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61章 小黎憋屈的闭上小嘴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61章 小黎憋屈的闭上小嘴!

    蒋氏被孙夫人一巴掌扇得背过头去,低垂着头,捂着被打的脸。

    脚边的女儿可儿似乎错愕于这番阵仗,当即小嘴一瘪,“哇”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蒋氏连忙蹲下来将女儿抱住,不顾疼痛,一边哄女儿,一边将女儿拉到一边。

    短暂的插曲后,小黎也不是瞎子,当然看得出孙夫人那巴掌看似是打在蒋氏脸上,却分明是打给自己看。

    坦白讲,在孙桐的案子上,孙家真的非常配合,比孙箭那起案子配合不知多少倍。

    孙家属于受害者,而小黎是站在官府的视角,官府公差这么逼人家受害者,的确也说不太过去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小黎就决定算了,大不了回头让宋县令上门,再来见见那位矜贵得不行的大少夫人。

    可他这么想,他的娘亲却不这么想。

    “看来诸位,也没那么迫切的想查获凶手?”

    不咸不淡的男音在死寂一般的孙家大堂缓缓飘出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孙员外与孙夫人已齐齐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今日来的只有小黎与柳蔚,对孙家人而言,这并不奇怪,那位据说是灵童的小孩,如今在帮着衙门侦破凶杀案,连着日子,他经常独身前来孙家看看这个,看看那个,大家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可今日他多带了一个人,这也好说,兴许是衙门某个衙役,或是什么文书小吏,总归不会是什么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个不是重要人物的人开口了,语气又浅又淡,听着还很膈应人。

    孙夫人本就是个泼辣的,见状一口气憋在喉咙,当即就道:“我同儿媳说话,哪来的不知所谓的东西乱插嘴!”

    小黎本还想叫娘亲别说了,可听到孙夫人这句话,他立马炸了,也顾不得什么受害者不受害者,头发都快竖起来了,张嘴就要怼。

    可头顶上,却突然被按住了一只手,仰头一看,小黎就见娘亲对自己摇摇头,示意他别说话。

    小黎憋屈的闭上小嘴,鼻尖都喷出了火气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管儿子有多生气恼怒,只云淡风轻的继续对孙员外道:“据在下所知,孙家就两位少爷,如今二位前后亡故,孙员外痛失爱子,难道还想连孙儿也保不住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大堂里又寂静了。

    接着,就见那位二少夫人蒋氏,一脸错愕的问:“什,什么意思?我的君儿,我的君儿会出事?”

    被奶娘抱在怀里的孙君一脸无措,稚气未脱的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大人们是在议论他,只听到娘亲唤了自己的名字,他就转过头去看娘亲。

    儿子和女儿不一样,孙桐有子有女,但那都是跟着万氏的,而早在孙桐与万氏离开西进县,去了亭江州后,孙家二老已知道大房的孙子怕是将来不会与他们多亲了,因此,一直盼着二房蒋氏怀孕。

    蒋氏不负众望,生下一子一女,女儿二老都不稀罕,便是蒋氏自己带,但儿子二老稀罕,请了奶娘不说,平日还多放在跟前教养。

    蒋氏这儿子孙君,虽知自己的亲娘是谁,但因为是被奶娘看大的,平日与娘亲素来接触少,听到娘亲唤他会看过去,可再多亲近就别指望了。

    蒋氏看儿子盯着自己,抬腿就想走过去,可孙君看了她一眼又扭过头,双手环抱奶娘的脖子,看起来更像是将奶娘当做亲娘。

    蒋氏表情一滞,低垂下眼,又搂住怀里的女儿。

    孙员外此时也问:“君儿怎么了?君儿这不是好好的?你们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平静的道:“对方若头一次杀害孙箭,属于随意之举,那第二次对孙桐下手,便可能属于有目的作案,对方明显是针对你们孙家。那么,大胆的猜测一下,凶手若非是与二位孙少爷有仇,便是与孙员外你,或者孙夫人有仇,他想要你们孙家断子绝孙。既然‘子’没了,那‘孙’可不就是下一个目标?如今凶手身份不明,行迹不明,让他在外面恣意流窜,孙员外你说,是对西进县的其他百姓威胁较大,还是对你们孙家的嫡孙威胁更大?”

    四次案件,两次都是找的孙家男丁下手,与孙家有仇的几率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其实在孙箭身亡后,孙员外就把目标放在了自个儿的仇人身上,他有不少怀疑对象,但又觉得那些商场上的敌人,不至于到了要他家人性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因此,始终没个章程。

    这会儿一听到凶手下一个目标可能是他的孙子,已经失去两儿子的老人实在是受不起刺激了。

    挣扎一下,他叹了口气,对孙管家吩咐:“去请大少夫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本想再说什么,可眼睛看向孙君的方向,又迟疑了,最后只能咬咬牙,任孙管家离开。

    原以为既然是孙员外亲自开的口,那么那位神秘的大少夫人总会出来见个面,可哪想到,孙管家去了一趟回来,却带来一个令人意外的消息:“大少夫人说……说她,不想见人。”

    尴尬,是真的尴尬。

    哪有公婆都开了口,当媳妇的还公然拒绝的?

    孙夫人当即脸就涨红了,孙员外也气的不轻,但想到那儿媳娘家人的身份,又不敢硬来,只好闭着眼,压着火气对身边的孙夫人道:“你去叫她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不想惹这大儿媳,也不愿意纡尊降贵的拿热脸去贴儿媳的冷屁股,她没去,绷着脸,头也没回的吩咐蒋氏:“老二家的,你去。”

    蒋氏逆来顺受的应了一声,将女儿交给丫鬟,独身出了大堂。

    在她同柳蔚擦身而过时,柳蔚在她身上嗅到一股清香之气,应当是皂角粉的味道,很浅,也很好闻。

    蒋氏离开后,柳蔚环顾大堂一圈,道:“不要浪费时间,先问着吧。”

    小黎知道这是要自己干活了,当即咳了一声,有板有眼的对外头道:“从左到右,一个一个的进来,不要东张西望,不要跟别人串词,逮到态度不端正的,可别怪我们将你当凶手缉拿了!”

    一番提醒后,小家伙就开始审问,柳蔚则走到堂前,看了看左右,最后坐在了孙员外下首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