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40章 它可是头十分记仇的狼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40章 它可是头十分记仇的狼!

    红家村以前是叫洪家村,但当年的村长认字不多,在县城登记时,把洪写成了“红”,后来要改回来手续太多,大家就一直叫红家村了,再然后有村人去外地带回来一种红色的变种月季花,在这边的花田竟然开的极好,红家村也就逐渐名副其实。

    村长洪阳是村子里唯一与外界接触最多的人,因为整个村子都偷税漏税,所以村人就过得特别低调,但村子里的粮食,物产总要拿出去变卖,偶尔也要从外面买一些家用物品添置,因此,但凡是有什么与外界联系的事,村子里的人都会来找他们功能齐全的村长。

    村长也很乐意给村民办事儿,都是街坊邻居,大家其实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这边徐大娘带着小黎到了洪村长家门口,洪村长听了描述,知道这是别的村迷路过来的小孩,就笑哈哈的表示,这就带他出山。

    小黎很感激,但又说,不用麻烦村长相送,指个路他自己走就成。

    可山里人别的优点没有,就是淳朴,热情,红家村平时也没什么外来客,过得跟归隐似的。这会儿乍一看到这么一个需要帮助的小孩,立刻就来劲了,村长咋咋呼呼,牙都没刷完就漱了口牵着屋后头的大牛,把小孩往牛背上赶。

    小黎懵头懵脑的上了牛背,像个牧童似的跨坐在那儿,特别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村长又看他小脸脏兮兮的,想他这一路肯定受苦了,又从家里拿了两个白面馒头,全塞孩子怀里。

    小黎抱着暖暖的馒头,眼泪都快出来了,喊道:“爷爷,您真好!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洪村长爽朗的大笑一声,牵着牛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他走的时候,正好别家也陆陆续续起来人了,大家出来院子里洗漱时,就看到村长带着一个陌生的小孩牵着牛要出去,就好奇的问。

    每有人问一回,洪村长就回答一回,这一路走走停停,光出村就走了一刻钟。

    出了村口,他们没沿着正道儿走,而是上了旁边的山道,小黎原本还担心这老黄牛能不能爬山,正想说自己还是下来自己走时,那老黄牛已经蹭蹭的上了山坡,动作比洪村长还利索。

    小黎一下眼睛就直了,盯着老黄牛非常佩服。

    洪村长见了就又笑:“怎么,是不是没见过会登山的牛?”

    小黎立马点头。

    洪村长又问:“你们黑水村的牛都不爬山啊?”

    小黎摇头,李玉儿家虽然没有牛,但别人家有,他见过,所以知道:“黑水村的牛只会耕田,但也会下水。”

    洪村长又一阵哈哈:“我们家老黄以前也不会爬山,后来还是让他白叔给教会的,没办法,要出村只能这么走,带的东西多了,肯定得赶牛,自己爬山多遭罪。”

    小黎听到那个“白”字就反应了一下,然后问:“是那位白爷爷吗?”

    洪村长上下打量他一圈儿,道:“按你的年纪,喊太爷爷差不多。”随后又狐疑:“你还知道我们村有个白爷爷?”

    小黎点头:“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洪村长诧然:“我们村白叔快五年没回来过了,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小黎朝着后面还没走远的红家村村道口一指,道:“那位白爷……白太爷爷好像昨晚回村了,方才徐大娘就和他打了招呼,他还请我吃了山楂糖。”

    洪村长彻底愣住了,往回看了一眼,又看了一眼,然后牵着老黄牛就往前面赶:“快快快,送你离开后我得马上回去,我可太久没见着我白叔了!”

    老黄牛突然加快速度,小黎在牛背上坐不住,就抓牢了牛脖子上的绳子,又好奇的问洪村长:“村长爷爷,那位白太爷爷,不在村子里住吗?”

    洪村长就回:“对啊,早些年我爹还在时,他倒住在村子,后来我爹去了,他也走了,近几年他基本都没回来过,怎么突然就回来了?提前也没个信儿,也没通知我们去接一接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笑:“可能是不想麻烦大家奔波吧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孝敬他不是应该的吗,有什么麻烦的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听后面的红家村里,突然响起一道震天的尖叫。

    洪村长一愣,拉着黄牛猛地止住步伐。

    小黎也顿住,回头好奇的看向那在山林雾气中,只能隐约瞧见模糊影子的村子。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什么?”洪村长问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小脸崩起来:“好像有人叫?”

    洪村长皱紧了眉头: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小黎却拉着牛绳,立马道:“村长爷爷,你们红家村住在山林深处,对外面的事或许知之甚少,但您可能不知,最近别的村子,柏三村,四季村,包括县城,都发生了命案,不管是什么事,叫的这么厉害,咱们赶紧先回去看看!”

