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33章 可以劳烦您闭嘴吗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33章 可以劳烦您闭嘴吗?

    而另一边。

    孙二少的死,要说对谁的影响最大?不是孙员外,不是孙夫人,而是孙二夫人。

    孙二少大名孙箭,名字乍看还挺像那么回事的,但本人却是个十足十的纨绔子弟,没有半点东南竹箭的优秀气魄,愧对父母对他的一番期望不说,更愧对孙二夫人为他生的一双子女。

    孙二夫人娘家姓蒋,蒋氏不是西进县的人,是西边平关县的人,她是远嫁过来的,因为离娘家远,她这一过来,等同于与娘家断了联系,天南地北的,在这里过得怎么样,都只能自己受着。

    孙二少好女色,平日与当地有名的龟公子高槐走得近,蒋氏看在眼里,说也说过了,哭也哭过了,但都没用,以为生了孩子能好些,可除了刚生下龙凤胎的那一个月,孙二少念她给府里立了功,日日回家,过后却又开始故态复萌。

    渐渐的,蒋氏也绝望了,索性只守着两个孩子,连大院都不出,过得活像个寡妇。

    但有一日,蒋氏的门前,来了个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姓黄,她是这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干净的衙门后堂,搂着三岁的小女儿,正哄着女儿玩手指的蒋氏,细细的回忆着。

    坐在她对面的是个小男孩,粉粉嫩嫩的样貌,精致出彩的五官。

    已经做娘的蒋氏对这种好看小孩着实没有抵抗力,因此说话的时候,也尽量说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宋县令派人领着衙役去高槐家搜查时,一直否认孙二少与黄二宝有关系的孙夫人,竟然带着蒋氏,亲自来了衙门。

    高槐死了,这是今个儿一早西进县城里便传得沸沸扬扬的闲话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,但孙家人不可能不知道,那高槐与孙二少这两年来,可谓是同进同出,狼狈为奸,关系好得跟一个人似的,怎么就能死了一个,又接连死另一个呢?

    孙夫人和孙员外是一个头的,一开始听说一个乡下女子竟妄图与他们孙家攀亲,且那女子还亡故了,做父母的,是怎么都不肯承认自己儿子与对方有关系。

    一个死去的女人,承认了有关系,那不是给自己找晦气?这要怀疑是他们家儿子杀的人怎么办?

    之后,孙箭死了。

    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,令孙员外与孙夫人几近崩溃,可这种崩溃引来的结果,也不过是他们一个劲儿向衙门施压,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杀死亲儿的凶手。

    但凶手还没找到,高槐的尸体又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已经顾不得承认孙箭与黄二宝的关系后,会不会被柏三村的村民赖上了,在知道一向缄默不言的儿媳妇曾见过黄二宝与高槐后,孙夫人迫不及待将儿媳审问一顿,然后,就把人拉来了衙门。

    蒋氏现在身边坐着的就是孙夫人,与朴素的蒋氏不同,已经做婆婆的孙夫人,还打扮得花枝招展,脸上的粉,厚的都能刷墙了。

    在家显然是常年受压,蒋氏的声音细细小小的,一开始说话还紧张,直到见到了像画里仙童似的小男孩,她才稍微放松了些,情绪也稳定了。

    抱紧怀里的女儿,蒋氏回忆的时候很多词都说不精准,因为实在过了太久了,她真的记不仔细了。

    可但有些细节,她又记得很清楚,因为对于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常年在家的女人而言,有些画面,看过一次,就很难忘记。

    “但她不是一个人来的,那黄氏身后,还跟着一个人。”蒋氏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说完,便琢磨了一下用词,道:“一开始,我以为那是她的夫君,因为他们二人,举止动作都很亲近。”

    旁边的孙夫人,立刻像找到证据一般,跳起来嚷嚷:“听到了吗,那个黄二宝,跟我家箭儿根本没关系,她的奸夫是高槐,是那个龟公子!”

    这也是孙夫人主动带蒋氏来衙门的理由,她要给自己儿子平冤。

    龟公子,这是好听一点的说法,难听点就是龟公,因为哪怕已经从一开始营生的青楼离开,又自立门户,开了一条街的暗门子,当起了高老板,但高槐的起点还是龟公,大家心里不说,暗里地还是叫他龟公子。

    在今日之前,小黎没有得到关于黄二宝与高槐有染的信息,蒋氏是第一个说的,因此他也问的很仔细。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亲近了?”

    蒋氏脸颊有些发红,无措的看了看自己的婆婆。

    孙夫人立马道:“让你说就说,他都不怕害臊,你还怕丢人?”

    对一个小孩说那种话,蒋氏到底不愿意,最后她折中一下,咳了一声道:“就是,拉手啊,亲嘴什么的,也摸了腰和胸……”

    孙夫人索性直接插嘴:“就是动手动脚,他们是来找我儿媳妇的,可来了人家府邸后门,等人的功夫就搞上了,在那小巷子里哟,又是脱外衫又是脱裤子的,简直淫秽不堪!”

    蒋氏很不好意思,拉了拉婆婆的衣袖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和别人有私情,还赖着我箭儿,他们家还有理了?我说了怎么了,那女人就是个淫娃荡妇,也不知道跟多少男人不清不楚,还有脸巴着我家箭儿不放,没见过这么下贱的东西!”

    小黎皱了皱眉,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,很多语句都无法理解,但他知道,那是骂人的话,于是就板起面孔:“您目睹了他们的有染过程吗?”

    孙夫人一愣:“我还用看,光听就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没有目睹?您不是人证,可以烦劳您闭嘴吗?”

    孙夫人一噎,站起来就想不依不饶,一旁记录的师爷突然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孙夫人动作一顿,到底不敢跟衙门里的人闹开,满面怒气的坐了下去。

    小黎继续问蒋氏:“他们找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蒋氏叹了口气:“要银子,那黄姑娘说,她怀了我家相公的骨肉,若是我不想那孩子出生,便给她银子,她以后便不再出现,还说,我已经看到了她现在有了新欢,她并不想与我相公再多纠缠,说只要我给的银子诚意够,他们便远走高飞,再也不回来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