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44章 被白狼藏在柜子里的黑鸟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44章 被白狼藏在柜子里的黑鸟!

    老人不说了,转而起身,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屋子,收拾到一半,正拿笤帚,想扫扫柜子前的地面时,在炕上趴着的白狼,突然窜起来,走到柜子前坐下,挺大一个身子,实实在在的将柜子门遮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老人不解:“你做什么?让开点,我扫地。”

    白狼不动,坚定不移的挡住柜子。

    老人先是狐疑,而后想起点什么,突然眯起眼:“你是不是又干坏事了?让开。”

    白狼不让,还用鼻子“呜呜”的叫,企图撒娇。

    但老人没让它蒙混过关,而是非常生气的瞪着它,表情严肃,一点不像开玩笑。

    白狼让老人很有压迫性和谴责性的目光侵略了好一会儿,终于不情不愿的让开了点。

    老人直接将柜子打开,然后他就看见,原本空荡荡的柜子里,一只好像已经硬了的黑鸟,正躺在那儿。

    老人弯腰将那鸟儿拿起来,伸手一摸,就摸到一手的红,再一看,是鸟儿身上已经干涸的血,他指责的瞪着白狼:“你咬死的?怎么也不吃?还藏在柜子里?”

    白狼低垂着头,埋着脑袋很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老人无奈的拍它头顶一下,正想将这鸟儿随便扔出去,可刚一抬手,就见那明明经他确定已经干硬的死鸟,突然扑扇起翅膀,猛的一下,从他手心跑出去,一个劲儿的往上飞,没一会儿就飞到了房梁顶。

    “装死?”老人狐疑的嘟哝。

    白狼则盯着顶梁上的黑鸟“嗷呜嗷呜”的叫唤。

    黑鸟立在房梁最高处,它自己似乎也挺懵的,站在顶端晃了晃晕眩的脑袋,而后则低头看看下面的情景。

    这一看,它就愣了,视线所触之地,竟都没有熟悉的小女婴的身影,黑鸟吓得毛都炸了,也管不了那昨晚与自己斗殴,还将它咬晕的坏白狼在吼什么,一个猛子从窗户飞出去,没一会儿就飞进了旁边的大山。

    黑鸟闹得这出,并未对年迈的老人造成什么影响,但老人却严厉的批评了白狼,这种往柜子里藏死鸟,跟猫往床底下藏死老鼠的行径都一样,不能提倡!

    而另一边,坐在洪村长的牛背上,抱着吃饱喝足已经睡过去的妹妹的小黎,也在东张西望,他想找找,之前明明被他安排,得好好跟着妹妹的珍珠到底去哪儿了?

    找了半天没找到,他正犯难时,突然,后面传来一声熟悉的鸟叫:“桀桀。”

    朝着声音的来源处看去,小黎高兴的唤起来:“珍珠!”

    一身血红的黑鸟一个猛冲飞到小黎头顶,落在他肩膀上后,立马“桀桀桀”的说话。

    小黎连忙止住它,道:“别叫,把小夜吵醒了怎么办!”

    珍珠这便不敢吭声了,很委屈的把自己靠在小黎身前。

    小黎顺手摸了它一下,一抹,一手的血,愣着问: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可仔细一看,珍珠身上并没有伤,那这些血是别的动物的血?

    珍珠憋着不能说话,胸腔却有千言万语的状要告,它非常生气,也非常难受,简直恼得快要冒烟了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洪村长将小黎送出红家村的范围,便回去了,临走前他还笑眯眯的招呼:“有空再来玩啊。”

    邀请完,又提醒:“不过就你一个人来就是了,可别告诉别人哦。”

    小黎乖乖巧巧的点头,圆圆白白的小脸看起来特别质朴。

    送走洪村长后,小黎便抱着妹妹在林子里穿梭,也算他运气好,走了不到半个时辰,便遇到了正在山里找他的柏三村人。

    两方人马汇合,柏三村人立马将小黎领到陈泰面前,陈泰当即就把乱跑的小孩骂了一通。

    小黎老老实实的挨了顿骂,小脸上却带着笑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么瞎跑,还找不着妹妹呢,他现在可得意着咧。

    陈泰也拿这熊孩子没办法,又看他的的确确抱了个小女婴回来,便拉着人先出林子再说。

    这会儿已经中午了,出了林子后,柏三村的村民们看没他们的事了,就都回去了。

    陈泰则赶着驴车,带着小黎到附近老乡家蹭了顿饭。

    吃完后,他们便马不停蹄的往县城赶,按照现在的时间算,全速前进的话,傍晚之前便能进城。

    三个时辰的路程,中间,小夜便醒了。

    小娃娃醒了后的第一反应,就是找奶喝,可她摸来摸去,探来探去好一会儿,也没闻到身边的有奶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愣了愣,呆呆的大眼睛瞪着,缩在哥哥的怀里望着哥哥。

    小黎早就准备着她会醒,他手忙脚乱的从小包包里掏出一个水壶,在壶盖子里倒了点水,又用之前在老乡家借的筷子,点着水,往妹妹嘴里喂。

    小女婴尝了一口那水,不是奶,她立刻就不吃了,扭着脸往旁边躲。

    小黎着急的哄她:“乖,乖哦,回到县城哥哥就给你找奶,咱们先克服克服,这是糖水,有味道的,再吃吃。”

    可小女婴就是不吃,她这个年纪就只喝奶,除了奶别的都不吃,她就要喝奶,就要喝奶!

    于是,发现怎么看哥哥,哥哥都不给她喝奶后,她就哭了。

    “哇”的一声,把赶车的陈泰吓住了,甚至把驴都给吓了一跳!

    小孩哭的时候,就是闹脾气的时候,看过小婴儿是乖乖窝着哭的吗?

    小夜不光哭,她还闹,还手舞足蹈,企图挣脱哥哥的怀抱,反正怎么折腾怎么来。

    小黎又不敢使劲抓她,怕把她抓疼,最后哄也哄不住,只好先停车。

    陈泰有儿有女,对付小孩很有一套,他从小黎手里接过小女婴,用非常专业的姿势抱起来,颠着哄了好一会儿,小女婴总算哭得没那么狠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哭,嘴里“嗷呜嗷呜”的叫着,像是在找母豹子。

    小黎心疼得受不了,左右看看,发现离他们不远处,正好有户民居。

    那户民居门前正有两个妇人在晾衣服,她们边晾衣服还边往这边看,那怀疑的目光,分明是以为陈泰和小黎是拐子佬,这不知偷了哪家的孩子要拿出去卖。

    陈泰是柏三村的村长,也算是有点身份的人,他手忙脚乱的抱着孩子过去,简单的说了两句,那两妇人似乎就有些信了,犹豫一会儿,她们进去了片刻,再出来时,就牵着条狗出来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