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14章 这么美妙的事,为什么不笑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钟自羽笑了笑,不得不说,某些时候,他是很佩服这个女人的。

    她洞悉事态的本事,太多男人都比不上了。

    “说是愧疚,不算吧。”钟自羽杀人成性,他将杀人看成一种艺术,他也的确运用了这种艺术。

    他做的灯笼千姿百态,他用那些人的皮,扎出了一个个在夜晚美轮美奂、绽放光芒的星,他对杀人犯,有一套自己的理论和看法。

    这也是柳蔚带他出来的原因,并非仅仅让他跑腿,而是她知道,在关键时刻,钟自羽的一些话,会对她起到点睛的效果。

    通过一些旁人的片面之词,他们无法准确的了解当年究竟发生了怎样的事,但柳蔚有一条她的看法,她认为蒋氏是出于愧疚,才对红粉的事耿耿于怀,甚至替她报仇。

    但钟自羽有另一个看法。

    “人性本恶,一个杀人碎尸的凶手,如何会对人心怀愧疚?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对他这个说辞的前半句并不赞同,但也懒得纠正: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王氏摆了苏地主一道,她为了生子,找上她的兄长,要她兄长去京城带回另一种药,一种能让她再度怀孕的药,但失败了,而京城的糜烂,腐朽了王氏兄长的心,他在京中,欠下了十万两债务。”

    柳蔚猜着后续:“那笔债务,是苏地主还的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钟自羽眼底露出嘲弄:“王氏偷了苏家的地契。”从华萃阁得到的内容就是这些,王氏为了怀上儿子,无所不用其极,在那一年,她的女儿六岁,苏地主的身体却每况愈下,已到了近乎不育的时刻,王氏与她的兄长勾结,打算走偏门,她势必要让苏地主

    在死之前,在自己肚子里再留下一个种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这个种是男是女,最后,她都会把这个孩子变成儿子,变成苏家唯一的独子。

    可王氏的兄长进了一回京城,却闯了大祸,欠下了十万两银子的巨债。

    因为兄长是用苏家的名头进京行走的,这笔债,落在了苏地主头上。

    王氏替他还了那笔钱,她偷取账房的钥匙,盗出了田契地契。

    解决完一件事后,王氏的兄长却并没有就此收手,他甚至变本加厉,最后,得罪了京中某位权贵,那位权贵扬言,要他不得好死。

    真正闹出大祸后,王氏的兄长赶回了西进县,但权贵的鹰犬,后脚也追了过来,再然后,苏家莫名其妙的遭到了报复,王氏兄妹着急忙慌的卷走最后的钱,远走高飞了。“这件事,别人不知道,我们怎会不知?不光我们,咱们华萃阁的老板也是知道的,当初她与王氏也算姐妹一场,出了这桩事后,才知道她把人家苏家坑成了什么样子,真是个祸害精,嫁了人就这么糟践夫

    家。”

    那位厨房的老太婆说到这里时,还很义愤填膺。而教习娘子,也在此时叹息一声:“苏地主,真的挺好的,华萃阁那会儿刚起业,去到哪里都受人诟病,那些男客,个个当我们是青楼女子,尽做些龌龊举止侮辱我们,若非苏地主看不下去,在苏家巷便宜

    赁了间大阁楼给我们,将我们这些弱女子庇佑住,这华萃阁,怕是早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苏地主的人品一直是饱受县民拥护的,这方面柳蔚也打听到不少,提到苏地主,个个都是交口称赞,没有一个说不好的。

    可偏偏,好人就是得不到好报。钟自羽眼底满是讥讽:“王氏美艳多姿,嫁给苏地主时不过十八九岁,后来生下蒋氏,卷钱离开时,她也顶多二十四五岁,正是女子最皎洁的年华,哪怕带着女儿改嫁,也必然有人要,但她过得好不好,与

    蒋氏的成长,却没丝毫关系,我们都知道,蒋氏是远嫁过来的,在孙家她受尽委屈,试想一下,王氏若真的那么在乎她,蒋家若还疼惜她,怎会让她婚后落入这步田地?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:“你是说,蒋氏报复的目的,在于自身,和她姐姐并没多少关系?”

    “愧疚没有,怨恨肯定是有的。”杀人犯,没有谁是不怨的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怨,才会杀人,才会犯法,才会用人命去填补心里的那股发泄不掉的浊气。“她怨恨自己的母亲,怨恨她将苏家毁掉,怨恨她将她,从一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苏家二小姐,变成寄人篱下的蒋家继女,在孙箭对她不忠时,在看到万氏因为娘家的势大,而为所欲为时,她的不忿和怨

    怼,造成了她最后的扭曲。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钟自羽,看他说这些话时,脸上那掩盖不住的兴奋,她有些无语:“你可以不笑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眼睛亮晶晶的:“这么美妙的事,为什么不笑?”

    柳蔚抿着唇:“你笑的很变态,我想打你。”钟自羽笑容立刻凝固,半晌,他恢复正常,面无表情的继续说:“红粉只是个借口,我想,她对红粉应该是产生了同理心,她认为自己和红粉一样,红粉也是从高高在上的苏家大小姐,成了青楼艳妓,最后红颜薄命,香消玉殒,她也一样,从苏家二小姐变成孙家苟延残喘,名不副实的二少夫人,这种同理心,让她下意识的将自己与红粉放在了同一立场。所以,她不是替红粉报仇,她是替自己报仇,至少心

    理上,她做的一切,都是为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释也是说得通的。

    柳蔚敛了敛眉,再看钟自羽时,脸上露出笑容,果然,心理专家再经验丰富,和真正的罪犯比起来,还是有许多力所不及的地方。

    钟自羽把蒋氏的心态分析得很好,柳蔚能感受得到,如果是她自己,是分析不到这么精准且合乎逻辑的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钟自羽,一脸满意:“说的不错!”

    钟自羽并不喜欢她的眼神,冷漠道:“不用夸我。”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从袖袋里掏出一块糖,递给他:“给你吃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皱起眉头:“我不吃糖。”

    柳蔚直接把糖纸剥了,递到他嘴边。

    钟自羽僵了僵,最后还是半信半疑的吃了,吃的时候很谨慎,怕糖里有毒。

    而柳蔚看他吃了,更高兴了,然后她抬手,拍拍他的头,道:“乖,乖哦。”钟自羽“呸”的一下把糖吐了,满脸铁青:“我不是你养的狗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