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02章 你这个贱人,和你姐姐一样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第1302章 你这个贱人,和你姐姐一样!

    李宽和蒋氏这基本属于狗咬狗,且蒋氏还带动了舆论,把李宽塑造得狼心狗肺、忘情负义。

    宋县令拍了好几下惊堂木,才制止了下面的议论越演越烈,他有些无奈的看向柳蔚,想让这位柳姑娘赶紧出马,否则这案子还审不审了?

    千辛万苦把蒋氏押上堂,难道就是为了听她胡言乱语,把李宽耍得团团转的吗?

    宋县令很着急,柳蔚却一点都不急。

    她站在边上,看戏似的看着蒋氏唱做俱佳,最后,她终于等到李宽说了一句关键话。

    “我早就知道,你这个贱人,和你姐姐一样,都是不得好死的贱婊/子!你等着吧,你姐姐能下地狱,你迟早也会下地狱!”

    就是这句话,让演得正带劲的蒋氏,表情一变,然后,她惊愕的看向李宽。

    蒋氏了解李宽的一切,包括他的性格,甚至他的智商,所以要她和李宽对峙,根本没有悬念,她必然完胜,李宽斗不过她,也说不过她。

    可同样的,相处大半年,有了肌肤之亲,还一起犯案杀人,李宽就真的傻到底了,对蒋氏一点也不了解?

    他能猜到蒋氏临走之前会杀他,从而提前下手,捅蒋氏一刀给予警告,自然也会对蒋氏的身份背景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蒋氏或许还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,可其实,李宽该知道的,早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柳蔚在等的就是这个时机,从被捕开始,李宽就什么都不肯说,不管是他自己的,还是蒋氏的,他都三缄其口,可现在,危在旦夕了,他终于还是说了,说了一句,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重要的话。

    他或许只是单纯的想诅咒蒋氏,提到了她的姐姐。

    可蒋氏,恰恰就对“姐姐”两个字格外敏感。

    而她一敏感,柳蔚也敏感了。

    看来,突破口出现了。

    柳蔚来了精神,咳了一声,走到大堂中央,对着还在挣扎不休的李宽问:“蒋氏的姐姐,你认识?”

    李宽还有些懵,大概是还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,等他回过神,立刻露出轻蔑的表情,嗤笑道:“妓女,婊子,千人枕,万人睡的浪货,苏怀欣!”

    蒋氏一下站了起来,明知自己现在不该说话,但她还是控制不住的瞪着李宽吼:“不准你侮辱她!”

    李宽就像按到了蒋氏的软肋,不止不住口,反而说的更大声:“十几年前,万艳坊有个家道中落,被逼为娼的女子,苏地主家的长女,苏怀欣,一朝家破人亡,她沦为艳妓,受尽男人摆弄,还有人给她取了个花名,叫红粉,青楼晓日珠帘映,红粉春妆宝镜催,多好听的一句词,可那个贱人配吗?她配得上吗?”

    蒋氏已经受不了了,她冲过去用尖利的指甲抓破李宽的脸。

    衙役连忙阻拦,强行将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李宽还在吼,说了一切折辱红粉的话,蒋氏不愿听,又打不到他,最后只能捂着耳朵,整个人起伏着重喘。

    而在“红粉”这个名字出现时,大堂已陷入沉沉的安静。

    十几年前,西进县发生了一件大事,稳居县府第一富的苏家,被抄家灭门了。

    起因是苏地主有眼不识泰山。

    苏地主本名苏向,是个读过书,中过举,却因感叹仕途不易,而选择中途从商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苏地主的父母都是农人,农人习惯看天吃饭,常言,有老天爷在,就饿不死咱们庄稼人。

    农人也有个习惯,有点闲钱就爱买地,自己家种不过来,就赁人帮种,自家再给工钱。

    苏地主原是被阖家,甚至阖村栽培的读书人,全村人都盼着他金榜题名,光耀门楣,可他去了一次京城,考过一次会试,回来竟决定弃文从商了。

    凭着父母多年攒下来的地,加上他自己的头脑,不过二十年,他已成为了白山洲数一数二的大地主,甚至,他的田庄都开到京城去了。

    京城是什么地方,天子脚下,苏地主得罪人了,得罪的不是别人,是当朝六王爷的小舅子,那位六王爷看上了苏地主的田庄,偏因苏地主不肯贱卖,惹怒了对方,对方滥用职权,将他直接随意安了个罪名,抄家了。

    一夕天地变色,苏地主的发妻,也就是她长女苏怀欣的生母活活病死了,苏地主自己也在牢里郁郁而终了。

    可他家还有其他人在,比如,那个被他养得花骨朵一般,亭亭玉立,娇俏夺人,却不谙世事的长女,还有,他的二房小妾王氏,与二房那个当时不过六岁的小女儿,王怀蝶。

    王氏带走了小女儿,回了娘家,她没管苏家长女,夫妻尚且大难临头各自飞,何况那孩子还不是她生的。

    没多久,王氏回到娘家,凭着出色的容貌,托人又给说了一门亲,这回是某个乡绅家的六姨娘,她带了女儿过去,从此,王怀蝶跟了继父姓,叫蒋怀蝶。

    苏家的事,已经过去很久了,久到西进县的百姓早已忘怀了。

    可怜的苏家长女,在二娘将家中所有还算值钱的东西带走后,她孑然一身,偏还遇到农户追债,无奈之下,她被卖入了青楼。

    在青楼她呆了两年,期间不知发生了什么,两年后,她为自己赎了身,离开后,却没有远走西进县,反而在县下某个小渔村落户了。

    在渔村的事,县城的百姓们偶尔还能听到,比如,她在朴实的村庄不老实,与男人勾搭成奸,更甚的,说她在那两年里已被青楼的嫖客养刁了身子,现在就算赎了身,一日没了男人也活不下去,再然后,就有人说她怀孕了,十个月后,她还生了个女儿。

    县城离渔村远,又没人特地去打听她的消息,久而久之,大家也不在意了,而等大家再听到苏怀欣的消息时,便是说她女儿死了,她人疯了,最后,她也死了。

    一个悲剧。

    但终究是别人的事。

    议论谈笑间,或有人唏嘘说苏地主真是可惜,或有人说苏怀欣太命苦了,还有人说那二房王氏太绝情了,但十年过去,这些都早已成了尘埃,无人再问。

    偏偏现在,过去的种种,又被翻开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