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59章 望着娘亲,把脖子缩进衣领里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59章 望着娘亲,把脖子缩进衣领里

    孙家染布坊外头,这两日可谓人来人往,都是悄悄过来溜达的,大家都好奇,这布坊的风水是有多差,怎么一连死了两位少爷?

    比起没什么身份背景的黄二宝、高槐,孙箭与孙桐的死,在这不大的小县城里,是传的沸沸扬扬!

    柳蔚随小黎抵达的时候,就看到布坊外头探头探脑的好多人。

    柳蔚看了小黎一眼,小黎咳了声,蹬蹬蹬的跑过去,跟守门的衙役说了两句。

    衙役听了他的话,这便拿个衙棍将周遭的人赶走,赶人的时候还出了点阻滞,县城不大,多数人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,这里头难免就有相熟的,其中一个衙役撵的甚至是自己家的族伯,撵人的时候没防备,还让族伯给他脑袋顶了一下。

    把人都驱得差不多了,柳蔚同小黎才进去,说了句:“再过两日,都可以卖门票了。”

    但凡是死了人的地方,多数人都会绕着走,生怕晦气,这么上赶着来看热闹的,的确不多见。

    按照小黎的描述,柳蔚从前门到后门走了一整圈,走的时候也没怎么刻意停留,就像是随便看看。

    小黎也拿不准娘亲这是瞧出毛病没有,只能跟在她身后一一介绍。

    可等到抵达天井时,娘亲突然顿住了,看着头顶上那直冲云霄的方形大孔,慢慢的拧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小黎立马来了精神:“娘?”

    柳蔚目光转了转,天井下面有个水井,但看着已经有些废了,搭在井旁的木桶都是坏的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朝着井底看去。

    小黎就道:“娘,这口井第一天我就排查过了,井已经有些枯了,平日只够赵五洗漱就近用,要真需太多的水,还得去布坊前面打。”

    “枯井?”柳蔚琢磨着。

    小黎就凑过去:“还没枯,但估计今年内就会枯了,可能是下头有什么东西堵着,听说是近几年水流开始越来越少。”

    孙家染布坊这里的水井,是建造布坊之前就有的,并不止这一口水井,但唯独就这口堵了。

    柳蔚蹲在那半枯的水井边,朝里头看了又看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小黎在边上等了好久,才小心翼翼的问一句:“娘亲莫非认为,凶手是通过这口井,将孙桐的尸块送上来的?”

    柳蔚回头,看了儿子一眼:“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眨眨眼,看着娘亲,又看看水井。

    柳蔚无奈:“凶手是从正门进来的!我看这口井,只是觉得它怪!”

    小黎忽略娘亲后半句话,只惊讶前面:“真是从正门进来的?为何?娘你发现了什么?在哪发现的,快告诉我,快告诉我!”

    被儿子喋喋不休的吵着,柳蔚也没办法集中精神进行思考,只好将儿子拉到正门口。

    这个正门,是整个布坊最大的前门。

    因着孙箭的尸体被发现在布坊内,所以整个前院、中院,都被封锁了,唯独后院,可以从侧面的小门进人。

    让儿子站在大门口,柳蔚指了一下:“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小黎盯着那铜制的锁面,仔仔细细的道:“大锁已经用了许多年,锁很陈旧,锁眼附近非常杂乱,有钥匙插孔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啧”了一声:“谁让你看这个了,我让你看门环。”

    小黎愣了一下,这才去看那圆溜溜的两个大门环。

    比起大锁的饱经风霜,门环就显得干净多了,门环也是铜制的,往上的半圆透着黑色的腐锈痕迹,下面半圆却异常明亮,这是因为常有人用手捏下半圆,下半圆磨损较多,就更干净。

    小黎把门环前前后后,左左右右,犄角旮旯都观察了一整遍,也没发现有什么问题,他无辜的望着娘亲,把脖子缩进衣领里。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:“你的观察力呢?”

