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28章 生死不论。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这半个月里,柳蔚一家大小忙着给容棱治疗、恢复,衙门那边却是忙开了。

    万氏的案子,闹大了!

    结局和柳蔚预想的差不多,检察吏插了手,这件事便注定不能善了。

    上头似乎也有杀鸡儆猴的意思,最近这两天,西进县可是来了好多大人物,有巡按府的,也有监察令的,这些人知道万氏是打击万府尹的重要人证,都上赶着前来西进县过问一番。

    庄常作为第一个发现案情的主要功臣,这两天也是忙得不行,今天和这位领导吃饭,明天和那位领导见面,大家来来往往,你言我语中,探讨的都是亭江州接下来的整改安排。

    柳蔚在把蒋氏的案子收尾工作做完后,便没再去衙门,宋县令一开始还拖着她的工资,等发现再怎么拖延,柳姑娘都坚定的撒手不理,愣是不管他死活后,只能夹着尾巴把尾款结了。

    拿了钱后,柳蔚更是再也没露过面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,容棱能下地了,身体也在渐渐康复,柳蔚心满意足下,自然就开始留意起八卦。

    西进县的八卦,必然就是万氏这桩案子。

    走到大街上,人来人往中,就能听见人聊两句:“听说皇上都下令了,这桩案子要严惩,万家这回算是完了!”另一个人却说:“我怎么听说是没证据,要放人呢?不是说孙君那案子,那个小丫鬟畏罪自尽了,还留了遗书,说是她看不惯蒋氏,才借了她家小姐的名头,去买凶害人,只是没想到最后会把人弄死,后来

    只能一不做二不休,把张麻子两口子也弄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是这样吗?”先说话的那个人懵了:“这是拿个小婢女顶罪啊?”后说话那人叹了口气:“县衙说是还在找别的证据,咬不定是不是万氏亲自下的令,就不好给她定罪。还有啊,听说朝廷里还有几个万府尹的同僚替万氏说情呢,说这是御下不严,一不注意让狗奴才钻了空

    子,反正就是明说了,不关他们的事,都是下人自作主张。”

    先说话那人生气了:“还能这样?这些当官的,可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,那万氏平日风评如何,随便问问就知道了,她还御下不严?丫鬟都被她打死好几个了!”

    “那没办法,那些丫鬟都是签了卖身契的,被主人打死,那是活该,那是自己胎投的不好。”

    两人说着说着,说无解了,唉声叹气一会儿,又磕着瓜子,聊起了别的话题。

    柳蔚和钟自羽在旁边就这么听着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来,隔几天钟自羽就会来找一趟柳蔚,没别的原因,就是要钱。

    但因为柳蔚租赁的那个宅子里有容棱和小黎,这父子俩是一点不想看见钟自羽和魏俦,所以每次来找柳蔚,钟自羽都只能把她约出来。

    在外面见面,少不了就要听一些街头流言。

    之前柳蔚不在意,现在却有些在意了:“关在大牢的人都能弄死,这万家手有点长啊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已经吃了两个豆沙包了,现在在吃第三个,他说:“同你讲了,此事必不会那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柳蔚支着下巴,琢磨着:“那皇帝,究竟是个什么态度?”钟自羽明白柳蔚的意思,他把嘴里的包子咽下,又拿了第四个,倾着身子分析道:“但凡一国之君,必然是自私自利,多疑善变,亭江州府尹结党营私,包庇亲眷不假,但这毕竟只是小毛病,至少亭江州在

    他的治理下,没出什么大问题,再打个比方,或许他贪污背公的那些钱,就是替那个皇帝挣的?如此一来,你觉得这皇帝还会惩治他吗?”

    柳蔚盯着钟自羽看了会儿,半晌“啧”一声:“你就非要把人往坏处想吗?”

    钟自羽冷笑:“我口中哪个人,你认为是好人?”柳蔚估摸了一下,又道:“那皇帝与万府尹的关系如何,咱们都只是猜测,可他若真是万家背后的靠山,他建立一个巡按府又是做什么的?若他的目的就是从各州私下捞利,那他完全可以直白点,犯不着弄

    这么多监督机构来给自己添麻烦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拿起第五个豆沙包,张嘴就啃了一半:“可不一定是给自己添麻烦,若就是为了用这巡按府钳制各州府尹,让他们用心替自己敛财,别起什么欺上瞒下的心思呢?”

    柳蔚还是不赞同:“你这说法太偏激了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吃完了五个包子,看盘子空了,又抬手让小二再上一盘,才看着柳蔚道:“那你觉得,万氏这事,最后不会不了了之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可能性很小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笑了:“证人已经自首了,还自尽了,你有别的证据?”

    “她又不止杀了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人呢?在哪儿?会出来作证吗?”

    是啊,这就是关键,万氏手上鲜血淋淋,染过的人命不计其数,但谁又敢来衙门告她?

    柳蔚仰着头:“蒋氏不就是,她姐姐是万氏害死的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一脸不屑:“一个杀人犯,指控另一个杀人犯?你是主审官,你信吗?”

    柳蔚觉得跟钟自羽说话太没劲了,这人就是悲观主义者,看待世界的角度永远是黑的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杀手锏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钟自羽看向她。

    柳蔚嘴角微微上勾:“会有人替红粉做主,我早就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知道她什么意思了,脸上毫不留情的露出嘲讽:“姓罗那个?你还没死心?”

    “打个赌吧。”柳蔚也懒得再说服他,直接简单粗暴道:“我输了给你一千两银子,你输了……”

    钟自羽笑:“我可没有一千两。”别说一千两,一两都没有,穷得比乞丐还惨。

    柳蔚含糊道:“你输了先记账,回头等我想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很看不上这种赌局,他没答应,但在又吃了两个包子后,他忽然又道:“我赢了不要那一千两,换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向他:“嗯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眼睛又黑又深:“替我把岳单笙找到。”

    末了又补一句。“生死不论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