了一声:“容公子。”

    容棱直直地看着他,轻“嗯”了声,眼睛却想尽办法往门外看。

    门外站着两个人,因为伤痛,使得自己视力模糊,容棱一时无法聚焦看清外头那女子是不是柳蔚,但他心被提起来了,半个身子都是木的。

    云想知道他的期待,越是知道,也越是心疼:“容公子,其实……”

    吸鼻子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云想停顿一下,下意识的回头看去,便看到站在门外的小男孩眼眶通红,不知何时,已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想吓住了,云觅也吓住了,结结巴巴的唤:“小,小黎弟弟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黎”两个字一出,房内的容棱竟从之前半躺的姿势,直接撑着……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动静太大,一动把手边的灯柱都快掀翻了。

    云想一回头马上就喊:“你的伤口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就看门外的小男孩一边大哭,一边小炮弹一样的冲进来,像一道黑影,猛地窜到床榻前,一颗脑袋埋进床上男子的怀中。

    “容叔叔!”小男孩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久别亲人的激动全涌在那张粉雕玉琢的脸蛋上,他哭得很突然,很剧烈,青筋都爆出来了,哭声更是震天雷。

    容棱有一瞬间失神,待过了片刻,体会到怀中小人身上的温度,又恍惚的看清小人儿的脸,他一下握紧了拳,将孩子紧紧箍着抱。

    小黎被抱得快窒息了,激动的情绪也散了一半,他挣扎着想退出来,可容叔叔抱着他不放,然后,他就觉得自己耳朵湿湿的,歪着头往上一看,容叔叔的眼睛红得吓人,眼白里裂出了红丝,眼眶边是湿的。

    第,第一次……

    在自己心里像大山一样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的容叔叔,竟然掉泪了吗。

    小黎愣住了,他直直的看着容叔叔的眼,看着看着,容叔叔就把眼睛闭上了,深吸一口气,终于,将他松开些。

    再睁开眼,还是那么红的眼白,但眼眶边的泪水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大人就是有这种本事,但小孩还做不到。

    小黎就做不到,他对视着容叔叔的红眼睛,然后,自己又哭成了傻子。

    “嗷”的一声,乱七八糟的情绪蜂拥爆发,比昨晚见到小夜时哭得还厉害!

    见到小夜他高兴,他庆幸,他觉得头上突然有烟花炸开,他终于不是一个人了,他找到他妹妹了,他的妹妹好好地,他也好好地,他们兄妹团聚,他们可以一起找娘亲了!

    而见到容叔叔,也是庆幸,也是高兴,但不一样,和小夜在一起,小黎知道自己必须坚强,必须像个小大人一样照顾妹妹,保护妹妹,他必须用最勇敢的姿态面对一切。

    但是在容叔叔面前,他就是小黎,容叔叔那么喜欢他,那么心疼他,他可以不那么勇敢,可以被高高大大的容叔叔的抱着走,可以被举到头顶,可以骑在容叔叔脖子上捂他的眼睛,可以缠着容叔叔要吃的要喝的,可以只撒娇,只赖皮,不用担心天塌下来,他一个人能不能顶住,能不能把小夜给护住。

    小黎的哭声越来越大,容棱慢慢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当病弱的他已经能平稳的呼吸,用自然的姿态搂着自己儿子时,他儿子还哭得像个喷壶,他只好给他抹眼泪,轻轻的哄他。

    他越是哄,小黎越是哭,最后,到云想云觅都回过神了,他还抽抽噎噎的继续哭。

    云想表情很微妙,她想提醒容公子,他的伤口已经开了,胸口正在渗血,血渗透了衣服。

    但哭得正起劲的小孩就缩在他怀里,耳朵靠着那块血迹,明显,冷峻男子并不想打断小孩,他纵容的任小孩在自己不健康的身体上折腾,连眉头都不肯皱一下,也不知是忍住了痛,还是太过高兴,忘记了痛。

    云觅哑巴了好久,才终于找回舌头,恍恍惚惚的问:“这,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小黎也哭得差不多了,抬起头时,满脸通红的小男孩看起来比这两日相处下来,更显稚气,他撅着嘴,想跟云觅解释,但是一张嘴就是嗝,哭嗝。

    容棱温和的将手贴在小男孩的头顶,替他对云家姐弟介绍:“小黎,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抽一抽的点头,小手依赖的攥着容叔叔的衣角。

    继父也是父,芳鹊姑姑跟他科普过,说娘亲和容叔叔成亲了,生下了小夜,小夜的爹爹是容叔叔,他是小夜的哥哥,所以容叔叔是他的继父。

    继父,也是父子来的呢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