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96章 我这哥们儿为了你可是拼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96章 我这哥们儿为了你可是拼了

    李由看向李夫人,目中有些不忍,他自己也有母亲,虽然他生母对他的照应并不多,但骨肉连心,他能体会李夫人现在的崩溃,所以他不自觉放软了声音:“大哥的人将我绑在码头货仓,临近午夜时,他也亲自来了,我亲眼看到他,亲自同他说了话,三个绑匪也已经被衙门拘下了,甚至大哥要朝我下手时,还有另外的目击证人也在。这件事,太多人看到了,您若是还不信,可以问大哥本人。”

    若是李由大吵大闹,恶语连连,李夫人还能与他继续嘶吼,偏偏李由的语气很轻,轻得就像平时偶尔带点小东西回来孝敬她时那样,很恭敬。

    李夫人本就不是个泼妇,她之前能接纳李由,除开李由本身会做人外,还因为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,她自己只生了一个儿子,这么多年,她对相公一直有所愧疚,所以李由出现后,她虽然下意识排斥,可当发现李由知情识趣,也很懂分寸后,她还是慢慢的接受了他。

    接受之后,在意识到李由不会抢走李宽的一切后,她对李由就很友善,这是她的性格。

    而李由擅长揣摩别人心思,他自然也知道怎么跟李夫人说话,才能让她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李由的态度让李夫人无法再发作,她哭着看着从小宠大的儿子,绝望的问他:“是真的吗?他说的,是真的吗……”

    李宽本想继续保持着“一言不发”的韧劲,但看母亲竟然真的相信了那小杂种的话,他顿时气得发狂,怨毒的脱口而出:“他说什么就是什么?你们只听他的,何时听过我的?我看我才是捡回来的那个,他才是你们亲生的吧!”

    李夫人没想到李宽会说出这种话,她愣了。

    宋县令适时的一拍惊堂木,又唤道:“传三个绑匪,还有另一位目击证人。”

    衙役又去带人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三个被绑成粽子的大男人被提了出来,跟在他们后面的,还有个矮矮小小的小男孩。

    审问的过程很顺利,三个绑匪虽然效忠李宽,但他们也只是拿人钱财的打手,并非李家家奴,忠诚于他们而言,不过是钱多钱少。

    而如今大家都落网了,他们自然没理由再替李宽兜着。

    三人竹筒倒豆子似的把所有事都说了,说完就拼命磕头,请求大人饶命。

    宋县令嫌他们吵,让他们滚到边上去,又和颜悦色的问最后的小男孩,问他昨晚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男孩,也就是柳小黎,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说辞,他昨晚是帮着娘亲去保护李由的,但话肯定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因此,改了点细节,他把情况说成了——他碰巧撞见了逃跑的李由,也见证了李由被大汉找到,再被带走,然后他尾随而至,最后见证了李宽的到来,还有李宽说过的那些话,他也都复述了一边,情况和那三个大汉说的一样,话里话外,也和李由的口供能对上。

    随着小黎的话音落下,堂下没被轰走的百姓们开始叽叽喳喳,交头接耳,大家都觉得,兄弟相残这种戏码,虽然老套了点,但发生在自己身边时,还真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百姓们都在前排吃瓜,当然他们能这么没有同情心的吃瓜,也因为没闹出人命,说到底这就是李家人的家务事,别人看个热闹,说点小话,无伤大雅的。

    可随后大家就想起来,今个儿他们之所以来围观,可不是为了听李家两兄弟的私怨,不是说李宽杀人吗?还杀了孙家两兄弟?这事儿到底是真的假的?

    师爷再出来时,带了柳蔚的话,说这些百姓可以不轰。

    宋县令有点不高兴,但又只能敢怒不敢言的憋着,然后再一次拍惊堂木,当堂质问李宽:“李宽,他们所说的,可都属实?你还有什么要说的?”

    李宽还是没做声,他眼睛拼命的往门外的人群里看,视线环顾,像是在寻找着什么。

    知道实情的宋县令与师爷都清楚,他这是在找蒋氏,他还指望蒋氏来救他。

    可是,蒋氏会来吗?

    蒋氏当然不会来,事实上,现在她已打包好了行囊,带着小花,上了雇佣的马车了。

    孙可贴着后门门扉,一双水汪汪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娘亲,蒋氏回头打算关后门时,发现孙可还没走,她拧起眉毛,轻斥着:“赶紧进去,别让人瞧见了。”

    孙可不自禁的伸出手,拉住娘亲的衣袖,道:“娘亲,会回来用晚膳吗?可儿让厨房的月妈妈,给娘亲留热菜。”

    蒋氏拉扯回自己的袖子,握着孙可的肩膀道:“你现在什么都不要管,只记住一点,如果府里有人问起我,就说我去香堂给你父亲烧纸钱了,说我晚上才能回来,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孙可眼睛立刻亮了:“娘亲会回来用晚膳对吗?”

