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25章 小黎是个很有经验的“小护士”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二审持续了接近一个时辰才结束,结束时,李宽、蒋氏的罪名已完全落实,万氏则被暂且收押。

    证据确凿的情况下,要定万氏的罪非常容易,红粉的事且不说,就孙君的案子,万氏买凶杀人的罪名怎么洗也洗不掉了。

    下堂的时候,万氏一直看着万重,目光似是在传递什么,而万重也接收到了。

    之后万重一直没说话,哪怕再生气,再愤怒,他也保持沉默,直到堂上人渐渐散去,庄检察吏走到他面前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万重站起身来,与庄常对视。

    庄常圆胖的脸上,全是笑:“一起喝一杯?”

    万重眼睛眯了眯,过了一会儿,才点头:“您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离开,柳蔚站在后面,有些微妙的瞧着二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宋县令此时已经放松下来,他拍着胸口走到柳蔚身边,跟她嘀嘀咕咕:“那万督令倒是挺沉得住气的,不过检察吏大人作何对他和颜悦色?不是迟早都要把万家都牵连进来吗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我想,他是有些欣赏万重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讶然:“欣赏?”

    柳蔚又摇摇头,拍拍宋县令的肩膀,道:“你们仙燕国的官场人际,我也不清楚,总归人家这么做,必有他的理由,且先看着。”

    二审结束,柳蔚总算能暂时闲下来了,西进县来了一位手段高超,一身正气的清官,她这个外人自然便可以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不过宋县令倒是奸,都到这份上了,还硬是压着她的一千两银子不给,非要等终审。

    柳蔚拗不过这个守财奴,说了半天无效后,只能继续等着。

    回到客栈,柳蔚便开始着手手术的事。

    云家四兄妹都帮了忙,小黎暂时承担了照顾丑丑和李玉儿的责任。

    柳蔚本来想叫钟自羽和魏俦也来帮忙,又想到容棱和小黎都不喜欢他们,便只好作罢,而少了两个跑腿的,柳蔚又不太好意思使唤云家兄妹,很多事,她便只能亲力亲为。

    这一忙下来,就过了三天,手术的一应准备工作都做好了,场地也另做了安排。

    手术不可能在客栈进行,人多杂乱。

    他们就临时赁了个宅子,宅子是宋县令帮忙找的,看在他是县太爷的面子上,宅子的主人还打了折的,柳蔚很满意,这宅子干净、宽敞,空气也好,不管是手术,还是术后康复,都很方便。

    手术日期定在三日后,而这三日,柳蔚对容棱的身体条件要求也高了起来,因为临时发现仙燕国许多药材含有特殊性,柳蔚的手术计划是经过几次整改的。

    除了基础的消毒,还有事后止血止疼的草药,复原伤口的汤药,都重新调配了药方。

    工程量大,而因为是第一次用这些新药,她也必须格外小心,最重要的一点,她得确保容棱的身体状况能承受手术中可能会发生的任何意外。

    为了做到这一点,柳蔚废寝忘食了三日,紧盯容棱的各项指标,那严阵以待的态度,令周围其他人也跟着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终于,关键的时刻到了。

    前一夜,柳蔚很早就睡下了,因为她算好了,第二日的手术预估会进行很久,这是极费精神体力的一件事,她必须养精蓄锐,手术时不能有丝毫分神。

    而因为手术对象是容棱,她本身就带有紧张感,如此下来,整整四天,她脸上没出现过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这期间宋县令来找过柳蔚一次,是庄检察吏要见柳蔚,柳蔚房间都没出,直接回绝了,最后是小黎陪着宋县令去了一趟衙门,回来后他也没说什么,甚至都没跟娘亲提过那位庄检察吏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小黎很清楚,在容叔叔的身体如此关键的时刻,任何事都不足以让娘亲分神。

    手术当天,小黎跟着进了“手术室”,云席也进去了,云想则是在外面负责应对紧急情况。

    小黎陪娘亲做手术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他是个很好的助手,是个很有经验的小护士。

    云席就显得生涩多了,他的目的主要是观摩。

    柳蔚也没给他安排太复杂的工作,就让他观察容棱的一些变化,随时注意,随时汇报,不能有任何停滞。

    手术开始时,云席手都抖了。

    容棱喝下了柳蔚送到嘴边的麻醉药物,味道很苦,他喝完后便平躺下来,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头顶上柳蔚被罩住一半的脸。

    简易的口罩是云想缝制的,手艺很好,效用也不错,房间里除了容棱外的三人,都戴着这个口罩。

    随着药效发散,容棱的意识逐渐模糊,他开始无法聚焦,眼皮很重,身子越来越沉,最后,没了知觉。今天对云席来说是见证奇迹的一天,他凭着年龄的优势,整个过程都努力说服自己要沉得住气,他将柳蔚安排给他的工作完成得很好,他一直盯着容棱的脸,时不时翻开他的眼皮,确保他的昏睡程度,手

    也一直在探着他的脉,脉搏有半点过快或是过慢,他都立刻报告。

    手术他们是上午开始的,结束时,已经黄昏了。

    容棱的身体状况很好,手术过程中没有遇到太大的危险,但在缝合的时候,遇到点问题,当时容棱有即将苏醒的征兆。

    麻醉药的时间肯定还没过,容棱不可能醒来,但他真的动了。这个时候醒来,一定会出大事,在还没止疼的情况下,这样程度的疼痛,足矣让一个成年男子去掉半条命,就算容棱能凭着自制力压抑住这股疼,可精神是精神,身体是身体,在面对高于自己承受能力的

    痛楚时,人的皮肤,内脏会出现不同程度的紧绷与抵抗。

    身体的变化是精神无法控制的,手术过程中,容棱必须十分放松,如果他紧绷了,手术很可能进行不下去,更严重的,会失败。

    柳蔚无暇顾及是麻醉药的配方出了问题,还是容棱的身体免疫力增强了,她立刻用了另一种液体药给容棱灌进去,让他再度进入深度昏迷。

    等到“手术室”的大门再次打开时,柳蔚看到了门外或是蹲着,或是站着的云家三姐弟,整整一天,他们都在门外等着。

    除了云楚中途喂李玉儿吃过一次饭,云想喂丑丑喝了两回奶,手术室里的三人一天未进食,他们在外面也同样一天未进食。他们焦躁而紧张的担心了足足数个时辰,而现在,他们想知道,手术,是成功了吗?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