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37章 带她回去,总要喂她喝奶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37章 带她回去,总要喂她喝奶…

    白狼听到远处的狼嚎后,就美滋滋的眯起眼睛,大嘴几乎咧到耳根。

    身侧的老人无奈的在它脑门上按了一下,轻斥一句:“顽皮。”

    白狼大尾巴低垂着左右扫了扫,脑袋顶还故意在老者掌心顶了顶。

    老人又看向前方的小孩,就这么看,他实在难以看出那孩子是男娃,还是女娃。

    小家伙身上裹着灰蒙蒙的衣服,屁股蛋却是光着的,但应该是母豹长期舔舐的原因,孩子那两条裸露在外的胖乎乎的腿,并不脏。

    老人往前走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吼呜!”母豹子呲牙咧嘴的朝他咆哮。

    白狼护主的往前迈了两步,正好挡在老人身前,与母豹形对立阵势。

    母豹子瞧它走近,以为它是要进攻,当即嘶吼着往前一扑,抓准机会,直咬白狼的脖颈,那是所有野兽都喜欢攻击的地方,敌人的命门处。

    白狼似乎也料到了对方接下来的动作,硕大的身子往后一退,同时再一个猛扑上前,凶狠的大嘴里亮出尖牙,不是开玩笑的咬住了母豹的脖后。

    母豹发出疼痛的吼叫,与敌人厮打起来,白狼一看就是好勇斗狠惯了的,也没收力,没一会儿就把母豹身上咬得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石头上的小豹子听着母亲的叫声,着急的叽叽的叫唤,想跳过去找母亲,但石头太高,它们不知怎么跳,只能着急的左右踏脚。

    小女婴似乎也想下去,她四脚着地的爬到边缘,直接就往下面扑。

    在她身边的小黑鸟玩命似的尖叫起来:“桀!”

    可小的忽略不计的鸟儿怎么拉得住一个小孩,眼看着小孩栽下去,小黑鸟慌得不行。

    而千钧一发之际,原本正准备朝母豹子喉咙咬下最后一口的白狼,咻的一下松开母豹子,一个猛蹿,站到石头底下,下一瞬,那还带着血的白色背毛上,落住一个小婴儿。

    半空中的黑鸟长长的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而根本不知自己九死一生的小女婴,先下意识的揪紧了白狼浓密的毛毛,确定自己趴稳了后,她就抬起脑袋,冲着白狼的头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白狼扭着脑袋看看她,用大狼嘴亲昵的蹭蹭她的脸蛋,然后乖顺的趴下来,让小女婴得以从自己背上下来。

    小女婴顺着白狼的侧边滑下去,滑到地上后,就手脚并用的往母豹子那边爬,地上的石头磕磕绊绊的,但因为已经爬习惯了,小女婴并没有半点不适,爬过去后,她就坐在母豹子身边,用圆嘟嘟的手将母豹子抱住。

    白狼想凑过去,可刚过去,就被奄奄一息的母豹子竭力吼住。

    白狼就不动了,远远的站着,舔舔嘴边的鲜血。

    石头上的小豹子眼见另一个兄弟已经下去了,它们胆子也肥了,也跟着跳下来,母豹子吓了一跳,瘫软的身子想爬起来,但在它还没站稳时,离得近的白狼已经窜过去,用同样的方法接住了两只小豹。

    小豹子落地后,也跌跌撞撞的爬到母亲怀里,三兄弟都贴着母豹子,灰扑扑的,可怜兮兮。

    老人看完了全过程,沉默着往前两步,走到母豹子身边,蹲下。

    现在的母豹子无法再对他咆哮,聪明的母亲已经意识到,方才正是自己对这位老人不敬后,那头白狼才将它胖揍一顿,趋吉避凶是兽类的本能,同样的错误,它们不会再犯第二次。

    老人拍了拍母豹的脑袋,母豹不敢做声,但也没有松懈,一双兽瞳警醒锐利。

    老人又伸手摸摸小婴儿的脑袋,小婴儿不怕生,好奇的看着他,还举起自己胖胖的小爪子,去抓抓老人的手。

    老人笑了一下,双手过去,卡住小婴儿的胳膊,将她整个抱起来。

    抱高了一看,才看出是个女娃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她?”老人这句话是对白狼说的,同时还捏了捏女婴的脸蛋。

    白狼低唔一声,往前两步,站在老人脚边,哼唧着想去够小女婴。

    老人就弯了弯腰,让白狼靠近。

    女婴显然也是认识白狼的,她脏兮兮的脸蛋露出笑,然后举着胖胖的手指,去戳白狼的大嘴,嘴里喊着:“呀。”

    每天都在发育的女婴,早就会断断续续说出一些音节了,老人看着她那憨头憨脑的样子,忍不住又捏捏她的脸。

    小女婴也不知是不是以前被捏习惯了,并没有半点不适,只是对在自己眼前晃荡的大手非常好奇,老是想去抓,抓住了就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老人看着自己粗糙的大拇指被小女婴两手环抱住,他觉得新鲜,脸上再次露出笑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小孩,无论是哪家的小孩,都有让长辈微笑的魔力啊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等小女婴对那根陌生的大拇指没兴趣了,老人才有些失望的起身,重新把女婴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白狼亦步亦履的跟在他们身后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要离开,但就如上次小黎要带走女婴时,女婴与母豹都极力反对,现在也是同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女婴不肯离开母豹,母豹哪怕瘫在地上,饱受威胁,还是叫唤着想守护自己的小崽。

    老人有些为难,看向白狼。

    白狼只是闷着声音低吼,表示它也不知道怎么办。

    “罢了。”半晌,老人叹了一声:“带她回去,总要喂她喝奶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,老人走在前面,白狼走在他后面,再后面,则是大大小小的三只花斑豹子,他们一路向前,走的方向,正是那片据说布满沼泽,连动物都很少踏足的荒芜之地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情况下,一只黑色的乌星鸟,尾随在他们身后……

    黑色的鸟儿在黑夜中能完美隐藏,但熟悉它气味的白狼其实从头到尾都知道它的存在。

    毕竟是认识的关系,所以白狼并没有表示出对乌星鸟的排斥,但因为关系不好,它也没有主动跟乌星鸟打招呼,更别说向自己的主人介绍对方,他们就这么沉默的走着,直到穿过那片沼泽地,他们到了一个红色的村庄。

    一个,遍地都是红色的月季花,几乎在月季丛中坐落的,宁静的小村庄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