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89章 中计了?中什么计了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89章 中计了?中什么计了?

    李宽眼中透着得意,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见他不说话,蒋氏便沉默的看着他,像第一日认识此人。

    老实说,她的表情看上去有些恐怖,本就浑身是血,偏还眼神泠泠,若非她现在当真虚弱得动弹不起,李宽都要怀疑,她会不会突然站起来,扑向他,朝他撕咬。

    “闲话不说,我只需你知晓,往后,按照我说的做便罢,之前提过帮你处置那万氏,我说到做到,等李由的事处置好,寻个功夫,就让她万氏血债血偿。”

    蒋氏的目光这才稍稍缓了些,不知是不是想通了什么,沉默一下后,她道:“米妈妈不能留。”

    李宽嗤笑一声,语气恨恨的:“吃里扒外的狗东西,早该死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皱了皱眉:“但现在还不是良时,那个柳先生不是俗人,别掉以轻心……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蒋氏话还没说完,李宽一踢将床边的小凳踢倒,发出声响。

    蒋氏看向他。

    李宽道:“我做事,不用你教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李宽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接着,蒋氏就听到外面传来李宽的吩咐声。

    “米妈妈,过来,将屋子里的血,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蒋氏知道,李宽性急冲动,他今夜是必然要对米妈妈动手了。

    垂首看着自己胸下的伤口,蒋氏慢慢掀开被子,赤着身子下了地,地上冰凉,她咬着牙,打开衣服柜子。

    她拿出干净的衣布,又从另一个抽屉里拿出金疮药,自己上好药,还未包扎完,房门就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李宽,他手里拿着一把刀,刀身却是干净的,没血迹。

    蒋氏问:“你当真要今夜杀米妈妈?”

    李宽把刀丢在桌上,道:“已经死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惊讶。

    李宽坐下,给自己倒了杯凉的茶:“那老刁婆胆子比耗子还小,我没动手,已经吓得破了胆,一探气,已经没呼吸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皱了皱眉,一边按着伤口,一边立刻扶着墙往外走。

    李宽不明白她要做什么,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阵夜风吹来,吹得蒋氏骨头都寒了一下,她问李宽:“人呢?”

    李宽指着灶间。

    蒋氏又往灶间去。

    灶间暖暖的,灶眼里还生着火,可这个一眼看便的灶间,哪里有米妈妈的身影。

    李宽也愣住了,恍惚一下,一锤木柱:“老刁婆,竟敢炸死骗我!看我找到,不活宰了她!”

    蒋氏身形有些晃,片刻之后,她从地上捡了块木棍,举着木棍,对准胸前的伤口,狠狠的戳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她疼得惊叫起来。

    李宽诧然的看着她,问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蒋氏将染了血的木棍丢开,脸上又少了几分血色,她握住李宽的肩膀,匍在他身上,一字一顿的说:“快,快报,报官……”

    “哐哐哐!”

    这时,门外突然传来剧烈的敲门声,而后,陌生的男子声音响起:“开门,开门!里面的人,赶紧开门!”

    李宽不明所以,整个人都呆住了,还没反应过来究竟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蒋氏一把扣住他的肩胛,红着眼睛说:“我们,中,中计了,记,记住,一会儿,什么也别说……”话落,她像是终究抵御不了疼痛,满头大汗的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宽明白她是装晕,却不知外面怎么回事,只管推她:“醒醒,醒醒,贱人,到底怎么回事?!”

    蒋氏没被叫醒,但大门却被撞开了。

    一下涌进八个汉子,个个穿着官衙差服,其中打头的衙役,闯进来,对着不知所措的李宽就道:“方才我等巡街,接到一老妈妈举报,说此处有人杀人掠货,要害她性命,她说的,可是你们?”

    那衙役说完,又拧着眉看向李宽怀里的蒋氏。

    光线昏暗,看不太真切人的面目。

    蒋氏现在只搭了一间外衫在身上,遮不到什么风光,甚至胸前的血迹还能看的出来。

    衙役立刻掏出衙棍:“感情还真是桩人命案子,你把人怎么了?弟兄们,上!”

    后面的衙差听了指令,顿时疯狗似的一拥而上,李宽来不及有反应,甚至连自报家门的时间都没有,就被人按倒在地,还踢了几脚。

    蒋氏被衙役们护住了,可是一帮大老爷们,也不敢碰她,只得用那外衫将她裹好后,抬着人,打算出去找大夫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门外就进来一人,白衣翩翩。

    “柳先生。”凑近认出人的衙役立马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宽趴在地上,硬是用余光看向门口,果然,他看到了一刻钟前明明已经离开的人,现在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想到蒋氏晕倒前说的那句话……中计了。

    难道,他真的中计了?

    可是,他中了什么计?这些人要干什么?

    柳蔚看了看衙役们,视线转了一圈儿,转到扶着蒋氏的那个衙役身上:“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衙役老实的道:“方才遇到先生您,您说听到这边有动静,我们特地过来看看,没想到,刚到此,正好就撞见个老妈妈疯了似的跑出来,一问才知道,她家遭贼了,贼人不止抢掠,还要害她性命,我们立刻过来查探,这不,抓到凶徒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,点了点头,看向李宽:“这就是凶徒?”

    衙役哼道:“对,就是他!”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故作辨认似的盯着李宽看了好一会儿,才道:“这不是李大少吗?快放开,李大少怎可能是什么凶徒?”

    衙役们愣住。

    李宽被柳蔚解救出来,她好心的替李宽拍拍身上的灰:“误会,都是误会,天太黑,大家都看不清人,李大少莫要见怪。”

    李宽皱眉盯着柳蔚,越看,越不知现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可恨那蒋氏必然是猜到什么,却什么都不跟他说,弄得他到现在还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李宽不吭声,柳蔚见状就道:“方才柳某才来见过李大少,在下可以证实,此处是李大少的私宅,不是什么老妈妈遭抢的人家,大家找错门了。”

    衙役们不知说什么好,扶着蒋氏那个衙役却道:“那这女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两口的情趣,不该衙门管。”

    小两口?

    有聪明的衙役已经猜到了什么重口味的情趣,几人交头接耳一番,便道:“那,那可能真是误会。”

    柳蔚做主,把蒋氏扶过来,推到李宽身上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