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97章 谁让你跟我的一千两银子挂钩呢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97章 谁让你跟我的一千两银子挂钩呢

    到了此刻,蒋氏已经确定自己中计了。

    她猜测不出是谁想对付她,可能是万氏,可能是衙门里那位柳先生,但她知道,自己只要进了衙门,怕是就再也出不来了。

    李宽已经被衙门收押,今日一早,满城风雨,流言四起,所有人都说李宽杀了孙箭孙桐,但只有她知道,孙箭孙桐到底是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她不能去衙门,不能让李宽看到她,她必须走,必须立刻出城。

    眼珠子转了两圈,蒋氏深吸口气,对衙役道:“我行得正、坐得端,没做过就是没做过,去衙门便去衙门,只是我还带着个孩子在马车上,我得先接她。”

    衙役答应了,带着她出了巷子。

    巷子对面是马车停靠的地方,马车上,不了解情况的小花正趴在车沿,撩开帘子的一角好奇的看着外面大街。

    看到娘亲走过来,小花粉嘟嘟的小嘴细细的张口喊着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几个衙役出发前已经知道要抓的人是什么身份,孙蒋氏,孙家二少爷的发妻,而这位二少夫人,应该还有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王小花这声娘,让衙役们下意识认为她就是孙可,他们也没多说什么,只站在马车外面,等着蒋氏将女儿抱出来。

    蒋氏让车夫让一让,车夫下了车辕,站在旁边等着,蒋氏便绕到另一边,撩开车帘,对里面的王小花伸手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王小花自觉的抬着胳膊,往娘亲那边靠。

    可就在她手即将碰到娘亲胳膊时,娘亲的手收回了,王小花正不明所以时,蒋氏已后退一步,站在马车的侧面,从袖带里掏出一把短匕首,将匕首直接插在马儿的屁股上。

    马儿骤然吃痛,一撅蹄子,嘶鸣着挣扎起来。

    而马儿受惊,车里的王小花自然首当其害,她一个小女娃,本来就坐不稳,被马车一颠,直接往后一栽,脑袋撞到车壁上,立马流出了血,她自己也痛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几个衙役没料到还有这出,等他们反应过来时,身前挡着失控的马车,车内小女娃的哭声震天,而车的另一边,蒋氏已经趁乱早就逃了,影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其中一个衙役大骂一声,绕开马车就要去追人。

    而另两个衙役却不敢去追,马儿越发狂躁,不赶紧安抚住,马会踩踏街边的商贩,车内的小女娃也会受伤。

    两个衙役忙着善后,只有一个衙役追捕,而街上本来就四通八达,那个追捕的人追出了好大一截,却连蒋氏的衣角都没见着,就这样,他们把蒋氏弄丢了。

    三个衙役不敢想象,搞砸任务后回到衙门,县令大人会如何发怒。

    他们现在也顾不上想这些,因为王小花被撞得满头满后脖子都是血,她需要立刻就医。

    蒋氏是真的为了活着,不择手段。

    王小花是她亲生女儿,她爱这个女儿,疼这个女儿,从这个女儿刚一出生,就为其铺路。

    她生了一对龙凤胎,她知道儿子孙府会当眼珠子那么疼,她不操心儿子,但担心女儿会被贱养,会吃苦。

    为了保护女儿,她愿意买一个替身来替女儿吃苦,她考虑得很周全,她虽然不是个好人,但或许勉强能算个好母亲?

    但原来,在生死关头,谁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她在获知孙君死亡的下一刻,想到的不是去看孙君最后一眼,而是理智的保护她亲生女儿。

    她对孙君的母爱,薄得仿佛只是一层一捅就破的纸,那她对王小花的母爱就是真的吗?

    在有选择的时候,她可以给她女儿一切,但在没有选择的时候,她爱自己胜过任何人。

    她自私自利,甚至不惜用伤害一个三岁女孩的方式,换取自己逃脱的机会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哪配做母亲?

    蒋氏跑掉了,她亡了命的跑,甩掉了衙役,躲在某条小巷的杂物堆里。

    她不敢出去,瑟缩成一团,脑子却在拼命旋转,现在是白天,她不能露光,但只要等到晚上,她就可以出去,她可以去怀山,穿过整个山体出城,只要不走城门,不走大街,没人会发现她。

    她自信满满,她对自己的智商很有信心,靠着这个脑子,她做了很多事,也报了很多仇。

    她拼命的鼓励自己,到了这一刻,她甚至没功夫想王小花,没功夫思考自己刚才的举动,会不会让小女儿受伤。

    她必须要先保住自己,自己的命才是最珍贵的。

    “哗啦。”头顶的黑帆布被掀开。

    蒋氏先是一惊,下一瞬,她瞪大眼睛,定定的看着头顶上不知何时出现的两个男子。

    一个中年男子,四十多的样子,一个青年男子,二十多,三十不到。

    她认得他们!

