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64章 小黎已经急得头发都要薅秃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64章 小黎已经急得头发都要薅秃了

    孙夫人下手是真的狠,最后,竟直接将蒋氏打得昏死过去了。

    孙可趴在母亲身边哭个不停,孙员外烦的头疼欲裂,一声吩咐,让人将蒋氏抬回去,但不准请大夫。

    等大堂再次安静下来时,万氏也被小丫鬟搀扶了起来,她看着堂门口的方向,直到蒋氏身影消失,她才回头。

    可是,才一回头,就对上柳蔚的脸。

    心头一慌,万氏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柳蔚只是看了万氏一眼,便转开视线,而因为有了先前的武力震摄,接下来的时间,万氏再也不敢起幺蛾子了,其他人也都老老实实,问什么回什么,知无不言,言无不尽。

    等到全部审问完后,毫无意外,案情并没有进展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是有不在场证明,就是接触不到钥匙。

    柳蔚还好,小黎已经开始发愁了,失去钥匙的线索,他不知道还能从哪里入手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小黎又想到一个问题,现在钥匙看着是只有三把,可若凶手一开始就有意作案,会不会提前拓印钥匙?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,那侦查范围就广了,几乎所有不管何时何地碰过钥匙的人,都有嫌疑。

    案子绝对不能这么查,这么查无疑是大海捞针,但还能怎么查?该往哪个方向查?

    等到离开孙府时,小黎已经急得头发都要薅秃了。

    柳蔚见状,生怕儿子小小年纪就要地中海,忙按住他的手,让他别挠了。

    小黎委屈兮兮,想抱娘亲的腰,可想到娘亲先前打人的动静,有点害怕,又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最后柳蔚提出要再去一趟染布坊,同时让小黎去衙门叫宋县令来。

    小黎不懂:“叫宋县令干啥?娘你不知道,他啥忙也帮不上,净添乱!”

    柳蔚摆手:“让他来就是。”

    小黎只好答应,和娘亲告别后,就往县衙门跑去。

    柳蔚却没有如一开始说的那样去染布坊,而是又一次迈进孙府大门。

    这回,柳蔚没惊动孙员外、孙夫人,而是让门房传话,要见万氏。

    按理说,一个外男,进别人家门是不应该找内宅女眷的,你找了人家也肯定不会出来,毕竟男女授受不亲。

    但柳蔚还偏就找了,门房之前也在大堂,见识过这位爷的暴脾气,还真麻溜的去了大房外头通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有人出来,小心的看了柳蔚几眼,将人往前领。

    柳蔚一路往右,没走多久,就见到了坐在亭中的万氏。

    万氏现在穿的已经不是先前那件衣服,没那么艳丽了,却依旧华贵。

    柳蔚过去时,就看到整个亭子周围站了十二个家丁,个个高头大马,婆子丫鬟也有七八个。

    气势汹汹的一群人,龙精虎猛的盯着柳蔚,然后便听万氏一笑,对着周围一挥手。

    顷刻间,所有人齐齐前进,不一会儿便将柳蔚围住。

    万氏是谁,亭江州府尹千金,正三品的外臣之女,之前在堂前是大意失策,加上身边没有自己的人,但现在不一样,这些人可都是从亭江州带过来的老家奴,只听她一个人的,如此,还不有怨报怨,有仇报仇?

    “柳卫是吧?”万氏挑高眉毛,表情得意而凌厉:“记住我的名字,我叫,万,茹,雪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周遭二十来人一起动手,朝着柳蔚攻击而来。

    柳蔚眼皮都没动一下,右手一抬,随意一挥,掌心蕴含着内力,掌风夹带着劲气,不过一个照面,便将半数之人掀翻在地。

    万氏表情一变,猛地站起身来!

    柳蔚左手握拳,目视前方,手臂轻轻一抬,猛烈出击,一个正要冲上来的彪形大汉,便被她击飞在数米之外。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砸落在地。

    柳蔚步履缓慢地朝亭子走去,一路上,无数人接力一般的朝她冲来,却不意外的都被她轻易摒退。

    等到柳蔚走到万氏面前,万氏已面无人色,“砰”的一下往后一跌,跌到石凳上。

    柳蔚再往前走了半步,瞧着万氏,然后一抬腿,鞋尖踩在凳子边缘,跨着身子,微微倾身。

    万氏瞪大眼睛,虚张声势的吼:“我,我一定会让我爹杀了……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薅着万氏的头发,把她整个人扯得脱离凳子,看她痛的要命,才掏着耳朵问:“杀什么?”

    万氏咬着牙道:“你放,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有些人就是不见棺材不落泪,不揍两下就皮痒,柳蔚没兴趣欺负万氏,但她又实在懒得跟她哔哔。

    万氏这回是真的被打怕了,柳蔚放开她后,她连忙跳开凳子处,躲去了亭柱后面。

    柳蔚也不追,只靠在石桌边缘,环着双臂问:“你对蒋氏,知道些什么?”

    万氏一愣,似乎没想到柳蔚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柳蔚往前起来点,作势要走过去:“不说?”

    万氏忙伸出一只手,制止柳蔚靠近,咽了咽唾沫道:“她是个贱人!”

    柳蔚重新靠回去,点头:“说具体点。”

    万氏瞧见周遭都被干翻的家奴们,暗恨的咬牙,憋着气道:“我也是这次回来才知道,那天晚上,孙桐去见过她!”

    “哪天?”

    “他死的那天!”一说到这个万氏就恶心:“我说他怎么就这么着急,听说二弟死了就巴巴地往回赶,原来不是记挂着他二弟,是想着他弟妹呢!这种狗东西,死了也好,就是可惜了蒋氏这个贱人,怎么没跟他一起去死!”

    万氏这话,说得可谓非常坦白,不止不觉得难以启齿,还讲得十分铿锵有力,柳蔚倒是想到过这个可能,毕竟一个女人恨另一个女人,理由无非就那几个。

    虽然不了解那位孙家大少爷的脾性,可蒋氏……闻那一身味道就知道,不是什么洁身自好的良家女子。

    蒋氏和孙桐,也不是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柳蔚又问万氏:“就这些?”

    万氏哼了声:“还不够?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今日是故意的,说那万华贵鸢的事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万氏突然就笑了,笑的眼波暗涌,皮角狰狞又亢奋:“我也是第一回知道,原来借刀杀人……这么有趣儿,看着我那位好婆婆一巴掌一巴掌的打她,可比我自个儿动手,有意思多了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