    小黎都要哭了,委屈的拿手背擦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到底刚刚一家团聚,热乎劲儿还没过去,柳蔚也不想第二天就把儿子弄哭,只好耐着性子跟他说:“左边门环和右边门环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小黎包着泪,又看了看,然后说:“没,没什么……区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没区别,才是最大的区别。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小黎愣了,傻傻的张着嘴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柳蔚开始跟他讲解:“布坊是封闭式经营环境,所以这里的大门,常年会是紧闭的,你还记不记得曲江府就有染布坊,那里的布坊是什么样的?”

    小黎回忆了一下,马上道:“是关着门的,因为每家布坊都有他们的独门秘方,什么布能染什么颜色的料,普通的料子不稀奇,但是越精细的布越是难染,甚至有些复杂的,还要染上几十天方成一匹,因此这种涉及商业机密的工厂类经营环境,多数是除了前面的铺子开门,后厂都是关闭的,轻易不容外人靠近的。”

    看在儿子记性还算不错的份上,柳蔚欣慰了一点,又指着门环道:“这两扇门常年是关着的,而有人进入,肯定便要敲门,我们大多数人都是右撇子,所以按理说,右边的门环使用的几率就会较多。”

    小黎一个劲儿点头:“是是是,真的是这样,别人家的大门环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你上手摸摸,两个门环分别是什么感觉。”

    小黎就去摸了,摸完了后,犹豫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也没什么……太,太大的区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为什么会没区别?”柳蔚反问,然后在儿子不知所措的目光中,指着左边门环道:“长年累月,左边用得少,右边用得多,按理说右边应该较为顺滑,左边较为涩,可为什么两边手感差不多?”

    小黎瞪大眼睛,盯着两个门环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因为,别人擦拭过。”柳蔚皱起眉头:“有人用他沾了什么的手,握过左边的门环,事后,特地将其擦拭过,甚至擦了很久,久到将上面应有的凝涩手感,都擦顺滑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对,也就是说,凶手通过正门进入染布坊时,大门根本没上锁,所以他敲了门。假设一下,凶手右手提着尸块,不方便敲门,他因习惯性站位,就对着左边门用左手敲了左边门环,接着有人给他开门,然后或许是凶手,或许是给他开门的人,他们将门环上所沾到的东西擦拭干净,惟怕被人发现,他们擦拭了很久,将门环擦拭得焕然一新,他们以为,这样便不会留下任何证据,可恰恰相反,右边门环除了常年被人手握的部分顺滑干净,上半圆依旧布满铜锈,可左边门环,因为被特地擦拭过,连上半圆,瞧着都干净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……也就是说,凶手并非一个?”

    柳蔚拍拍儿子的头:“还不算太傻。”

    小黎其实不觉得自己的观察力真的弱到睁眼瞎的地步,但和娘亲相比,他的确差太多了,赦然的同时,他又来了精神:“帮凶给凶手开门,所以帮凶就是染布坊里的人,但也不对,布坊已经被封了,唯一的后门只有赵五使用,难道帮凶是赵五?”

    柳蔚受不了了,一根手指戳着儿子的脑门,恨铁不成钢:“刚夸你一句,马上就犯蠢了。”

    小黎可怜兮兮的抱着自己的脑袋,望着娘亲。

    柳蔚头疼的不得了:“赵五若是帮凶,他们还从正门走什么?直接去后门不就得了?而且凶手既然是从正门进入的,那帮凶必然就是个有正门钥匙的人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小黎灵机一动:“管理层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赵五虽说也是个小管事,但要管大门钥匙,估计还不够资格,你回去查查,将布坊所有员工的资料再看一遍,记住,长点脑子,好好看。”

    小黎赶紧答应,信誓旦旦:“我一定好好看,肯定能找出帮凶身份!娘你相信我!”

    柳蔚一脸纠结……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