    小黎虽然担心妹妹安危,可他同时也是西进县这三桩命案的负责人,他现在一听到有人尖叫,心里就下意识的咯噔一下!

    而这红家村正位于怀山深处,这完完全全是那名凶手的涉案范围啊,难道自己刚才来去匆匆疏忽了,红家村里也出了命案?

    洪村长一听“命案”两个字,眼睛都差点花了。

    他是了解自己村子的,刚才那声尖叫没听错应该是徐家嫂子家里的二丫头宝子,那宝子可不是个咋呼的姑娘,若不是看到极为可怕的东西,不会叫的这么惊慌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想着,洪村长抖着手就把黄牛往回拉,且回去的速度几乎是来时的两倍。

    等他刚回到村口,远远的就瞧见村子里所有门户都开了,而那些人,则密密麻麻的全挤在白叔家院子的外头。

    难道是白叔出事了?

    洪村长顾不得其他,拔腿就奔过去。

    小黎也急忙跳下牛,跟着拔腿。

    到了人圈外时,小黎矮头矮脑,看不见里头的情景,洪村长倒是挤进去了,小黎就听到洪村长问:“怎么了,怎么了,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然后就是那白胡子太爷爷满腔苦色的解释:“是我不好,是我不好,宝子来给我送东西,让我家小白给吓着了,小白,你太调皮了。”

    随着老人一声呵斥,只闻其声,不见其人的小黎,听到了一声陌生中,却又夹杂着些许熟悉的狼嚎: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这声狼嚎,周围的村民都被吓了一跳,急忙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小黎本来站得靠后,现在被众人这么一挤,平白无故的却挤到前头了,然后,他就看到了自己正前方,篱笆栅栏内,一头身形硕大,浑身白毛,双眸湛蓝的凶狼。

    那头凶狼也看到了他,蓝幽幽的眼睛里似乎闪过一丝意外,然后,它黑黑的鼻尖就耸了一下,随即满含恶意的冲着小黎更大声的“嗷呜——”

    小黎眼睛都直了,盯着那头白狼目不转睛。

    白狼似乎以为自己的长嚎震慑住了对方,十分得意的把下垂的尾巴左右晃了晃,下巴抬得高高的。

    而下一刻,在白胡子老爷爷还没来得及严词厉色的教训白狼故意捣乱,乱吓唬人时,他就感觉眼前一花,然后,他瞧见一个灰色的小身影,炮弹一样的从他家院子外腾空跳起来,接着,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,扑到了他家白狼面前,一个猛击,将白狼压在身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,白狼没有恶意,不要打架……”以为这小孩是要攻击白狼,也害怕白狼为求自保伤害这小孩,白太爷爷急忙解释,但他的话说了一半,后面就卡住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发现那个冲进来的小男孩,是带着笑压在他家白狼身上的。

    白狼被小男孩撞倒后,显然有一瞬间的懵然,四脚朝天都不知道怎么翻回去,而小男孩就坐在白狼身上,满脸大笑的拼命薅白狼的脖子毛,大喊:“白狼,真的是你,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,我真是太高兴了!”

    白狼被呼噜得全身毛都快炸开了。

    它在船上和这个小屁孩的关系就不好,不止这小孩,还有那个白胡子老头儿,还有一只傻了吧唧的黑鸟,它可没忘记这两人一鸟是怎么残害它们森林里的其他动物的。

    它可是头十分记仇的狼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遇见那只傻鸟时它就不乐意了,今天又见到了这个小破孩儿,白狼一点不想搭理他,还故意凶巴巴吓他。

    本以为这没出息的小孩会像在船上一样,被它吼两嗓子就缩到桌子底下不出来,但没想到对方竟然敢反抗,反抗不说,还坐在它身上,拼命薅它的毛,还笑!

    有什么好笑的?它的毛都快被薅掉了!

    白狼是真的不懂,明明关系很差的人,为啥突然对它示好。

    当然,它作为一头有目标的狼,在到了这片大陆,暂时将自己竭力保护的小女婴送到刚刚生下幼崽,正有母乳的母豹子身边后,它就跑出去寻找主人了。

    找到主人后,它又狼不停蹄的带主人回来,平平安安的接走小女婴,它自己是过得很充实,也很忙碌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,现在别说见到一头狼,就是见到一只在青云国见过的跳蚤都能兴奋半天的小黎,见着它是有多开心。

    所谓的他乡遇故知,不外如是,无论以前有什么恩怨,再逢熟人的小男孩,是真的开心得不得了的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