    那青年男子的脸,俊美妖冶,仔细一看,不正是方才穿着万氏那身衣裳的那个吗?

    他现在换回了男装,目光清冷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她身子一颤,想说些有助于自己的话,但还没开口,头发已被人重重抓住。

    是那中年男子抓起了她,揪着她的头皮,将她整个人提起来,冷笑道:“真是个毒妇,连女儿都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脸上露出慌张,但很快她又镇定下来:“是你们陷害我,是你们污蔑我,你们根本就是想对我不利,我为何不能跑!”

    “废话。”那青年男子出声,音色凉凉的,透着一股子寒气,他突然伸手,指腹摩挲着蒋氏的面皮,在她脸颊辗转了好一会儿,倾了倾身,嗅了下她的脖子,轻蔑道:“连皮,都是臭的。”

    话落,将她的脸甩开,一幅很看不上的表情。

    蒋氏脸色铁青!

    中年男子却道:“连你都看不上,那几个男子却还能被这女子给迷住?啧,到底是小县城,这种货色都算稀罕的。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不悦的看中年男子一眼:“我的要求,从来不低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哼道:“以前你不是什么女子的皮都剥?我还以为你没要求呢。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蹙眉反驳:“你以为长得好看的女子,皮就好?柳蔚长得好吧,她的皮,呵,扎手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惊讶的瞪着眼睛:“真的?你摸过?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不在乎的道:“以前不是绑架过她。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一脸淫邪的正要再问点什么,突然,他眼皮一跳,眼角不知瞥到了什么,他立马口气一变,怒骂:“钟自羽,你这个畜生!”

    青年男子不明所以,愣了一下,正想问魏俦又发什么疯,猛地,他却感觉后背凉沁沁的……

    他内心一凛,没敢回头,只闷着嗓子,紧忙道:“还,还是,先把这女子送到衙门吧……”

    魏俦立马揪着蒋氏的头发把她往巷子另一头带,钟自羽紧随其后,颠颠的往前跑,可还没走出巷子口,他的衣领就被从后揪住了。

    身后,不知何时出现的柳蔚,抬手就是一拳,直接打肿了钟自羽一只眼。

    钟自羽吭都不敢吭,咬着牙憋着一口气。

    魏俦狗腿的立刻拍马屁:“活该。”然后对柳蔚露出讨好般的笑。

    柳蔚一脚踢开钟自羽,走到蒋氏面前,看着蒋氏,问道:“听说,你丢下王小花就跑了?”

    蒋氏看着柳蔚,她现在可以确定,要对付她的不是万氏,是眼前这人,她咽了咽唾沫,艰涩的道:“我没有对大嫂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蒋氏眉头一皱:“那为何要这样对我?我哪里招惹了你?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:“谁让你跟我的一千两银子挂钩呢。”

    蒋氏心中一动,立马道:“你要钱?你要多少钱?一千两,两千两我也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嗤笑一下,摇了摇头:“带了人命的银子,我花出去,怕折寿。”

    蒋氏还在解释:“我什么都没做……都是李宽,是他逼我的……是他强迫我从他的,我不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没兴趣跟她废话了,背着手往前走,头也没回的道:“既然什么都是他做的,那我便在衙门,为你讨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蒋氏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都没用了,对方明显是掌握了什么证据,非要她死。

    她不再说话,不再求饶,只握着拳头思考,从小巷到衙门的一路,她都在筹谋,一会儿上堂对峙时,她该怎么说,该怎么做,才能把所有罪都推到李宽身上。

    索性,她有先天的优势,她是个女子,还是个聪明的女子,黄二宝也好,高槐也好,孙箭、孙桐都好,这些人,从杀到抛尸,都不是她经手的,她没有直接杀他们。

    哪怕她教唆了李宽动手,但真正执行的是李宽,现场别说没留下证据,就算有证据,证据也直指李宽,只要她不承认,没人能奈她何。

    她没有罪。

    教唆杀人,并不犯法,仙燕律法里没有这条,她是安然无恙的,她是无辜的,她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。

    给自己做了很多心理建设,一路往衙门 去,蒋氏已经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她提起勇气,等着面对接下来的挑战,她很有信心,凭借这些律法漏洞,她只要什么都不承认,她就能被当堂释放。

    老天爷,终究会站在她这边的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