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30章 汝降王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有的人观武,看的是体格,有的人观武,看的是内蕴。

    自从流落此处后,岳单笙与老人过得便相当低调,岳单笙还好,到底是个青壮年,身板在那儿摆着,但老人一把年纪白须白眉,是个人也不会将他往武林高手上面靠。

    可这位小王爷却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还大言不惭的,要招他们替他做打手?

    脸是不是大了点?

    老人转过头,看着岳单笙,意思很明显,你解决。

    可岳单笙能解决什么,他本就是个冷冷清清的人,性子倨傲,为人难处,他不管对方是不是看出了什么,总归,他不愿搭理对方,那就是真的一点都不愿跟对方说话。

    周围陷入短暂的安静,片刻后,大略也是看出了他们的态度,那小王爷扬了扬眉,朝后打了个手势。

    立刻便有侍卫上前。

    耳语交代几句,那侍卫离开,再回来时,手里抱着个小匣子,匣子打开,里头全是金银珠宝。

    “定钱。”对方这么说道。

    正在烤鱼的岳单笙头都没抬,只问老人:“撒盐吗?”

    老人闻着味儿,捉摸着道:“撒辣椒吧,烤鱼就要生切露白,裹着辣椒才好吃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顿商量食谱,生生把旁边的人彻底忽略了。

    那小王爷倒也没脾气,把匣子收了,自己也坐下,就坐在岳单笙旁边,还伸手去拿他手里的鱼架。

    岳单笙手躲开,拧眉看他。

    王爷含笑着道:“瞧你挺生疏的,该翻面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有些烦,将鱼架往老人手上一丢,背过身去串另一条鱼。

    老人拿着烤鱼,翻来覆去的烤,眼睛还看着那位古古怪怪的王爷:“你这后生还是回吧,我二人不会同你走的。”

    那王爷又轻笑着问:“你们在等人?”

    的确是个眼睛尖的。

    “还看出了什么?”老人问。

    那王爷没说,只垂了垂眸,片刻问:“要等多久?总有个时日。”

    这话冷不丁的又戳到了心尖,老人不做声了,默默的在烤鱼上撒了辣椒粒,还凑近闻着香味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那王爷又站起身来,拍拍衣摆的灰尘,温言道:“我在驿馆多呆一日,你们尽可考虑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便走了,平淡的步伐,显示着他并非武林中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一个毫无内力的普通人,却有着非凡的眼力,甚至能一眼勘破其他人的武功路数……

    不简单啊。

    这夜,两个无瓦遮头的流浪汉只能凑合着找了棵大树,在树下烤着火,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日醒来时,岳单笙便看到港湾旁停了七八艘大船,这些大船有一半是昨晚傍晚来的,另一半应当是半夜来的,但毫无疑问,都是属于那位王爷的。

    还真是财大气粗。

    心里随便想了那么一下,岳单笙便去洗漱,洗漱完又往海边去。

    昨晚钓完鱼回来前,他在海边的礁石旁绑了个小网子,今个儿去收获,小网子里已经多了两只螃蟹,四五只大虾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与老人今晨的早饭,也幸亏这码头附近海产丰富,他们才能在身无分文的情况下自给自足。

    收获了虾蟹,岳单笙正要原路返回,可刚走两步,就看到前方那位王爷又过来了。

    今个儿他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袍,站在那里时,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文质彬彬,看起来非常和善温纯。

    可岳单笙知道,这人不是个省油的灯。看起来无害,实则心机叵测,狂妄傲慢。

    反正,冲他把他们茅屋拆了这事儿,他就不可能再给对方好脸色了。

    从这位王爷身边走过,他眼皮都没抬一下。

    那位王爷却明摆了就是故意堵他,还巴巴的跟上来了,凑在他身边说:“我知晓你姓什么,你也当知晓我姓什么才公平,嗯,我姓千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一点不想知道他姓什么,他走得更快了。

    “千孟尧。”对方紧跟不放:“听过这个名字吗?”

    岳单笙没听过,也懒得回答,双目始终直视前方。

    “汝降王。”对方又说了一句,说完自己却笑了:“还是头一回遇见不认识我的人,挺新鲜的。”

    彼时已经到了昨晚暂住的大树下,这会儿老人已经醒了,正揣着手,靠着树干,缩着脖子看看由远而近走来的两人。

    岳单笙把虾蟹网放到熄灭的火堆旁,丢了两块打火石,意思是让老人生火。

    老人慢慢磨起来,砸着嘴打石头,打了两下没生上火,他就看向那小王爷:“你能点上吗?”

    小王爷愣了下。

    老人往前倾了倾:“点上我们便同你走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目光眯了眯,似乎在判断他话语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岳单笙眼神冰冷,是在抗议。

    颠沛流离两个月以来,他对这糟老头一直不太客气。

    老人没理岳单笙,只把打火石丢在了地上,目光看着那小王爷,等他自己决定。

    岳单笙伸手,要去把那打火石拿起来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那小王爷弯腰,一把抢到,笑呵呵的走到老人身边,坐下开始点火。

    就像他竟然还知道烤鱼要翻面一样,这养尊处优的王爷,连生火也会,点了两下,干草冒出了火星,接着火苗窜了起来。

    岳单笙脸彻底黑了。

    老人却爽朗的往后靠靠,接着大笑起来:“你这后生,好,我们同你走,不过事儿办完了,你得送我们回来。”

    小王爷一点不惊讶老人话里洞悉一切的意思,他没答应,只是就这么笑着。

    等这小王爷离开后,岳单笙已经沉着脸快把老人瞪出一个窟窿了。“你看不出来吗,那小后生遇到了点麻烦。”老人漫不经心的说着:“虽不知是什么情况,但既向我们两个生人求助,说明事情已经到了绝境求生的地步,总归在这儿呆着也是呆着,帮他一把,也未为不可,

    正巧,咱们也出去看看,我也想知道,这仙燕国,究竟是个什么模样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自然也是看出来了,但他并不愿多管闲事:“萍水相逢,何必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缠上你了。”老人揶揄的将岳单笙打量一圈儿,半晌啧啧的嘀咕:“你似乎,很招男的,那姓钟的……”岳单笙霍然起身,朝海边走去,根本不想再同老人说话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