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53章 嘴对嘴的亲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53章 嘴对嘴的亲!

    短暂的寂静后,首先发出声音的,是云想。

    她看着容棱,眼泪快出来了:“容公子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没有看她,甚至连坐在地上,还没起身的云席都没注意到,他的视线只被门口那人占据,满心满眼,只有她。

    柳蔚也看着容棱,四目相对着,她看清了他硬朗的眉眼,看清了他苍白的脸庞,甚至看清了他孱弱的姿态。

    对,孱弱,认识容棱这么久,她从未见过他像现在这样,虚弱得仿佛连精气神都失去了,整个人就像病娇娘似的坐在床上,四肢僵硬,连动一下都困难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顾不得其他,一心口的话,一句也来不及说,她走过去,在云家兄妹不忍直视的目光下,站定在床榻前。

    “哐当。”又是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是容棱想起来,却碰倒床边小几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小几上放了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因为容棱下不得床,除了放在床榻外侧的杯盏,小几上还搁了好些别的日常用品,乱七八糟的药瓶不说,还有中午没收的空药碗。

    这一碰撞,小几翻倒,地面狼藉的惨不忍睹,偏偏容棱像是没看到床前的狼藉似的,还挣扎着要起来,但他手上没力,眼看就要摔到床下。

    危急关头,白衣青年拖住他。

    柳蔚握紧了容棱的手臂,隔着衣服,她触到了他臂膀的线条,和以前不同,瘦了好多好多。

    她一言不发的闭了闭眼,再睁开时,眼眶已经湿透,喉头又苦又干,她没说话,只是抿着唇瓣,拖着那虚弱的人弄回了床中,待对方坐定,她则坐在床边,然后,二话不说,猛地抱住对方。

    千言万语也抵不过这个拥抱,所有情绪交织在一起,柳蔚哭得整个人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容棱就这么安静的让她抱着,短暂的沉默后,他咬紧牙关,双手回抱住她。

    明明没有什么力道,却像是要把人揉进骨子里似的。

    云席与云想还在房里,两人瞧着眼前的画面,除了目瞪口呆,还是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大概是父母拥抱得真的太紧太紧了,夹在他们中间的小女婴终于受不了,“嗷呜”一声,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婴孩的哭声打破了房中诡异又紧绷的气氛,柳蔚想后退一点,她想好好看看容棱,看看她的夫君,她的相公,她想问他为何成了这样,为何整个人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。

    但她动不了,第一次尝试后退时,被抱了回来,再次尝试的时候,被抱得更厉害了,最后一次尝试时,不用她起反应,先起反应的是怀里的丑丑,小家伙终于受不了了,扭着身子,爹也好,娘也好,总之先放开她啊!

    容棱到底还是放开了柳蔚,身子是放开了,手却握着她的手,怎么也不肯松。

    再次清晰的看到他脸上的病态,柳蔚心疼坏了,明明不是那么多愁善感的人,但因为分隔太久,思念积压得太过浓郁,她眼泪絮絮的就跟着掉。

    一掉就停不下来,还越哭越难受。

    容棱忙小心的给她擦,看她吸着鼻子,鼻尖红红的望着自己,便倾身吻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云席:“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:“……”

    第一回看男人和男人亲嘴,云席又是个行事较为传统迂腐的人,他呆在那里整个人都是木的,脑袋里某一根叫做理智的弦,啪的一声断得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云想也没好到哪里去,与只爱钻研医术、素来端正严肃的三哥不同,云想虽是个大夫,但她也是个姑娘。

    女眷们爱做的事,她虽不见得都爱做,但有些事,是不需要她主动,光别人主动就成的。

    比如她家娘亲,因着娘亲是商贾之女,平日消息最为灵通,又因只得一个女儿,爹爹出去坐诊时,娘亲便爱在家折磨唯一的女儿,比如,非拉着她说一些外面的八卦。

    谁谁家又娶亲了,谁谁家又嫁女了,谁谁家的儿子是个废物点心,不光逛青楼,还逛倌馆。

    倌馆?

    对,就是小倌儿们的馆子,不懂了吧,就是男人和男人……

    因此,在当初还很年幼的云想心中,男人和男人那回事,早就出现过了,不算新鲜。

    但也绝对没正常到突然看见能面不改色的地步。

    不光外头有倌馆,有些豪贵府邸,也喜欢养一些男宠,云想在那次被她娘亲无意中打开新世界的大门后,她整个人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比如后来,她长大了,开始坐诊了,有一日,有个病人来她这儿求诊,诊病时有亲属陪伴,那位病人是从外地来京城赶考的学子,长得斯斯文文,很是清秀,而陪着他来的,不是他的亲人,而是他的学兄。

    那位学兄长得比较粗蛮,瞧着不光不像读书人,还有些暴躁,动不动还爱骂人。

    一开始云想还没什么,这种出门在外,出了事劳烦学友照料的事,她见得很多。

    但那位学兄骂人的话就听着很不对头,比如:“说了让你夜里看书要点灯,省那点油墨星子做什么?这下好了,伤了眼睛!我告诉你,晚些我给你炖鱼汤你必须喝完,一口不许剩,要是再敢做些有损身子之事,看我不动手打你,你干什么?你要什么?喝水,你还有脸喝水?我给你倒,不准动,磕着碰着怎么办!”

    偏偏那位学兄还有些唠叨,也许是太过恨铁不成钢,反正看了多久诊,云想就听对方骂了多久他的学弟。

    骂到最后,云想已经话都不会说了,只想赶紧将这两人撵走。

    不怪她受不了,你骂人就好好骂,你说脏话也成,但你骂人的味道……等等,你是不是不会骂人啊?你喜欢骂人就好好学,不要骂得奇奇怪怪的,衬得你俩的关系也奇奇怪怪的!

    反正那些轻骂的话,云想是天天都能听到她娘对她爹说。

    从那以后,男人与男人那什么,就在云想纯洁的思想上,沾上了不可磨灭的阴影。

    而眼下,比上回那两个学子骂来骂去更让人浮想联翩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她眼前的两个人……他们在亲嘴!

    嘴对嘴的亲!

    亲了好多下!

    就算她站得比较后面,但她看得很清楚,是真的挨上了嘴,真的亲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