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29章 你叫岳单笙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另一边,一袭长衫的青年男子,倚着树干,望着前方。

    远处的船只影影绰绰,男子能从漆黑的海平线上,看到那些船只的进程,他知道那些船是来接他的。

    今个儿下午,他们的船正待过安江往天阳江时,遭到了风浪侵袭,船只被迫靠停在附近唯一的中转码头。

    这个码头很小,只有一家官营的驿站,但码头上的人却不少,还个个都不简单。

    收回盯向海面的视线,男子转眸,看向侧前方,那正坐在海面礁石上垂钓的男子,然后起身,慢慢的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收获如何?”他轻声的问了句,怕吓跑鱼儿。

    这个垂钓的男子,便是让他觉得最不简单的人之一,这人似乎在这小码头住了一阵子了,听说因为身无分文,自行在官驿后面盖了个小茅屋,平日吃食,都是靠自己钓鱼所获。

    垂钓的男子穿了一身带着补丁的渔衣,青年寻了个好位置,坐在他后面,纳闷的问:“日日吃鱼,不腻吗?”

    男子没回他,只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的鱼竿,像是随时等待大鱼的召唤。

    “接我的船快来了,你若有想去的地方,我可顺路送你一程。”

    他这是纯粹的一片好意,可对方似乎并不接受,甚至聊了这么久,连个眼神都欠奉。

    “喂,问你呢。”

    男子终于回头了,但脸色却并不好,大概觉得身后这人一直逼逼叨很烦人,他直接丢了一句:“滚。”

    青年:“……”

    青年滚了,起身抬腿就往后走,走了几步,又停下,回身笑着道:“你叫岳单笙?”

    垂钓的男子皱皱眉,看他。

    “我记住了。”这话像是警告,又像是恐吓,说话的人看着是温言细语,可话里的意思,却怎么都让人不舒服。

    正巧这时,鱼竿有动静了,垂钓的男子收回分神的心思,伸手一提,钓起了一条大鱼。

    把鱼取下来放在旁边的水桶,他便继续挂鱼饵,全神贯注的样子,像是不会被任何事打扰。

    青年离开了,刚走回驿馆,外面就涌来一大帮人。

    其中打头那个恭敬上前,对着青年先就行礼:“王爷,船都到了。”

    青年轻应了声,转身,看向驿馆的驿丞:“去把后面那茅屋推了,这码头到底也属官家地方,哪里容得闲人恣意搭盖?”

    驿丞先是愣了下,随即便点头答应:“小的明日就派人将那茅屋拆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就去!”青年面无表情的说。

    驿丞有些为难:“王爷您有所不知,那茅屋里住了两人,年轻的那个倒是不妨事,可年长的那个,头发眉毛都花白了,总不能让那老人家也跟着露宿街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去。”被唤作王爷的青年神色强势,语气不容拒绝。

    驿丞就算存了大发慈悲的心,可在霸权面前,他就是只小小蝼蚁,哪里敢跟人家王爷对着干?

    咬了咬牙,驿丞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招了几个小卒,便要去拆房子。

    岳单笙钓了两条鱼便回来了,回来时,隔得老远就听到茅屋那边乒乒乓乓的声音,他快步过去,看到的便是官驿的小卒正对茅屋进行毁灭性的破坏。

    房顶被掀了,墙和门都被劈倒了,而屋里原本还住着的那个白胡子老头,这会儿就站在茅屋外,背脊略微佝偻,瞧着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放下桶,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白胡子老头回过头,撇撇嘴道:“还不是你闯的祸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蹙眉。

    老头抬着下巴,往前方比比:“那个小白脸,今个儿跟你搭话两三次了吧?驿丞说是他下令拆房子,还说这是个王爷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没做声,只表情有些难看的盯着老头口中的小白脸。

    那“小白脸”也似有所觉,将视线转过来,两人冷不丁来了个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对方笑了笑,眼角眉梢,都带着张狂莽撞的顽劣。

    岳单笙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目光,提起水桶,对老头道:“今晚找别的地方睡。”

    老头啧啧的撇嘴:“这小码头就丁点大,哪还有地方睡?”

    岳单笙不悦:“前辈便是一夜不睡,又能如何?”

    老头连忙摆手:“那不成不成,我得睡觉,我不按时睡觉,我那两个小徒弟是要生气的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明知这人就是说说,就是没事找事拌嘴皮子,但他还是觉得这老头真招人烦。

    这要不是容棱的师父,这要不是两人在船上已经礼貌性认识了,鬼才乐意带着这么个糟老头亡命天涯。

    不过到底不是真的贪那一瓦遮头,两人你来我往的说了一会儿,便没将茅屋被拆这事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眨眼间,前头又是一声巨响,本就豆腐渣工程的小屋子,这回是彻底片瓦不留了。

    白须白眉的老人揣着手,跟岳单笙闲聊:“你说你到底怎么那小王爷了,把人气成这样?”

    岳单笙也不知道,勉强想了想,想到一点:“刚才,我叫他滚。”

    老人啧了一声:“这就是你不对了,就容棱那小子,也不会张口闭口叫人滚。”提到容棱,老人又顿了顿,叹了口气:“也不知他们,现在好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每次说到这个,话题都是无解,岳单笙没有接口,他无法昧着良心说,他们必然很好,因为来到这个陌生的大陆快两个月了,他真的一点也没有他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或许已经葬身大海了。

    或许还在青云国没有过来。

    总之,他和老头约好了,在这小码头等三个月,如果依旧等不到,他们便走。

    当做,其他人已经死了的走。

    前面的茅屋逐渐被拆得支离破碎,老人也没什么想说的,转身揣着手道:“先找个地方把鱼烤了,我都饿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提着水桶,最后又看了一眼那挑衅的朝他微笑的王爷,转身跟着走了。

    却不想,两人刚找了个僻静地方,打算生火做饭,那位害他们露宿街头的主儿就找上门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武艺不错,我看的出来。”对方开门见山的夸了一句,然后就和煦的提议:“要不要跟在我身边?我正巧缺两个侍卫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是两个,显然,是把旁边的老人也算上了。

    老人挑眉看着他,正巧看到对方眼中亲切的温笑。老人笑了,笑的有些惊喜:“还当是个没见识的小后生,却原来是个有眼见的行家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