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299章 你知道的,还真不少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299章 你知道的,还真不少

    蒋氏明知对方这还是在套她的话,可一说到万氏的坏话,她就控制不住,嗤笑着,压着怒气接口:“岂止这些,有卖身契的,她糟蹋了,杀了,算她这个当主子的处置自己的奴才,旁人说不得,可没有卖身契的呢,她那是犯法,是杀人罪,是要坐牢、要问斩的!可她什么事都没有,她一直逍遥自在!”

    柳蔚注意到“一直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蒋氏这愤怒,柳蔚以为是替孙君抱不平,可这个“一直”,又透露出另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或许,很久以前,还有一个蒋氏在乎的人,也死在了万氏手上?

    柳蔚眼眸一闪,又继续问:“你的男人很多,孙箭,李宽,但是孙桐,应当是你最爱的,对吗?孙君和孙可,难道是孙桐的孩子?”

    蒋氏冷笑一声,瞥着柳蔚:“我为什么要爱他?他是个什么东西?一个窝囊废,一条被万茹雪养废的狗!”

    柳蔚:“所以孙君和孙可,不是他的孩子?”

    蒋氏笑开了:“他倒是想我替他生一个,不知这个你查到没有,万氏的孩子,并不是他孙桐的种,万氏男人那么多,独没有他孙桐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这个柳蔚的确没查到,西进县与亭江州有些距离,两天之内要查万氏在亭江州的所作所为,根本不现实,她的消息来源都来自于西进县本地,万氏到底是孙家的大儿媳妇,流言一直不少。

    “那孙君孙可,的确是孙箭的孩子?”

    蒋氏没说话,她不想承认,在很久很久以前,她是爱过孙箭的。

    她这一生,这么多男人里,唯一一个让她动过心的,就是孙箭。

    那时她的夫君,是她出嫁前,万分期待的,将来要相携白首的男子。

    在有身孕前,见证了孙箭的种种花心、薄情,她的心本来死了,可有身孕后的那阵子,孙箭难得的每日都回来瞧她,每日都陪她。

    死掉的心,轻易的就被捂活了。

    之后,到底是本性难移,才一个月,孙箭又故态复萌了。

    可肚子里的孩子,蒋氏还是生下来了。

    或许只有这两个孩子,尚能证明她是孙箭的妻子,是他明媒正娶的夫人,跟外面那些野女人不一样。

    蒋氏不说话,但她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柳蔚答案。

    柳蔚没想到,那两个孩子竟还真是孙箭的。

    在柳蔚看来,蒋氏都给孙箭戴那么多顶绿帽子了,她最不在乎的,应该就是孙箭才对。

    或许是从未与人谈过心,柳蔚循循善诱,问的一些不涉及案情的话,蒋氏难得的都回答了。

    蒋氏对自己红杏出墙,看得很开,孙桐和李宽在她眼里都是调剂,她说得很直白,你情我愿,又有意思,权当解个闷了。

    但当柳蔚问到李宽对她刺的那一刀时,蒋氏又不说了。

    哪怕是徘徊在案件边缘的问题,蒋氏也理智的很懂得分辨,什么该说,什么不该说,她一直知道。

    触碰到蒋氏的底线后,柳蔚又换了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回,问的是黄二宝。

    西进县的连环案,一开始,就是从黄二宝这个乡下小村姑身上展开的,黄二宝吊死在村口大树上,她是如何死的,凶手是谁,一直都没有确定。

    黄二宝的死法,是被人捅了腹部身亡的。

    应该是正欲同人行欢时,被人冷不丁的捅了一刀,伤口有麻草药成分,那一刀捅进肚子,黄二宝甚至根本没感觉。

    麻草药的麻醉效果,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相比起高槐被人砍成两半,孙箭被人剁成肉酱,孙桐被人炸成肉块,黄二宝至少被留了具全尸,死得还算轻松。

    柳蔚现在提到黄二宝,是因为黄二宝的死,和另外三人不同。

    这说明,黄二宝本身就和另外三人有着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通过这个区别,她可以从中判断行凶者的心态。

    柳蔚问蒋氏,对黄二宝是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蒋氏在一开始的口供中就提到过,她见过黄二宝,甚至亲眼瞧见大着肚子的黄二宝同高槐举止亲密,但明面上,黄二宝又是孙箭的女人。

    蒋氏是孙箭的发妻,柳蔚这个问题,问得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果然,蒋氏回答了。

    回答得很随意,并不当回事的样子:“她是个蠢货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了挑眉:“她的孩子,你知道在哪儿吗?”

    蒋氏眼神变得冰冷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谁杀的?”

    “病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缓了口气,又问:“你很清楚?”

    蒋氏并不隐瞒:“我的相公在外可能有了别的孩子,我难道不该过问吗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,又问:“那黄二宝和高槐……”

    “孩子是高槐的。”蒋氏哼了一声:“你以为高槐是个好人?他是个畜生,平日做的就是些男盗女娼的买卖,地痞流氓,龌龊好色。可偏偏,他长了一张巧嘴,不止能勾搭上孙箭与他同流合污,还能把没见过世面的女人骗的团团转,那个黄二宝就是。我知道,她跟孙箭在一起,就是高槐牵的线,可高槐又怎会那么好心,白给孙箭找女人?黄二宝虽说不算漂亮,但贵在娇嫩,两三回下来,他便食髓知味,后来,这两人便瞒着孙箭,连孩子都有了,更甚的,他们还想利用那孩子,找孙箭拿钱,可真够无耻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出,话里话外,蒋氏竟还有些维护孙箭,她便又问:“所以,那孩子只是个骗钱的工具?”

    蒋氏眼神轻飘,语气也淡:“黄二宝对那孩子倒还不错,可她没嫁人又不敢带孩子,那孩子就被高槐安排人家养着。这养的不好,亲娘又不在身边,可不就病了,可叹,就因为那孩子的病,高槐被激怒了。”

    蒋氏说到这里似来了兴致,盯着柳蔚:“高槐早就寻好了买家,要卖掉那个孩子,可孩子这一病,到手的钱,就飞了。啧啧,那一次,黄二宝可被打得站都站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目光微妙:“你知道的,还真不少。”

    蒋氏从容:“我花了钱,命人去查,知道又怎么了?先生不会又诬陷我,给我定什么别的罪名吧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