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00章 腰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00章 腰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

    柳蔚好整以暇的环着双臂,说道:“再聊聊,后来呢,黄二宝死了,你消息灵通,可知是谁杀的?”

    蒋氏笑得更灿烂了,眼角眉梢都带着荡意,她说:“高槐杀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眉:“又是你花钱派人查到的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蒋氏抬头,并不畏惧柳蔚问的这些:“花了五十两,问的是高槐手下的小卒子,不信先生可以传那人来问,看他是不是收了我的钱,再说,那种事儿根本不稀奇,高槐是什么脾气,他杀的女人少吗?倒卖过来,逼良为娼的良家女子,誓死不从,他是怎么对付的?让手下的人一个一个的睡,睡到人家姑娘愿意为止,把人家睡残了,有的受不了自尽了,有的为了一口气,从了,可活得一样低贱又卑微,这些人命,他高槐当过事儿吗?他还跟人吹嘘,说他睡死了几个女人,睡残了几个,黄二宝那事,他杀了人之后,就跟身边的小卒子提了,我花了钱一打听,什么都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蒋氏回答得坦荡,说得有理有据,语气也豁然。

    柳蔚知道,黄二宝的死,或许跟蒋氏真的没关系。

    蒋氏谨慎,但凡跟她有牵扯的,她就闭嘴不言,生怕漏了马脚,黄二宝的事她能说得那么详细,必然是有绝对把握。

    “那高槐怎么死的?”柳蔚又问。

    蒋氏停顿了一下,将柳蔚上下打量个遍,摇头:“那我可就不知道了,但要说,这纠察命案的事,不是你们衙门的责任吗?怎么倒是问起我这个局外人了?”

    柳蔚回她:“孙二少夫人,不是四通八达,什么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蒋氏还是摇头:“我可不是什么都知道,不知道的还多着呢。”

    话题到这里,蒋氏开始打太极了,柳蔚与她又说了两句,蒋氏便开始三缄其口了,又过了一会儿,师爷铁青着脸再次进来。

    这回他直接跟柳蔚说:“县令大人要疯了。”

    然后掏出一把黑白驳杂的发丝:“这是宋县令的头发。”

    柳蔚沉默一会儿,道:“将蒋氏带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师爷眼前一亮,当即命人带走。

    蒋氏眯着眼,镇定的问:“凭什么?我与李宽的事,有半点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柳蔚回答得咯嘣脆,同时一挥手,吩咐身边的衙役去院外把东西拿来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衙役就扛了把大砍刀进来,一看到那大砍刀,蒋氏的脸沉了。

    柳蔚说:“这刀,是在李宽山上的小木屋找到的,这么大的砍刀,寻常铁铺是不打的,整个西进县,只有一家铁铺半年前被下定过这种砍刀,我差人拿去一问,人家立马认出,就是他们铺子卖出去的,同时……”柳蔚靠前一些,走到那砍刀面前,指着刀口上的一个豁口位置,说道:“这里有个缺口,应该是凶手对高槐进行分尸时,崩掉的,而豁口的那片刀片,正好就扎在高槐尸体的血肉里。”

    蒋氏眉头皱的很紧:“这与我有何关系?就算高槐是被李宽杀的,我也不知道!”

    柳蔚却道:“这刀不是李宽的,是高槐的,订刀的人就是高槐,虽不知高槐要这么大的砍刀做什么,为何之后这刀又到了李宽手上,但是,下订的时候,高槐是命了手下一个小卒子去的,而铁铺老板认识那个小卒子,同时,他也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蒋氏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你是孙府二少夫人,西进县就这么巴掌大的地方,认识你不足为奇,可不凑巧,铁铺老板看到你给了高槐的小卒子一包银子,就在他们铁铺外面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是……”蒋氏有些慌乱了:“那是我让他替我打听黄二宝的事给的银钱。我方才跟你说了,我差人查过黄二宝和她肚里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说过。”柳蔚还是那个表情:“但是你没说,你给那个小卒子的银子里,还包括让他,替你下订,多打一把一模一样的砍刀。”

    蒋氏咬着牙,立刻否认:“我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柳蔚道:“当然,你要执意不承认,我们可以慢慢问,那个小卒子也可以带上堂,你方才不是说了,你们很熟,你还是他的老顾客了,他不会忘记你的。”

    蒋氏脸色顿裂,她现在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,明明定好了什么都不承认,却还是被套出去话,承认了她和高槐的小卒子有好几次来往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承认,她还能反驳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,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证明,我与高槐的死有关!”很快镇定下来,蒋氏立即矢口否认。

    “但你与凶器有关。”话落,柳蔚对蒋氏做了个“请”的手势:“堂上说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宋县令的头发都要掉光了,终于得到师爷的信儿,说蒋氏可以上堂了。

    蒋氏一出现,衙门外的围观群众都炸了,尤其是孙家人,因为涉及孙箭、孙桐,孙家人几乎是全府出动。

    在出门前,孙夫人派了人去叫蒋氏,但蒋氏不在,当时顾着出门,孙夫人也没多问。

    没想到,蒋氏在这儿出现了。

    可怎么是从后堂被衙役带上来的?

    而相比起堂下百姓,堂上人的情绪,显然更重要。

    李宽激动了,他原本还满脸铁青,跪在地上整个人被戾气笼罩,可看到蒋氏的那刻,他腰不疼了,腿也不酸了,立马精神百倍,那双眼睛,盯着蒋氏一瞬不瞬,眼里的期翼,更是差点闪瞎他亲爹娘的眼睛。

    李大官人不认识蒋氏,哪怕这西进县就巴掌大的地方,但他是个大忙人,船运行的事儿南来北往,他的交际圈不可能有别家女眷。

    李夫人倒是见过蒋氏,县内大户人家就那么几家,往日里女眷们也有些集会,孙夫人只有两个儿媳妇,大儿媳妇远在外地,二儿媳妇倒是经常跟在她身边露面。

    李夫人对这位孙二少夫人的印象,一直停留在乖巧、文静、逆来顺受上,却不知这位与自家儿子八竿子打不到一起的别家少夫人,会这个时候上堂来。

    “堂下何人?”宋县令一拍惊堂木,虎生赫赫的问道。

    蒋氏瑟了一下,但很快又调整过来,抿着唇,仰头豁然的道:“小女子孙门蒋氏,拜见大人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又问:“你可认识你旁边那人?”

    蒋氏瞧了李宽一眼,点头道: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眼珠一转,看了柳蔚一眼。

    柳蔚对他点头。

    宋县令便继续问:“你与他,是何关系?”

    蒋氏犹豫了一下,表情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宋县令再次拍响惊堂木,喝道:“从实招来!”

    蒋氏像被唬住了,背脊抖了一下,咽着唾沫道:“回,回大人,小女子与李宽,乃,乃是……知雅,知雅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堂哗然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