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65章 柳蔚显然不吃他这套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65章 柳蔚显然不吃他这套!

    万氏这语气,不似玩笑,她真的认为,凭自己一句话,就能使婆婆将蒋氏打得半死,简直太有趣了,她高兴得不加掩饰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该说什么好,只想着,这孙桐也是胆大,竟与蒋氏私通,明知他这媳妇是个谁也惹不起的霸王花。

    倒是蒋氏,柳蔚低估了她,以为她再有心思,顶多也就在后宅使使,没想到都用前院儿去了,跟自个儿的大伯哥有染。

    万氏对上柳蔚的视线,哼了一句:“她那俩孩子,说不定也都是狗杂种!”

    得,孙箭棺材板都泛绿光了。

    柳蔚以为万氏与蒋氏的恩怨同案件有关,如今看来,明显是私人感情纠纷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她也没必要多呆了,趁着时辰还早,她还得回一趟染布坊。

    孙家没有线索,那推动案情的重要方向,只剩染布坊这个抛尸现场了。

    离开孙府时,是万氏的婢女送柳蔚出来的,那婢女小心翼翼,缩头缩脑,像是怕柳蔚再狂性大发,把她给宰了似的。

    直到走出孙府大门,那婢女才松了口气,可柳蔚还没走远,就听到她“啊”了一声,小声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柳蔚转头,就看那婢女和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小男孩撞成一团。

    两人都跌在门槛边,小男孩身后还跟着一大溜丫鬟,见状七嘴八舌的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君少爷,您可慢点!哎呦,可摔疼了没有?你这奴婢是哪个房的?怎么走路的?”

    柳蔚认出来,那小男孩就是蒋氏的儿子,叫孙君,之前也在大堂里,一直由奶娘抱怀里。

    柳蔚从小黎那里了解过孙家的人员关系,知道孙可与孙君是龙凤胎姐弟,但两人长得并不像,孙君是自出生后便让孙员外、孙夫人当金疙瘩养的,孙可则是跟着蒋氏长大。

    或许年纪还太小,孙君还没有被一溜烟的下人奴才娇惯得目空一切、纨绔任性,小男孩从地上被抱起来后,并没有责怪与自己一起摔倒的万氏那个婢女,还跟身后的奶娘道:“是我撞了她。”

    三岁的小孩,说话还不太利索,奶声奶气的,舌头都捋不直。

    奶娘一边给他检查手脚,一边道:“我们君少爷慢慢走,您要去哪儿,吩咐人安排车马就是,哪能让您自己动脚。”

    小男孩点点头,然后就小手一扑,往奶娘怀扑去。

    奶娘将他合手抱住,又看眼那从地上爬起来的婢女,认出那是大房的,责怪的话不敢再说,只道:“下次小心些,君少爷年岁小,被磕着碰着,落下伤可怎么是好。”

    奶娘这话并不重,但那婢女却绷着一张脸,非常不高兴,大概因为她是万氏娘家的人,这婢女非常有派头,直接哼了一声,还瞪了孙君一眼,才扭头离开。

    奶娘将小主子抱起来,正好此时门外有马车驶来,一行人便从柳蔚身边走过,上了那马车。

    孙君被放上马车后,还好奇的趴在窗口,掀开车帘,眼珠子就定在柳蔚站的位置,似乎认得这个叔叔之前在大堂上见过。

    柳蔚对小孩没恶意,不管他是蒋氏与孙箭的,还是与孙桐私通的,她只觉得这孩子灵巧,便挥手招呼一下。

    小男孩眨了眨眼,也探出一只手,朝她伸。

    柳蔚想到了什么,走到车边,从怀里掏出一颗花生糖,跟之前她给孙可吃的一样。

    孙君好奇的接过那粒糖,然后转头,就把糖给了后上车的奶娘。

    奶娘透过车窗看了柳蔚一眼,没想打招呼,只把小主子往自己怀里拢了拢,对前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马车匀匀前行,柳蔚也没将此事放在心上,朝着相反的路,去了孙家染布坊。

    她到的时候,小黎和宋县令都在。

    宋县令之前并不知道为何小灵童要拉自己出来,后来才知道,是小灵童的娘亲要见自己。

    宋县令心里很不高兴,他觉得他是父母官,是朝廷命官,平民要见他,去衙门叫人通报才行,怎么能让他亲自过来?