    蒋氏看着这个带了三年的替身女儿,最后一次摸摸她的头,为她理了理衣襟,同时掏出孙可脖子上挂着的小香囊,对她道:“这里面,有张五十两的银票,收好了,不要让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孙可看着那个香囊。

    蒋氏又抱了抱她,道:“乖,娘亲会回来用晚膳。”

    孙可高兴极了,开心的回抱着蒋氏。

    抱了一会儿,蒋氏将孙可赶回门内,关上了马车后门。

    马车里,她真正的女儿小花正看着她,见孙可进了屋子,没有同她们一起,小花不解的问:“可可姐姐呢?”

    蒋氏吩咐车夫驾车,同时搂着女儿道:“她不是你的姐姐,她只是个小孤儿,一个陌生人。”

    所以,哪怕她不带孙可走,也没什么不对,若当初没有她买下孙可,一个小婴儿,根本连这三年都活不下来,她没什么对不起孙可的,何况,她还给她留了五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五十两银子,当初买下孙可,才花二两罢了。

    五十两……自己够仁慈了。

    心里这么说服着自己,蒋氏又看了看窗外的风景,街边还是一如既往的商贩来往,她知道,这次走了,几年内,她是不会再回西进县了,唯一遗憾的是……

    “万氏?”

    方才一闪而过,蒋氏确定,她在窗外的人流里,看到了万氏。

    她立刻撩开车帘,疯狂寻找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看到画扇摊后面,有一抹熟悉的青色侧影,那个侧影闪身便进了巷子,可对方那套衣服,那身装束,那发髻上摇曳生辉的金步摇,不是万氏又是谁?

    看了看天色,蒋氏不想错失良机,她当即吩咐车夫停车,又叮嘱小花在马车里不要离开,自己则独身进了万氏去的那个小巷,一边走,她一边从袖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。

    这是一瓶毒药,高槐曾经搞来的私货,在高槐死的时候,她就拿走了,这小东西,她一开始就准备用来对付万氏,只可惜,这两日万氏那贱人不知躲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巷子是个拐角巷,进去到底后朝右还有一条路。

    蒋氏走得小心翼翼,捏着毒药瓶的手越来越紧。

    而随着她走过拐角,却在一条直挺的巷道里,没见着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有些不能接受,直接朝里跑去,刚跑到一半,右边一堆杂物里,突然窜出来个人,这人穿了一身青色衣裳,头戴步摇发簪,面无表情的看着蒋氏:“找我?”

    一出声,竟然是个男音。

    蒋氏愣了下,她条件反射的往后跑,但她一转身,身后又多了一个人,是个中年男子,脸上看着有些狼狈,眼角唇角有许多淤青,但对方能不动声色的出现在她身后,可见是个有武艺底子的高手。

    蒋氏被左右围堵,前后又是堵死的巷墙,她勉强镇定下来,跟两人道:“我……我认错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“呵”了一声,用下巴努了努对面面无表情的青衣“女子”,道:“我这哥们儿为了你可是拼了,你就不问问他这是图什么?”

    蒋氏此时已有些冒汗,她知道自己要出事了,转了个心眼,她立刻解下腰间钱袋,递给二人:“两位大爷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高兴的一把夺过钱袋,笑眯眯的道:“好说好说。”

    蒋氏以为成了,眼前一亮,立马小心翼翼的从中年男子身边穿过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没有拦她,大方的让她走。

    蒋氏立马加快步伐要离开,可刚过拐角,迎面便过来三个衙役,三人见到她后,立马将她抓住。

    蒋氏大惊失色,但她竭力保持镇定:“你们做什么?放开我。”

    因为身上有伤,哪怕已经包扎过,可轻微的挣扎,还是容易牵动伤口,很快蒋氏便疼得嘴角微抽,三个衙役则一板一眼的抓住她后,道:“有人报官,说你绑架你家妯嫂,还意图对她不利,现在跟我们去衙门。”

    蒋氏皱眉:“我没有对谁不利,也不知什么绑架妯嫂,我没犯法,你们不能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狡辩!”一个衙役凶狠的瞪了她一眼,转身进了巷道,再回来时,他手里拿着一套青色女装,还有一支金步摇:“证据都在这儿,这件衣服,这支步摇,不就是你妯嫂的吗?走吧,衙门谈吧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