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54章 你爹是个病人,千万别打他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54章 你爹是个病人,千万别打他

    云想毕竟见识广博,在直击灵魂的震撼中浮浮沉沉了好一会儿,终于缓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她扭头去看她三哥时,她又慌了。

    只因他三哥的表情……就像灵魂出窍了一样。

    云想连忙小心翼翼的唤:“哥?”

    没反应。

    云想索性直接伸手,捂住他的眼睛,一边把人往外拉,一边说:“我们走,不看了,不看了。”

    云席被拉出房间,房门还被云想特地阖上。

    出了走廊,待听到楼下食客的喧嚣声,云席终于慢慢回过神来,但一时间,他又无法用自己贫瘠的词汇,描述刚刚受到的惊吓。

    云想拉着兄长的胳膊,想把他拉远一些。

    却听他三哥一脸涨红,额冒青筋的道:“简直不知所谓,荒唐至极!”

    云想忙朝容公子房间看了下,压低声音道:“那也是人家自己的事,就算……是,是有一些别的爱好,可咱们非亲非故,也管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爱好?”云席表情更难看了:“风流成性,三妻四妾也就罢了,可分明先前还对发妻心心念念,焦心劳思,一转头,却跑出来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,真是……真是……禽兽不如!”

    回过劲儿后,云想看了容公子房门一眼,然后抬头唤自家小妹:“云楚。”

    云楚正在楼梯拐角边,她刚才真被吓坏了,那个白衣服的,不认识的公子,竟然一拳头把她身后的红柱砸出一个窟窿,她当时就懵了,知道自己闯祸了,一直小心翼翼的藏在角落。

    这会儿四姐唤她,云楚急冲冲的跑过来。

    云想跟妹妹耳语几句。

    云楚听完,有些不明所以:“现在去找小黎弟弟?可是小黎弟弟去衙门了,衙门应该不准闲杂人等进入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孙家染布坊,我也不知是哪条街,你问着人去,记住,快去快回,就跟他说,出大事了。”

    云楚也不敢多问,急忙往楼下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楚的动作很快,七问八问的,极快就到了孙家染布坊。

    布坊已经被封了,前后都不准进,贴了衙门的封条,还有衙役看管。

    云楚跟衙役说要找小黎弟弟,那衙役犹豫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好歹在关键时刻,后头一道稚嫩的童音响起:“云楚姐姐?”

    小黎看到门外的云楚,他很惊讶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云楚只对小黎道:“四姐说客栈出大事了,我不知道什么事,但有个凶神恶煞的公子去了容公子的房间,我还听到摔东西的声音,不知道是不是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:“凶神恶煞的公子?”

    云楚心有余悸:“反正他的表情像是要吃人!”

    小黎皱着眉抿紧小嘴,将手里一叠乱七八糟的宣纸塞给旁边的衙役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,魏俦要被烦死了。

    那个姑娘是个傻子?呸,她是傻子这世上就没有机灵人了!

    买了山楂糖人又要浆果糖人,买了浆果糖人又要苏蔗糖人,等把小摊上每种味道的糖人都买了一串,又嚷嚷着要吃橘酥饼,不给买就闹,鬼哭狼嚎!

    魏俦本来就没多少私房钱,银子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,为了这点钱,他堂堂丹邪老祖还去当扒手!

    后来遇到柳蔚,更是惨绝人寰,那女人直接将他和钟自羽身上的银子都搜刮走了,现在她倒成了富婆,他俩穷得一人只敢在鞋底藏十两碎银角,硌的要命。

    买完了橘酥饼魏俦说什么也不干了,他瞪着那傻姑娘,严词厉色的说:“我没钱啦!”

    那傻姑娘也不知听懂了还是没听懂,就拿着吃食傻笑,然后一口一口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看她塞着塞着,魏俦也饿了!

    拿手上最后的几个铜板买了一个夹肉饼,将热腾腾,油滋滋的夹肉饼吹了吹,魏俦正要咬第一口,猛地后面突然冲来几个人,不管不顾的就把他撞了。

    一个不留神,夹肉饼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魏俦抬头,正要谴责罪魁祸首,却看刚才撞他的人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魏俦看清了,是个小孩,气的张口就喊:“哪个没长眼睛的臭小子,你爹娘没教你瞎子别上街吗!”

    小黎因为担心容叔叔,一路上走的很快,甚至连云楚都没有等,更没注意到路上碰见李玉儿。

    所以等小黎跑回客栈,直接冲上二楼时,云楚、李玉儿,一连串的跟在后面追上来。

    二楼走廊,云想看到小黎急匆匆的身影,连忙拉住他,没让他直接进房。

    小黎被拉住后,就冲着云想问:“云想姐姐,我容叔叔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想斟酌了一下用词,道:“无论怎么样,他都是你的长辈,就算再不是东西,也不能动手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黎愣住。

    云想叹了口气:“你爹吧……他不是不爱你娘,就是可能,生活中有很多诱惑,总归,一会儿要好好说,你爹是个病人,千万别打他。”

    小黎彻底懵了。

    云想蹲下身将小孩紧紧抱了下,然后摸着他的头道:“没关系,受了委屈就出来。”

    小黎抓抓脑袋,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到最后,云想还是把小黎放进去了。

    房门开了又关上,接着,里面就传来震耳欲聋的尖叫声:“啊!!!!!!”

    云想惴惴不安的揪着衣角,一脸惆怅的盯着房间大门。

    小黎进去了很久都没出来。

    房间还挺隔音的。

    云楚是知道出事了,吓得不敢动。

    李玉儿只是单纯的来找小黎黎,小黎黎每当晚上回来得早时,都会在这间房里呆一会儿,她只要在门口等着,小黎黎很快就会出来陪她玩了!

    房门紧闭了接近半个时辰,才悠悠敞开,先出来的是小黎,小家伙似乎没想到房门口有这么多人,他愣了一下,然后便一脸振奋,笑的合不拢嘴的道:“我娘亲来找我们了!我娘亲!”

    “你娘亲?”云楚惊讶极了。

    李玉儿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只是看到小黎黎就高兴。

    唯独云想……

    云想现在呆了,痴了,傻了,眼前一片漆黑,脑袋一片空白,唯有八个字,那八个字浮现在她眼前,回荡在她脑海,震耳欲聋。

    ——断袖之癖,女装大佬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