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79章 不明觉厉,柳蔚下井。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79章 不明觉厉,柳蔚下井。

    柳蔚把李玉儿带回客栈时,李玉儿已经开始严重发烧,整个人迷迷蒙蒙的,连眼睛都睁不开。

    柳蔚给她把脉后,先给她换了衣服,通了气,再用云席的银针给她扎了针灸,这才算把人缓好了。

    房间外站着很多人,云家四个兄弟姐妹,并着小黎都在。

    经过这阵子的相处,所有人对李玉儿都有了感情,李玉儿其实要说是傻子,更不如说是小孩脾性,做事没有章法,想一出是一出,带着她就跟带个孩子似的。

    云想和云楚两个姑娘就不说了,本来就是爱心泛滥的年纪,就连云席和云觅这两个不太情绪外露的男子,都对这傻姑娘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因此,出去一趟再回来,李玉儿就成了这样,大家都着急。

    最着急的还是小黎,哪怕一开始李玉儿只是无意中救了他一次,但从那天开始,他就是真心待这个傻姐姐好,想法子为她治病,给她找吃的,能带着她的地方,都带着她去,李玉儿一不好,他比所有人都担心。

    “娘亲……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柳蔚抬手,示意大家到屋里再说。

    到了容棱的屋里,容棱一脸严肃的抱着丑丑,像两个凑热闹的局外人。

    柳蔚把之前的事跟大家说了。

    小黎很纳闷:“万氏?玉儿姐为何会对着万氏哭?”

    云想也道:“哭也就罢了,怎会哭得这么激烈?这种反应,听着像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没有往后再说。

    云席却替她补了:“受惊过度。”

    云想沉下眸子,道:“太奇怪了,李姑娘虽说有些傻头傻脑,但这阵子住在客栈里,见多了人来人往,她已经不怕生了,按理说,不可能见到不认识的人就嚎啕大哭,况且还哭得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受惊过度是对的。”柳蔚此时道:“不知二位可还记得,之前我就说,李玉儿的傻病,应当是缺魂症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”云席倏地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缺魂症的主因,正是由于过度惊吓,恐惧使人大脑混乱,再逐渐到神志不清,疯疯癫癫……因此,我怀疑,李玉儿曾经受到的那个惊吓,说不定,就与万氏有关。”

    云想道:“可是容大嫂你不是说,那位万氏,是孙家的大少夫人吗?还是亭江州府尹的千金?她这种身份的人,怎可能与李姑娘有关系?”

    “那就要问李玉儿了。”柳蔚抬起眸:“等她醒来再看看,说不定,她已经能想起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玉儿是在第二日临近中午才醒来的,刚醒时她还有些迷糊,困惑的坐在床上呆了好一阵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云楚进房,见状忙扑过去问:“玉儿姐,你醒了?你想起什么没有?你还记得昨晚的事吗?”

    李玉儿疑惑的看着她,愣了好一会儿,突然咧着嘴,大笑起来,拉着云楚的手叫唤:“楚,楚……楚楚……”

    李玉儿平日也叫云楚“楚楚”,云楚听习惯了,再看李玉儿这个表情动作,与往日一般无异,她知道,李玉儿这是忘了昨晚的事了,更别说什么想起更早的事了。

    失望的叹了口气,她安抚了李玉儿一会儿,去叫了她四姐。

    云想过来后,就给李玉儿先探了脉。

    昨天回来,李玉儿是发烧了,但柳蔚治疗及时,因此一夜过后,李玉儿并无大碍,只是脸色还有些憔悴。

    探脉之后,确定她没有大碍,云想又让她喝了粥,用了点清淡的早饭后,吃饱喝足的李玉儿满血复活,嘻嘻哈哈的又开始到处跑。

    而此时,柳蔚已经站在了孙家染布坊后院的天井下头。

    柳蔚今日起来得依旧很早,早早出门后,她没有去县衙门,没有去孙家,而是带着儿子去了染布坊附近的民居。

    她探听到了不少消息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,当然就是关于这口井的。

    昨夜与容棱交谈后,柳蔚知道了“凿库”这个词,她今日就是想同附近的百姓打听打听,他们这边的井道,最近一次“凿库”是在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可年轻的百姓却并不懂什么叫“凿库”。

    反而说:“我们这是地下河,接的都是下头的正河水,不是以前老辈儿们用的泥井道,也不是后头新井惯用的圆管道,我们用的是直打水。”

    柳蔚懵了一下:“请问这三者,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百姓讲不清楚,索性唤来家里的老人,老人以前就是县城里的泥瓦工,这么多年,打的井无数,什么门道区别都知道。

    那老人就道;“你说的那得是一百多年前了,我小时候那会儿,就没人用连通所有人家的井道了,更别说凿库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到容棱昨晚的话。

    容棱估计也没算好年份,他说早年的老井都是那种连通的,估计那真的是很早很早了。

    而老人的话,更是验证了这一事实:“你下到井底就知道了,我们这里除开新修的井道,前面的井,都是用的直打水,从井口是能下去的,下面是一条河,那河是更早的人挖了很多路,引进水库的嫁接河,不过是和大河连通的,水质很好,人能喝。”

    柳蔚惊讶:“还能直接下去?”

    老人笑了:“你别看那是一口井,水桶扔下去,其实是扔到下面的河里,打的是河水,中间有悬空,当然就可以下去,就我小时候,还爱和人下井道里玩,不淹人,两边还有石头岸,能踩着走出去,顺着往后走,能直接走到山上的大河口,那边修了水库,有了缓冲,水势也不猛,死不了人。”

    之后那老人又说了一些话,说他们这种临海的县城,打井是最不能马虎的,因为你要是打错了地方,不是没水,就是不小心接了海水渗进来,那海水,哪里能喝?

    柳蔚不明觉厉的连连点头,缠着那位老人问了一上午,临近中午才终于放过人家,带着小黎,偷偷摸摸的再次爬进了赵五那个院子。

    柳蔚手边放了一大捆绳子,把绳子绑好,这就要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如果那位老人说的是对的,这井道里,水桶竖下去打到的都是河水,而河水又是活水,那这口井,就更不可能会堵塞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