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26章 小黎说的哼哧哼哧的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26章 小黎说的哼哧哼哧的!

    金疮药分两种。

    一种治内,一种治外。

    治外的金疮药极易购买,因为原材料配制简单,效用直接,治疗跌打损伤,刀枪磋伤都可以,还能止血化淤。

    尤其是猎户山民等人家,更是家家都备,一点小伤小痛,能自己在家擦金疮药解决的,绝不特地跑去医馆找大夫。

    而另一种治内的金疮药,则要稀罕许多。

    第一,因为人的内脏经脉小气,一个不注意,擦拭不当,或者疗法不对,就容易伤上加伤。

    第二,则因为能真正通过涂抹的方式,从外部渗透进内脏的药,炼制太过费劲,通常要不就没有医馆卖,要不就是贵得普通人家根本买不起。

    一些豪贵府中,治内的金疮药,却是有的。

    云想现在手上这瓶金疮药是治内的,在受伤的地方涂抹少许,能令药效通过血液伤口,尽快的渗透伤势最严重的中心地带,从而达到快速的疗效作用。

    因为容棱内脏受损,所以云想与云席都是想用这药先将他的内脏滋养愈合,等到内脏好大半了,药就可以停了,从而转为口服药静养,而伤口处则会换成外伤药,用以愈合皮肉。

    这种治疗手段,云想做得并没有错,甚至她给容棱用的药,绝对是最好的,至少在这片大陆,找不到比这更好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药是好,用法却完全错了。

    小黎是个小大夫,他从小跟着娘亲学习医术,虽然自己是个半吊子,但下起定论来,却是老道得很。

    他盯着容叔叔胸口那黑红色伤口看了一会儿,又嗅了嗅云想手上的金疮药,道:“伤口位置距离心脏好近,用这个药,就算能强劲脉搏,修复经裂,可伤口不会自己愈合,需要动手术人工缝合。”

    “缝合?”云觅是听过这个词的,在哪里听过却记不清了: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小黎道:“就是要先做开胸手术,把胸口打开,微调里面内脏的位置,同时在脏器周边破裂的地方做人工弥补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,还去把了把容叔叔的脉,然后嫩白的小手,掌心向内的贴着容叔叔心脏的位置:“看,心脏离伤口这么近,稍微扯动就渗血,明显是心脏边缘已经破了,但容叔叔还能活着,且能保持清醒,说明脏器应该只是被刮了一下,没有伤到内里,可是就这么让它自行愈合肯定不行,要人工弥补的。”

    云觅听傻了:“打,打开胸口?怎么打开?”

    小黎仰头看他:“切开啊,用手术刀。”

    云觅目瞪口呆:“都盼着容公子伤口能合拢,你还要把他切开?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理所当然的道:“要是真的就干等外面皮肉合拢,不管内脏破损,也不作任何弥补措施,那容叔叔至少要在床上再躺三年,或者更久。”

    一说到这里,小黎就忍不住想到以前发生的事:“曲江府的刘婆婆也是,都告诉她了,她腿里的瘤子必须人工切除,否则等到转恶,只有死路一条,她非不肯听,每天疼得不行,还是让我娘亲给偷摸着打了麻醉做的切除手术,大腿切开的时候,里面的毒瘤都病变了,周围的经脉都坏死发黑了,我娘亲说了,再晚半个月,等到病源扩散到全身,她就只有死路一条,而手术后,她虽然走路会一瘸一拐的,但命是保住了,身体也好了,所以该治病的时候,不能老想着害怕就不肯治,动手术的时候就疼一下,放着不管,那可要疼半辈子啊,而且打了我娘亲制的麻醉,根本也不疼啊!”

    小黎说的很激动,哼哧哼哧的,鼻尖还在冒气。

    云觅让他这气势给镇住了,半天不会说话。

    云想则在此时低下头,沉默了许久,站起来道:“我去叫三哥。”

    她说着,便走了出去,临走前还深深打量了小男孩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云想去找的时候,云楚正好将在房内翻看医书的云席硬拉出来,一看到四姐她就问:“四姐,四姐,小黎弟弟呢?”

    云想随口说了句“容公子房里”,云楚立马小麻雀似的撒欢跑过去。

    云楚离开后,云想便走近云席,在他耳畔低声说了几句。

    等她说完,云席愣了楞,片刻反问:“你说,有人提出容公子的伤,需先开胸?”

