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25章 小黎非常失落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25章 小黎非常失落……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亲属关系令云想愣了好半晌,云觅也晕晕乎乎的,觉得跟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没替容公子找回夫人,却替他找回了儿子?

    唯一状况外的,大概就是傻头傻脑的李姑娘了。

    李玉儿手足无措的站在客房中央,一路上始终牵着她手的小男孩跑走后,她就慌了,紧张不安的想跟着上前,可小男孩扑进了一个陌生男子的怀里,还哇哇大哭。

    李玉儿不敢有样学样,可她又不想离开小男孩,所以一番纠结后,她就难受了,闷着声音不言不语的开始掉眼泪。

    小黎也哭得抽抽噎噎的,可抬头发现李玉儿也在哭后,小男子汉又马上不哭了。

    他跳出容叔叔怀里,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李玉儿面前,抓着她的手,着急的哄:“玉儿姐你怎么了?不要哭了,不要哭了,不怕不怕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怎么可能不怕,这个陌生的地方,她一个人也不认识,回去的路也找不着,一离开小黎,她就觉得自己下一瞬就要被四面八方不存在的危险生吞活剥!她怕的要命!

    小黎猜测是自己刚才的动静吓到她了,就擦擦眼泪,把自己干干的眼眶对准李玉儿的眼睛,说:“我不哭了哦,玉儿姐也不可以哭了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扁扁嘴,不知道是不是对小男孩擅自制定的规矩不满意,但她还是老实的点点头,然后擦擦眼泪,假装自己也不哭了。

    小黎牵着李玉儿,走到床前给容叔叔介绍:“她是玉儿姐。”然后又对李玉儿说:“他是容叔叔。”

    一直沉默的云想立马出声:“叔叔?”

    之前小男孩哭着扑进屋时,好像叫的床上人也是“叔叔”。

    如果是父子,为何叫叔叔?

    云想的心,有了片刻清明,而后她直直的看向容棱,像是想从他口里听到另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但容棱没有说,他根本没有注意到云想,只是打量了一圈儿畏畏缩缩的李玉儿。

    从抱住小黎的下一刻,容棱便本能的抬头看向同儿子一起前来的女子,距离近了,他清楚的看清女子的容貌,是陌生的,不是柳蔚……

    “是玉儿姐救了我。”小黎这么说着,然后,他便简单的将自己醒来后发生的事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因为年纪小,他捕捉重点的能力很差,说得颠三倒四,明明很重要的地方却被他一语带过,不太重要的事,比如他第一天吃了什么,第二天吃了什么,却被他着重描述。

    等说到最后,小家伙似乎想起了这里是哪里,也想起了云家人的身份,就狐疑的反问:“容叔叔呢,你受伤了吗?”

    胸前的血迹已经非常明显……

    容棱并未在意,他“嗯”了声,不再看房内任何旁人,只是盯着小黎问:“你见过小夜?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个,小黎就来劲了:“昨天见到的,小夜和母豹子在一起,我想带她下山,但她不肯,母豹子也不肯,我又没有奶喂她,就让珍珠看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自己没有奶这件事,小黎非常失落,如果有奶,就可以把妹妹带走了,和山上的野兽呆在一起,他真的非常不放心。

    小孩的心思简单,想的可能只是自己的妹妹不和自己在一起,却和一只豹子在一起,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奶,豹子有奶,他输给豹子就是因为奶,他非常不服气。

    可放在成年人眼中,这可不仅仅是哺乳的问题,山上是什么环境,小夜才多大,还是个婴儿,没有尿布,没有衣服,甚至不能洗澡,身上有虫子怎么办?生理问题怎么解决?

    会不会冷,会不会冻的生病?会不会吃一些泥巴石头等不能吃的东西?

    这些都是大问题!

    容棱来不及想太多,立刻掀开被子要起身。

    云想连忙冲过去,把他按住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一个小女子,哪可能限制大名鼎鼎的容都尉,可现在,容棱的确是虚弱得没有任何反抗能力。

    “你需要换药!”女大夫严肃的说。

    这会儿,她已顾不得那些不知发生了还是没发生的绮丽心思,不管她对眼前这人是什么心态,她首先是一名正式挂牌行医的大夫,而对方是她的病人!

    容棱蹙了蹙眉,身体的不支并不影响他周身的气势,他是个习惯高高在上的男子,生来如此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种气势对其他人或许有震慑,对云家人……

    云家,本身便是庞大的贵族世家,不说其他,便是云家家主,也就是云楚云觅的父亲,真正生气时爆发的气势,与现在的容都尉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在云家长大,云想最不怕的就是权贵,什么大人物是她没见过的?哪怕当朝太子,在她面前,也得规规矩矩的喊她一声师姐。

    小黎看到了容叔叔胸前的血花逐渐扩大,小家伙吓坏了,意识到这可能是自己刚才激烈的动作造成的,立马道:“换药换药,容叔叔你快换药。”

    儿子的担心,到底使处于不耐边缘的容棱,安定下来,云想看他力道卸下,立马让云觅帮忙,替他当场换药。

    小黎在旁边急得团团转,尤其是脱掉衣服,看到容叔叔胸口那足有自己半个脑袋大小的一片伤口,他脸色都变了:“怎么伤的这么重?”

    容棱嘴唇煞白,没有作声,只将唇瓣抿着。

    小黎看到云家大姐姐将打算给容叔叔重新涂的药膏拿在手里,就牵着李玉儿上前,靠近嗅了嗅,随即便皱了眉:“这药不行,愈合效果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云想正要涂药的手一顿,微愣的看向身边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云觅是在药材堆里泡大的,虽然他自己没本事,学东西又慢,现在也认不全很多药,但对于家里的“镇府之宝”还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悄悄的道:“小黎弟弟,你别乱说,这药是我爹制练的,是世上最好的金疮药,曾经有人腿被砍断经脉,用这个一擦,三天就能下地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着急:“这个对经脉恢复有用,里面含有三芎花,乌竹草,还有牛麻,这些都是强健经脉,固本培元的上佳药材,可是我容叔叔伤的是胸口,受创的是内脏与皮肉,要这个有什么用?治不好的啊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