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87章 就像不在里头似的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87章 就像不在里头似的

    “米妈妈。”李宽人在灶间,朝外头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追着人进来的老太婆,闻着空气中的腥味儿,再看着地上,从内屋到灶间一路蔓延的血迹,干巴巴的回了声:“大,大少。”

    灶间里的人声音浅浅淡淡的:“抬点水进来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看着院中央的水缸,脚下却像灌了铅似的,怎么都迈不动。

    她鼓起勇气问:“大,大少,米姨娘呢?”

    “已睡下了。”李宽说着,又催促一声:“水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没有办法,看了身边的白衣公子一眼,竟没再拦他,只磨磨蹭蹭的去打水。

    等打满一桶水,要提进灶间时,手腕却被人按住了,老太婆看着近在眼前的白衣公子,下意识的想到对方的身份,就道:“大人不是要见大少吗?老,老身替您通传去!”

    “妈妈当心些。”白衣公子叮嘱道。

    老太婆顿时更害怕,身子似筛糠似的抖起来,眼睛则使劲往内屋里瞧。

    里面一点动静也没有,那位“米姨娘”,就像不在里头似的。

    “米妈妈。”灶间又传来李宽的催促声。

    老太婆不敢再耽误,提着水,哆哆嗦嗦的走进去。

    进了灶间,老太婆甚至头都没敢抬,她脑袋低着,视线一直在自己的鞋尖上,但她余光,却看到灶台前站了一个人,那人双腿光溜,身上弥漫着血气。

    老太婆将水倒进灶间的大锅,丢了一个大瓢,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李宽却叫住她:“点火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咬着牙,手麻的拾起木柴,迟钝的一根一根往灶眼里捅。

    灶间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,李宽没再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老太婆也只是埋着头干活,过了半柱香功夫,老太婆感觉身后有脚步声,接着,她整个人被条影子罩住。

    几乎是条件反射,老太婆立刻开了口:“大少,今个儿有两人曾来找过您,一个是前头来的,说是您的下手,要寻您问个事儿,还有一个,是衙门来的差役,就在院子里,他说您在山上租赁的山地有地方塌坏了,要您签个什么文书!”

    身后的影子像是被定住一般,过了好一会儿,老太婆才听到李宽说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如蒙大赦,丢下木柴,埋着头一窜就窜出了灶间。

    等出了院子,看着院子里那月下如玉的白衣男子,老太婆的心才安定下来,她跑过去,拽着白衣公子的袖子就道:“我闻到了,真的闻到了,全是血味,大人,你是衙门的人,你……你不能让我出事啊!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安抚似的拍拍老太婆,道:“你可知会了他,我在这儿等他?”

    老太婆忙点头:“说了,说了,若非如此,我怕是都出不来了。”说着,眼睛又看向内屋的方向,颤颤巍巍的说:“米姨娘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老太婆怕得直摇头:“我,我不去……我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男女有别,莫非我去?”

    老太婆还是不敢,躲在白衣公子背后,直道:“她本就不是什么干净女子,身上不知沾了多少男子的味儿,您又是衙门官差,看她等于是救她!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笑了一声:“既这么看不上她,为何还要伺候她?”

    老太婆不吭声了,总归就是躲在白衣公子后头,说什么也不出头。

    “那我去看看。”白衣公子无奈的叹了口气,抬脚就过去。

    老太婆贴在他后面,亦步亦履。

    当两人走到屋门外,正要推门进去时,灶间门却开了,已经穿戴整齐的李宽走了出来,看着院中那陌生的男子,挑眉问:“衙门来的?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站定了,看着他,朝他行了个君子礼:“李公子有礼。”

    李宽打量着他:“先生面生,不知是衙门的哪位?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“只管一些文书来往,在下姓柳。”白衣公子简单自述过后,视线开始在李宽身上环转。

    李宽眼皮动了动,道:“县城多事,之前连出四条人命,听闻宋县令从外县借了个灵童来帮忙破案,也是姓柳,应当,不是阁下吧?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摇头:“那是在下的儿子。”

    李宽眼神微妙,停顿一下,道:“我家老奴说,我在山上的赁地发生了什么事,你们要我签什么文书?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,也就是柳蔚,点头说:“有棵粗壮无比的大树倒了,一头压倒了不远处的山间木屋,把那木屋砸破了一个窟窿,我们查到,那木屋也是李大少的。”

    李宽说:“好像是吧,那地赁了之后我也没去看过,只派了手下验收,记得,山上是有间木屋,对了,还有个破木舟,不过破烂成那样,应当也不能用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垂了一下头:“可不一定,那木屋与木舟,最近都有用过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李宽一脸惊讶:“当真?这么说,有人偷上我家山头,住了木屋,还用了小舟?啧,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最是不保险,明个儿我便命人去周围布上绳网,言明那四十亩地是我李家所有,莫让什么阿猫阿狗都以为那是公用的山头,去偷占我李家的便宜。”

    柳蔚突然有些佩服这李宽了:“李大少的意思,是那木屋与木舟,都不是你用的?”

    李宽一笑:“先生说笑了,我堂堂李家大少,好端端的去住山里的木屋干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点了一下头,眼睛又转向旁边的内屋大门:“屋里的,听说是李大少金屋藏娇的爱妾,唤米姨娘?”

    李宽挡在屋门前面,道:“一个外室罢了,家里正妻爱闹腾,暂时没让她知道。先生是衙门里的人,应当,不会出去乱传些闲话吧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。”柳蔚和颜悦色的:“不过,我怎么听说,这米姨娘不姓米,原是姓蒋?与孙家二少夫人,是同姓。”

    李宽瞧了柳蔚背后的米妈妈一眼,又笑起来:“那都是谣传,先生可别什么流言都当真,我李家与孙家都是西进县大户,多的是人想编排我两家的恶言,我堂堂李家大少,即便要通奸,也不会找他孙家的少夫人,这不是把两家的关系放在火上烤吗?我可没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:“我也没说你与孙家二少夫人有染啊。”

    李宽又呵呵的笑起来:“咱们还是说说签文书的事吧,你们要我签什么文书来着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