    云想点点头:“大伯治一些大病时,也会先开皮,再诊内,但容公子是外伤,我并不觉得这种治法有用,那孩子还说了缝合,这个我听父亲提过,祖父当年,不就是将先帝的断手缝上去的?”

    云席沉默起来,过了会儿,抬腿,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云想跟在他身后,等两人进到容棱房间时,正好看到白白嫩嫩的小男孩,拉着傻乎乎的大姑娘,坐在床榻边缘。

    云楚已经跑进去了,和云觅并排坐在凳子上,而小男孩就一板一眼的伸着小手指,跟对面的云楚云觅讲解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说话的时候,床上的伤重男子,便用温和的目光盯着他,只是间或大概因为伤口疼痛,他眉头会稍稍皱一下。

    注意到兄姐进来了,云楚先看过去,然后睁大眼睛说:“三哥、四姐,小黎弟弟懂的东西好多好多啊,他能说出我们家金疮药里的药材誒,能说对一半呢!”

    被夸奖的小男孩却并不开心:“我明明都说对了,怎么会只有一半?”

    云楚就笑嘻嘻的道:“很多说错了哦,什么白齿桔梗,我们听都没听过,我们家药里也肯定没有的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很委屈,道:“性味甜,形若兽齿,梗叶有舒经活络,散瘀化血之效,多生长于南方与西南交界,某些大漠绿洲也有此草,但乃为变异种,梗筋更强,叶效足,花蕊却含毒,不是这个吗?”

    学渣云觅一听这个详细的描述,立马咋咋呼呼起来:“错了错了,这不是什么白齿桔梗,这叫焦石草,额,我们家的药里,倒的确有这个草……”

    小男孩哼了哼鼻子:“百草大全里就是叫白齿桔梗。”

    云觅抓抓脑袋:“那是不是,咱们这边的说法,和你们那边的说法不一样,小黎弟弟,你是哪里人?”

    小黎抬着下巴:“松州曲江府人。”

    云觅想了好一会儿,没想到这个地名,就看向云楚。

    云楚也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姑娘,将脑子里已知的所有地名联系了一下,问:“是公羊府那边吗?”

    “是曲江府啊!”小黎跟她辨:“江南松州,曲江府,曲江府可是江南最大的州府呢。”

    云楚表情很尴尬:“我没听过这个地方,不过江南不是京都吗?云觅,我们家是住江南吗?”

    云觅点头:“是啊,我们家就在京城,比邻天阳江啊。”

    小黎有点呆:“我没听过天阳江,曲江府在两江边,唔,名字就叫两江,因为听说以前那边只有一条江,后来发洪水,一条江变成两条江,就叫两江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就说:“我们这儿也有两条江,叫天阳江和安江,安江可长可长了,我们之前就是横渡安江去的外祖父家,容公子也是在安江上救上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完全陌生的江海名字,傻傻的小男孩扭头看向身后的容叔叔。

    容棱之前就已经猜到了,但他没有问过,云家姐弟也没有提过,直到现在,心中的疑惑有了答案,他也确定了。

    那天的龙卷风,将他们带到了另一个与青云国截然不同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是国度不同,而是,地域不同。

    这里仿佛是另一片大陆,另一片天地。

    向来沉稳精明的男子蹙起眉头,他身前的小男孩却在片刻的迟疑后,又朝云家姐弟打听起来:“难道,这里就是魔鬼海的另一面吗?我娘亲所说的……海外?”

    云楚云觅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,睁着大眼睛。

    “此地,可有建国?”

    半晌,这话却是容棱问的。

    和小孩说话与同大人说话不一样,云楚云觅立马就郑重起来,理解了一下容公子口中的“建国”之意,云觅就道:“此地,为仙燕国境。”

    云家便是仙燕国居民,而提到自己的国家,小家伙们与有荣焉。

    云楚特别说道:“传说,仙燕国的由来,是因始祖皇帝与一只会说人话的燕雀,那燕雀识人性,通人心,帮助了始祖皇帝创国立世,成就不拔功业,也因此,有了仙燕国之名,我们仙燕国已经建国上千余年了哦,江外的别的小国,都以我们仙燕国马首是瞻呢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