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38章 小黎走进了一片红色的田园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38章 小黎走进了一片红色的田园

    陈泰听了大半晚上的兽嚎,心也跟着揪了大半晚上,后来他终于等不下去了,匆匆跑到最近的同月村,找村民求助。

    同月村的村民知晓陈泰一个大老爷们,居然同意让个小孩独自进山,纷纷用谴责的目光瞪他,然后粗粗的换上衣服后,就拿着家伙什上了山。

    他们进山的口是同月村自己的岔路口,所以走起来顺畅也识路,可是当他们听见远远近近那不同种类野兽,此起彼伏的嚎叫时,就有些迟疑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叫这么欢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“莫不是有地震?还是海啸?”

    一般只有天灾人祸时,动物才叫得这么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同月村的村民顿时有些担心了。

    有惜命的,也开始没那么踊跃的想进山了。

    陈泰在岔路口跟他们说了半天,最后却只有两三个人愿意一同进山,更多的人是说在岔口等着接应。

    陈泰气的不行,拧着棍子正要冲进去,却听里面传来脚步声。

    是有些杂乱的脚步声,声响很大,是朝他们这边来的。

    陈泰当即一愣,同月村的其他人立马将他拉到一边,远远的站着,还把火把都点上了。

    他们以为是有什么野兽跑出来了,可过了一会儿,却看到一个匆匆忙忙的人形身影。

    是个小男孩,小脸有点黑,头发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“小黎!”看到小孩出来了,陈泰激动的上前将他拉住,上下打量。

    小黎这大半宿可是吃不少苦,妹妹没找着,还让野兽们包围了半宿,这会儿天即将要蒙蒙亮了,他也终于跑出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道路口的人,小黎知道这些应该是陈泰找的帮手,毕竟自己这一进去就进去了差不多一整晚。

    他感激之余,也急忙表示自己没事,让大家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也有人问:“那林子里的叫声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黎叹了口气,指指头顶上还未完全被晨光代替的月,把事情的罪魁祸首,那群朝着月亮嚎了一晚上的狼群给揭发了。

    村民们这才纷纷点头,又有人好奇:“又不是初一,又不是十五,怎么还是圆月。”

    天象的玄妙,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人可以解释的,总之小孩平安出来了就行。

    同月村的村民看没事了,便告了辞,陆陆续续的回了村子。

    等他们走后,小黎却拉着陈泰的手,道:“大泰叔,这回你可得帮我。”

    陈泰惊了一下:“你怎么了?是不是受伤了?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,满脸苦色:“我妹妹还没找着,我不知她跑哪儿去了,我还得进山一趟,大泰叔,烦劳您回趟村子,再多叫些人,天大亮后大伙一起进山继续找。”

    一开始小黎是知道豹子窝的方位的,也确定妹妹的具体坐标,但现在经过昨晚,母豹子一家让乱叫的满林动物吓跑了,小黎在豹子窝守了一夜也没见它们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妹妹的坐标丢失了,珍珠也没踪影,小黎自己一个人肯定也找不完一整座山,只好求助更多的帮手。

    陈泰很讲义气的立刻就同意了,但他不放心小黎,跟他说,在自己带人回来找他会和前,不准小黎再单独进山。

    小黎眼珠子转了转,知道自己不答应大泰叔肯定不放心,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陈泰不知道这小孩还有鬼主意,更不知他赶着驴车走后,转头,小家伙就偷摸的窜进了林子。

    随着天光越来越亮,叫了一晚上的动物们也累了。

    森林里再没有嚎叫声音,只有虫鸣还在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小黎沿着陡峭的山路一路向前,他是故意找的不好走的路,动物在遇到危险时,本能的会走一条较为曲折,陡峭,有更多掩体的路。

    因为它们下意识会认为,曲折的路,比一览无遗的平路更加有安全感,就像人,在身后有敌人追捕你时,你会下意识的钻进一些七拐八拐的巷子,而不会在平坦的大长道上傻傻的直跑。

    小黎走的方向是西边。

    昨晚狼嚎的声音是从东边传来的,所以他猜测母豹子会带着小崽往离狼嚎最远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而走了一刻钟后,他果然在一片较为潮湿的泥土地发现了豹子的脚印,杂乱的梅花脚印下旁,还有两串小号的梅花印,那应该就是小豹子。

    可是再往前走,很快脚印就没了。

    再前面是一片杂丛,灌木横生,虫蚂非常多。

    小黎抓了抓脸皮,在脖子上挠出几个小红疙瘩后,他悲剧的发现这些虫蚁有毒,他皮肤上的小疙瘩越来越大了。

    赶紧摘了附近可以用的清凉草止痒,又把外衣脱下来,把脑袋包住,小黎才艰难的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会儿,他看到了一片水坑。

    应该也不能算水坑,是一个天然的凹坑,而凹坑因为常年被雨水积蓄的原因,看着更像一个蓄水池。

    小黎想,这片山林附近的野兽,估计都是在这片蓄水池饮水。

    想着想着他也渴了,舔舔嘴唇,他就趴在地上,用手接了半捧水喝了起来,水很清澈,可味道并不好,喝了一点小黎就不想喝了。

    然后再走的时候,他就开始收集周边的野果。

    野果可以解渴也可以饱腹,比蓄水池的水好多了。

    这么一走,渐渐的周边的环境更加恶劣。

    一开始走的地方还有路,后来便没路了,从蓄水池离开后,越往前面,灌木越深。

    到最后,小黎已经不敢走陆地了,他开始爬树,然后一棵树,一棵树的跳。

    而此时,陈泰找来的黑水村、柏三村村民已经进山了,有些人从其他岔口进山,有些人跟着陈泰过来同月村的岔口,找小黎。

    这一找,当然没找着。

    陈泰生气小孩的不听话,最后无奈,还是让人先进山再说。

    小黎是相信陈泰如果没见着自己,肯定会进山找自己的,所以他很放心的没有等他们,但现在他有点后悔了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座山竟然这么深,他以为这片山已经被区分开了,每个区域都有不同的村庄承包,基本上都不算太荒芜。

    但现在他走的这条路,分明已经到了原始丛林才有的荒蛮程度了,他一下都有点分不清东南西北了。

    反正都找不着路了,他索性就凭直觉继续走,走着走着,他终于再次发现了前方有开采痕迹。

    有好几棵树,一看就是被人用斧头砍断的,所以就证明,他又到了某个村子的承包范围了。

    有人烟的范围,自然就会有路。

    这次小黎不敢再瞎走,怕耽误寻找妹妹的时间,他顺着痕迹最深的一条明路走,想随便找个人先问问方向。

    而这一走,他就走进了一片红色的田园。

    鼻尖还能嗅到浓郁的月季花香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