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55章 小黎高兴的像只兔子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55章 小黎高兴的像只兔子!

    最终柳蔚被她儿子拉出来时,眼角都还是红的,瞧着门外那齐刷刷的几双眼睛,她先是有些愣住,继而才语带轻涩的看向云想道:“之前,多有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没回话,实际上她现在还傻着。

    小黎倒是特别激动,小家伙现在都不敢相信,一直牵肠挂肚的娘亲竟然活着回来了,他的娘亲来找他了!

    他就知道娘亲不会出事!

    他们都没出事,娘亲肯定也不会出事!

    之前再多的自我安慰,在没见到真人前,到底都只能算自欺欺人,可如今再度重逢,乍然而至的狂喜,令他整个人都跟要爆炸了似的,手脚都快没地方放了!

    “娘,娘,娘,这是云想姐姐,这是云楚姐姐,这是云觅哥哥,这是玉儿姐姐……娘,娘,娘……”喋喋不休的念念叨叨,也不管他娘亲听清没有,小家伙就是拉着娘亲的手,小脚一踢一踏的,像只兔子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儿子这是乐坏了,脑子都快短路了,忙按住他的肩膀,道:“我听到了,听到了,你别跳,好好站。”

    小黎却不停,继续蹦跶,就围着娘亲身边绕圈子。

    柳蔚无奈了,但想到自己又何尝不思念儿子,眼眶渐渐又红了,她绝对不是爱哭之人,可这种时候情绪上来了,生理反应想控制也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小黎见她掉泪,立马慌了,他不想娘亲哭,就急忙拽着娘亲的衣角拉扯,他也快哭了。

    柳蔚到底没有太失礼,毕竟还有人看着,她仰仰头,让眼泪流回去,便搂着儿子的小身板,让他紧紧挨着自己。

    小黎高兴了,一把抱住娘亲的腰肢,说什么也不松开。

    母子重逢固然是好事,可……

    在短暂的惊讶、错愕、目瞪口呆后,还是后来的云觅先婉转的开了口:“小黎弟弟……你说他……这位公子……是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娘亲。”小黎仰着脖子接口,然后又亲亲热热的抱住他娘亲,黏腻的道:“我娘亲来找我了,娘亲终于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云觅憋闷得不敢说话,眼睛鼓溜溜的往云楚身上转。

    云楚倒是大胆,直接脱口而出:“这位公子分明是个男子!”

    柳蔚闻言知道他们是误会了,张嘴便想解释……

    可她怀里的小豆丁却一下子窜起来,理直气壮的道:“我娘亲就是男子!不对,娘亲是女子,也不对,反正爹爹就是娘亲,娘亲就是爹爹,是一个人!”

    云楚不知所措:“那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柳蔚再次出声:“其实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又插嘴:“我以前都管我娘亲叫爹爹,那有什么不对的?云楚姐姐,我娘亲来找我了,你不替我高兴吗?”

    云楚:“我……我高兴不起来啊。”

    云觅也咬着嘴很委屈:“我也,也高兴不起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小黎可纳闷了:“为什么啊?”

    云楚简直不知该怎么解释,一跺脚,直接把云觅推出来。

    云觅被推出来后,硬着头皮看看小黎弟弟,又看看小黎弟弟的那位“娘亲”,踯躅了好久,才支支吾吾的道:“男子,根本就不该称为娘啊,娘嘛,当然得是女子才能当的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我娘亲就是女子啊。”小黎立马说。

    云觅不忍直视,一把捂住自己的脸,觉得这事根本说不清楚,你说你娘是你爹的!

    柳蔚这回终于抢在儿子胡言乱语前,赶紧说道:“行走江湖,男装较为简便轻快,因此多有乔装,并非故意隐瞒诸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柳蔚又特地看向云想:“家夫特言,生死垂危之际,多亏云家兄妹侠肝义胆,倾力相助,这才侥幸保住性命,大恩大德,没齿难忘,柳蔚在此厚谢!”

    说着,柳蔚还鞠了一个大躬。

    云想这下回神了,哪里敢受柳蔚的礼。

    然后托着柳蔚的手道:“举手之劳,何足挂齿,公子……不对……姑娘……也不对,先,先生?不是,容夫人?哎,总,总之,您莫要多礼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被她那的模样逗了一下,面上便露出笑意:“云姑娘若不嫌弃,唤我一声姐姐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云想纠结得直挠头:“姐,姐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,知晓对方还没信自己是女儿身,索性抬手一晃,便将发顶束带轻轻一扯,顿时,发丝倾斜,顺势而落。

    之前束高发顶时,柳蔚英姿勃发。

    现在长发凝泻,眉眼五官分明还是一模一样,却硬生生让那一头青丝,衬得整个人轻软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想又是一阵发呆,恍惚了一会儿,才像灵魂归窍似的:“原来您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垂首一笑:“家夫怕是未同诸位道明,出门在外,我向来爱着男装。”

    柳蔚这么一说,云想就猛地想起了,一拍脑门,道:“提过提过,容公子提过,我这真是,怎么就给忘了,闹大误会了,容嫂嫂您可千万莫生气,我这……我就是傻了才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忙摆手,示意她不要自责。

    云想却还是一连嘴的道歉,之后又想着自己先前的蠢样,顿时恨不得挖个坑跳下去,她又说:“我,我这就去同三哥说一声,他现在还当容公子是个抛弃妻子,见异思迁,忘恩负义,狼心狗肺的衣冠禽兽呢,我这就去告诉他实情!”

    云想跑走后,柳蔚又看向走廊上的另外三人。

    云楚和云觅现在也反应过来了,两人立马围了上来,看稀罕东西那么盯着柳蔚看,然后道:“原来您就是小黎弟弟的娘亲啊,早就听小黎弟弟说起您了,今个儿终于见到活人了。”

    云觅一把捂住妹妹的嘴,赔笑道:“她就是个口不择言的傻蛋,您别理她!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,表示自己不介意。

    云觅却很识大体的道:“您与容公子还有小弟弟久别重逢,必有许多话要说,我们便不打搅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赶紧拉着妹妹往楼下去,路过李玉儿身边时,还把始终茫然不知的李玉儿也带上。

    门前一下变得空荡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低头,看着还缩在自己怀里使劲瞧自己的儿子,摸着他的脸道:“我们进去。”

    分别太久,有许多话,是怎么说也说不完的,今日一天,她怕是都不会再出这间房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