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47章 虐尸狂魔!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47章 虐尸狂魔!!

    孙桐的尸体,依旧被发现在孙家染布坊里头。

    上次孙箭就是死在此处。

    孙家早在事发的第二天,便停了染布坊的生意,不止雇工都挨着去衙门录了口供,登记了户籍,就连管事也被监管了起来,毕竟在杀害孙箭的凶手没有被捕前,染布坊里的每个人,都有嫌疑。

    首先发现尸体的是布坊的管工,叫赵五。

    赵五乃是孙家染布坊的老人,在布坊做工了几十年,现在年纪大了,老伴儿去世了,儿孙也成家了,他不想去儿子家住,惹儿媳妇的嫌,便索性住在布坊里头。

    布坊暂时停业,但赵五并非无家可归,他依旧可以从后面的小门进布坊后院,就是他住所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事情偏就这么巧,那孙家大少孙桐,就死在他那单独小院儿的天井旁。

    死的时候根本认不出是个人。

    赵五年岁大了,清早起来朦朦胧胧的眼睛就看到天井旁放了个东西,鼻子还闻到一股糊味,他原先以为是野猫还是野狗啥的,可定睛一看,才发现那是个人!

    一个被拆成好几块,大大小小扔在地上,且被油给炸得外焦里嫩的人!

    赵五吓得当即差点疯了,叫叫嚷嚷的跑出了大街,张口咋呼:“死人了!死人了!”

    最后在衙门的确认下,终于有人认出,那死者不是别人,正是恰逢回县探亲的孙家大少爷,孙桐。

    这孙家是造了什么孽,儿子死了一个又一个?

    孙员外与孙夫人无法接受事实,哭得肝肠寸断。

    小黎在衙门的通报下,一大早什么瞌睡都没有了,着急忙慌的赶往布坊,远远的,就看到宋县令已经到了,正拿着一张帕子捂着嘴,难受的站在小院儿的树荫旁拍胸。

    小黎走上前去,有衙役认出了他,赶紧给他让路,又通知了宋县令。

    宋县令也顾不得满腔的恶心想吐,捂着口鼻就过来,一脸苍白的说:“太惨了,真的太惨了,怎么死成个这个模样,手啊,脚啊,包括头,都被人炸变形了,而且太难闻了。”

    尸体炸完有尸油,不是寻常人能接受的。

    小黎一时没做声,沉默着上前查看,一番检验后,他发现,尸体的保存度已经非常低,再特地翻看了一下,发现油炸程度高到,几乎将尸体表面证据全部破坏的地步。

    这绝对不是个好消息,除了证明凶手丧心病狂,实在是个虐尸狂魔外,还给破案方向增加了极大的难度。

    小黎不会太精细的尸检,比如要是他娘亲在,或许还能从切割现有尸块,检查内部肌肉密度或肌理环境,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,甚至可以从切割角度,炸尸手法,鉴别出凶手身高、力量等有助辨别凶手性别的具体特征。

    可小黎还是个实习生,与他娘亲的十项全能不同,很多东西他哪怕以前看娘亲做过,自己也知道原理,但要他来做,他却完全做不到。

    原因无他,他没有那个经验。

    老仵作验尸从来不是照本宣科,手摸一下尸块就能断定出尸僵程度,这些让新手来做却不可能。

    说到底,哪怕从小就和尸体一起泡大,但小黎实实在在还是个六岁的孩子,哪怕早熟,哪怕聪明,很多事依旧不是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能够理解的。

    心里懊恼的同时,小黎在宋县令满含期待的目光下,只能道:“先录口供吧。”

    尸体已经成了这样,宋县令也没指望真能检出个子丑寅卯,但是看小灵童也一幅被为难得无力回天的样子,他还是忍不住失望。

    毕竟他知道自己是块什么料子,搞经济可以,搞命案,他真的不行,但他可是将全副身心都压在了小灵童身上啊,小灵童要是也不行,这桩案子必定是要越闹越大,最后惊动州府,甚至传到京城……

    到时候……

    想到自己没两年就快致仕了,宋县令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落下个管治不严的名头,甚至有可能连乌纱帽都要不保……

    “那就,先录口供吧。”最后没办法,宋县令也只能这么说,没辙啊,难不成抱着尸体哭去?

    口供方面自然优先就是赵五,赵五说他昨晚回来的很晚,是去了大儿子家,且是用过晚饭才回来的,因为喝了点酒,回来也不是很清醒,也记不得那尸块是不是昨夜就有。

    而经过衙门的调查,也证实了赵五昨晚的确是去了他大儿子家,他大儿子一家,包括街坊邻居都可以作证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孙家二老的口供。

    孙桐虽说户籍还在西进县,但早在五年前,便彻底离开西进县,在他岳父所在的亭江州淮峪县安家。

    淮峪县乃是亭江州内五大县中最好的一县,也是州府设立之县,算是亭江州的机关要处,而孙桐的岳父更是身份高重,人家是亭江州府尹,正三品的朝廷命官。

    孙员外家不过是一介商贾,能攀到这么一个亲家,可谓是用光了祖宗十八代的福气。

    孙家大少很懂人情世故,知道妻贵夫贱应该怎么为人处世,因此,当妻子提出在西进县住的不习惯时,他二话不说,便带着妻子搬去了亭江州,甚至在淮峪县定居起来。

    孙家大少不是入赘,但看起来跟入赘已没什么区别,妻子一家是那样的人物,他将来是决计不可能再回孙家继承家业的,因此,孙员外与孙夫人便将满腔心血寄托到孙二少孙箭身上。

    孙箭自然是个纨绔子弟,生意子嘛,没几个品行端正的,可别管平时怎么玩,怎么闹,只要他会做生意,能把家里的事业继续经营起来,那老两口便无所求了。

    可眼下孙箭一命呜呼,老两口心力交瘁时,定然就要通知仅剩的大儿子回来一趟。

    孙桐回来了,不光他回来了,还把妻儿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旁人猜测,应当是孙大少想着父母伤心难过,才特地让妻儿回来探望父母,也算让老人家安安心,毕竟死了弟弟,还有哥哥在,晚辈是怎么也不可能不管长辈的。

    但坏事一个接着一个,刚回来,孙桐也死了。

    还死得比孙箭好看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孙箭是被砸成了肉泥,孙桐被炸成了块儿,都是面目全非,死无全尸。

    孙家二老是真的崩溃了,录口供的过程里,他们都在哭,而有过一面之缘的二儿媳蒋氏,则一直在旁陪着孙夫人,倒是那位传说中的亭江州府尹千金,大少夫人万氏,没有露面。

    而里面因为孙桐之死乱成一团,外面的县城百姓也有了新的谈资。

    短短一个月,死了四个人,这可是西进县几十年来头一回。

    不管心里是不是害怕,但八卦这种事,向来是不分男女,不分老少的。

    大家说的热火朝天!

    柳蔚想着该给咕咕买点鸡肉吃,正在摊子前挑选活鸡时,就听到卖鸡的大婶神神叨叨的跟旁边摊的菜贩说:“肯定是撞邪了,我就说那姓孙的一家为富不仁,肯定要遭报应,这回啊,肯定是以前被他们害过的冤魂回来索命了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