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62章 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62章 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!

    孙员外旁边,刚好站着一个小丫鬟,那小丫鬟就是被蒋氏临时托付照顾女儿的小丫鬟。

    三岁的孙可立在自家祖父身后,鼻尖有点红红的。

    柳蔚往怀里摸了摸,摸出一颗花生糖,朝她递了递。

    孙可眼睛亮了,她悄悄看了祖父一眼,没敢过去。

    孙员外不清楚柳蔚的身份,也不想得罪,因此,就对孙女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小丫头得了应允,忙两步窜过去,轻轻接过花生糖,腼腆的对柳蔚笑笑,声音糯糯: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弯着腰,摸摸她的小脸蛋,逗了她一下,小女孩怕生,拿着糖又缩回了祖父身后。

    柳蔚也直了身子,表情看不出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她在这小女孩身上闻到的皂粉味,与在蒋氏身上闻到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蒋氏去了很久,久到小黎已经把过半的孙家下人都审问过了,她才回来。回来时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,这是碰了钉子了,没将大少夫人请动。

    孙夫人见状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,等到蒋氏一进门,她就憋着气骂:“叫个人都叫不过来!养着你有什么用!”

    蒋氏却不如先前那么怯懦,反而道:“母亲,大嫂说她换件衣服就过来,让我先回。”

    孙夫人惊讶一下,脸色顿时好了不少,也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毕竟,蒋氏是带了她的令去叫人的,若是始终叫不来,丢的也是她这个婆婆的面子。

    等到小黎将所有下人都问了一遍,又跑回娘亲身边,同娘亲悉悉索索的耳语时,外头才传来一阵动静。

    来的正是那位据说是亭江州府尹千金的孙家大少夫人,万氏,万茹雪。

    柳蔚是见过不少贵气女子的,往低了说,她那位二妹柳瑶是个代表人物,往高了说,郡主、公主、甚至皇后都是瞧过的。

    但没一个,有这位府尹千金来的有派头。

    或许是青云国与仙燕国不同,反正柳蔚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刚死了相公,就穿的比喝喜酒差不到哪儿去的女子的。

    艳红的对襟长裙,头上挂的是整套的珍珠头面,发髻插的是蝴蝶翡翠簪,耳朵上戴的更是纯金镶嵌的宝石耳环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阵仗,柳蔚先就哑然了。

    然后,柳蔚就听到“砰”的一声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是孙夫人将手边的茶杯打翻了,打翻后,当即站起来,一扫之前的颓废虚弱,对着无辜莫名的二儿媳蒋氏又打又骂:“好你个贱皮种子小浪货,我儿刚死就敢给上这么滚烫的茶!你是想要了我这条老命是不是!看我今个儿不打死你,打死你这个扫把星赔钱货!”说话间,一巴掌一巴掌的,咬牙切齿往蒋氏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蒋氏的女儿孙可立马又哭了,一抽一抽的抓着祖父的袖子喊:“祖父祖父,别打我娘了……祖父祖父,别打我娘了……”

    整个大堂,宛若在上演着一场闹剧。

    而那浓妆艳抹,大红大紫的万氏走入堂前,却是轻蔑的瞥了孙夫人一眼,冷冷的吹着指甲,问:“婆婆这莫不是指桑骂槐,辱的媳妇我吧?”

    孙夫人脸是气青的,好歹停下了打蒋氏的手,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蒋氏嘴角淤了一大片,眼角也破了,但她没吭声,只低下头,窜过去抱住女儿,将女儿的脸压在怀里,哄着让女儿别看,别哭,别听。

    孙夫人气急了是找二儿媳撒气。

    孙员外也没闲着,面色铁青的直接一拍茶案,扭头就对还呜咽哭着的小孙女喝道: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!你爹就是让你哭没的!早知你娘生了你这么个丧门星,该一落地就将你沉井,活着也是害人害己!”

    万氏在堂中绕了一圈,最后立于堂前正中央,倨傲的瞧着前方:“叫我出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万氏问完,眼睛便撇到堂内两个陌生人身上。

    柳蔚轻轻开口:“大少夫人,在下今日前来,是想问问,您可知您的夫君生前,是有染布坊大门钥匙的?”