    他特别不乐意,脸都是绷着的,不是看小灵童的面子,他早扭头走人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见到小灵童的娘亲,宋县令还想冲人端架子,摆官谱,可冷不丁就想起了早上在停尸房,这人拨弄尸块的模样,直达天灵盖的冲动到底被理智镇压,轻咳一声,他才问:“你有何事,且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先说钱的事,而是仔仔细细的领着宋县令到布坊大门口,把门环的事说了,又把他们方才去孙府得到的后续进展说了,宋县令不知他们今天一天做了这么多事,听到有两个凶手时已经炸了。

    “一个都找不着,还两个?”他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小黎一脸看不上:“你懂什么,一个范围窄,两个范围宽,既然是联手作案,只要其中一个露出马脚,就能连根拔起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宋县令没想到还有这个说法,不明觉厉的“哦”了一声,问:“那有线索了吗?有人露出马脚了吗?”

    小黎不吭声了,憋着气扭过头去。

    宋县令就看向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暂时没有,不过也快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洗耳恭听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不知宋县令手上有多少行使权?这么说吧,我要您将孙家的每一个人监视看管住,可做得到?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怀疑凶手就在孙家?”宋县令琢磨了一下,觉得这凶手在孙家的可能性是很大,便道:“每个人吗?应该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几个主子要格外精心,孙员外孙夫人也不可例外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想说,哪有父母杀自己儿子的,但最后还是没说,只应承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道:“再给我准备两千两白银,可有困难?”

    宋县令愣了下,目瞪口呆:“两千两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

    宋县令笑了:“当然有问题,我上哪儿给你偷去?你们要两千两做什么?凶杀案要花这么多钱的?我没破过凶杀案你别骗我,我也没听其他县府的同僚提过破案要花钱的!”

    宋县令是个经济官员,西进县能让他治理的越来越富裕,离不开的就是他的开源节流,开乡绅富商的源,节日常开销的流。

    简而言之,宋县令是个抠门,抠门到给小灵童定的破案后支付的奖金,都要让人家孙员外出一半。

    可柳蔚显然不吃他这套。

    “没钱?”柳蔚挑挑眉,伸手就拉住儿子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忙拦住他:“等等,你们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京城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皱眉:“现在去?可案子还没破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脸自然:“那是你们县衙门的事,与我们何干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宋县令算是明白了,这人是在敲诈他!敲诈朝廷命官!

    “你们不能走,小灵童答应过,要助我破案的!”

    柳蔚低头,询问儿子:“你要自个儿留下,还是同我们一道走?”

    小黎不知道他娘这是以退为进,还以为娘亲真要丢下他自己离开,忙抱住娘亲的腰,鼻尖一下红了:“我要和娘亲一起,娘亲不能不要我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搂着儿子的小身板,仰头看着宋县令,意思很明白。

    宋县令都要气死了:“你,你们……你们这是勒索!是强盗!”

    柳蔚带着儿子就走。

    宋县令又急忙冲过来拦着:“姑奶奶,我们西进县就是个小县城,真的没有两千两啊。”

    柳蔚继续走。

    “您通融通融,少点,就少一点,两百,两百两行不?”

    柳蔚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“三百两,真的没有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四百,四百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六百六百,凑个吉利数。”

    “八百总行了吧,八百啊,八百两雪花银啊,大姐,大哥,你先听我说,别顾着走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千一千,一千两,真的没有了,真的啊,没骗你!”

    柳蔚到底止步了,回过头,脸上浮出笑意。

    宋县令猛地悲从中来,喉咙一哽咽,往地上一蹲,抱着脸就哭出了声。

    柳蔚牵着儿子从他身边走过,临走前还温文尔雅的安抚:“放心吧,这钱一定让您花的值,不是四条人命案吗,一个月内给您破个明白,还附送售后,后续文书都给您写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一点也不开心,仰起头瞪人一眼,眼珠子都是红的!

    花了整整一千两,到底是把四桩凶杀案给彻底外包出去了。

    宋县令离开染布坊时还浑浑噩噩的,走起路来都左摇右晃。

    这样魂不守舍的后果,就是被一个匆匆忙忙的路人险些撞倒在地。

    因为宋县令没穿官服,路人太仓促也没注意这人是谁,因此顾不上道歉,继续一边急切的往前走,一边扯着嗓门大喊:“快来人啊,东武街孙家马车着火了,孙家三个婢子,一个孙少爷!活生生给烧死啦!”

    随着路人的嘶吼声响遍街尾,宋县令才猛地回过神来,瞪大眼睛,立在原地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后面他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好奇的问:“什么?孙家马车着火?哪个孙少爷烧死?孙家不就两个少爷吗?”

    吆喝的人道:“就是孙家二少的儿子,上个月刚满三岁那个小孙少爷,像是叫君儿来着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