    柳蔚这话是在诈万氏,说有钥匙,却没说钥匙早已交了上去,她想看看万氏会不会知道点别的。

    但柳蔚失望了,万氏只摸着自己的指甲,道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“您再仔细想想,长这样的钥匙。”柳蔚说着,将老金头那把钥匙拿出来晃了晃。

    万氏头都没抬,还是那句:“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道:“您倒是看一眼。”

    万氏蹙了蹙眉,直接仰起头,冷漠的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好脾气:“在下姓柳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犹豫了一下,还是道:“单名一个‘蔚’字。”

    “蔚”这个字是常用字,但放在人名上,尤其是男子,大多数人一般会想到“卫”,所以就听万氏嘲讽的道:“不是衙门的人吧,我可没听过西进县有叫这破名儿的文书。”

    柳蔚却道:“您连县衙门的人都知道?”

    万氏哼了声:“你不是县衙门的,难不成是州衙门的?”

    柳蔚未回,再次将那钥匙拿出来:“您还是先说,到底见过没有吧。”

    万氏矜傲的走到柳蔚面前,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柳蔚把那钥匙递给她。

    万氏却又冷不丁收手,只听“啪啦”一声,钥匙落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万氏嘲笑的勾起嘴角,脚尖一踩,在那钥匙上狠狠碾了一脚,然后顺势一踢,把钥匙踢到墙角:“你们白山洲府尹,都不敢在我面前摆谱儿,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自己长见识了,她以前觉得被乾凌帝与皇后恶意养歪的月海郡主已经够刁蛮无礼了,没想到一山还比一山高,强中自有强中手。

    “那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”这话不是柳蔚说的,而是一直乖乖呆在娘亲身边的小黎说的。

    小黎见不得娘亲受委屈,尤其是别人还指着鼻子骂他娘亲,小家伙登时来了火气,回嘴之后,还用他那双又黑又亮的圆眼睛,故作凶恶的瞪万氏。

    柳蔚想说儿子这表情真的跟凶恶沾不上边,可还不等她开口让儿子别搀和,冷不丁被个小屁孩挑衅的万氏已经厉斥道:“哪儿来的小杂种,有娘生没娘教!”说完,还一抬脚,想踢小黎。

    柳蔚之前还算和气,哪怕万氏多么不可一世,她也没将对方看在眼里,可眼见她对个孩子竟要动手,眼睛顿时眯了起来。

    万氏这一脚当然不可能踢到小黎,别说柳蔚还在,就是小黎自己,也不可能吃这种亏。

    小家伙身子一闪,躲开了万氏的攻击,万氏踢了个空不说,还重心不稳,往前一倾,险些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幸亏她身边的丫鬟及时扶住,没让她直接倒地。

    可平生到大从没受过这种委屈的万氏却火了,甩开丫鬟的搀扶,就伸手要去抓小黎。

    小黎皱着眉往旁边一侧,嘴里警告:“我可是会打女人的,你别惹我!”

    万氏气急大笑:“本小姐今个儿就替你爹娘好好教训你这个小野种!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小黎到底也没跟她动手,只是绕着躲,万氏自己追不到,就呵斥屋里的下人:“还不把这小贱种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下人们犹豫再三,顾忌的看着孙员外与孙夫人,迟迟没动手。

    孙员外和孙夫人恨死了万氏这做派,虽说不敢惹,但也没得要贴上去溜须拍马的,因此两人都冷着脸不说话,更不表态。

    正主子不发话,整个孙府的下人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万氏气得狠了,直接笑起来:“好好好,你们敢折辱我,待我告诉我爹,你们孙家就等着满门抄斩,鸡犬不留吧!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万氏话音未落,只觉得左脸火辣辣的疼!她一把捂住自己的脸,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白衣青年!

    柳蔚面无表情的给了万氏一巴掌,在对方吃惊愣神之际,反手又是一巴掌,扇在了万氏右脸。

    万氏双手捂住双脸,瞠目结舌的后退数步。

    柳蔚上前,揪住她的衣领,把她往地上一扔,直接将人摔倒。

    万氏被吓得话都不会说了,也顾不得脸疼还是屁股疼,只伸出手指结结巴巴的指着柳蔚:“你你你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伸手一握,握住她那根手指,往后一掰,登时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——”万氏疼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柳蔚又一把捂住她的嘴,扯着她的头发将她整个脑袋拉到半空,让她看着自己。

    万氏吓得浑身发抖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做声,只眯着眼睛,侧首看了眼呆若木鸡的众人,然后对其中较为打眼的老金头道:“把钥匙给我。”

    老金头先没回神,等反应过来,忙七手八脚的扑过去,将万氏踢到角落的布坊钥匙捡起来,哆哆嗦嗦的递到柳蔚手中。

    柳蔚拿着钥匙,又拉扯了一把万氏的头发,疼的万氏呲牙咧嘴,她把钥匙尖部对准了万氏的眼睛,逼近她的瞳孔,道:“老子问你,见没见过这钥匙!看清楚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