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44章 暴力威胁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死人?

    柳蔚第一反应是又出命案了,她下意识看了一眼万重,却见万重还盯着地上的碎木灰看,怔怔的模样。

    嗤了一下,柳蔚对衙役道:“带到前厅。”

    衙役领命前去,柳蔚回过头,问万重:“万大人可要一起?”

    万重看着碎木灰不动,过了会儿,眼睛往上移,移到柳蔚脸上,再从她脸上转到手上,最后低头看看自己的手,仿佛受到很大的冲击。

    柳蔚又唤了声:“万大人?”

    万重这才回过神来,他快速的凛起面孔,霍然起身,直接走去屋外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的背影,冷笑一声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一个浑身是血的人,的确很容易让人误会是死人。

    岳单笙与师父的出现,令柳蔚大吃一惊,她错愕的还不来及寒暄两句场面话,岳单笙带血的手已经揪住她,将她硬拉到前厅的红木敞椅前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敞椅上昏迷不醒的男子,愣了一下,条件反射的看向岳单笙:“你又把他杀了?”

    岳单笙因为一路抱着钟自羽,脸上身上都沾了血,斑驳的血迹让他生冷的面孔更显几分凶煞,这个模样,的确像个杀人犯。

    岳单笙沉着脸说:“先救他。”

    柳蔚打量了他两眼,最后还是执起钟自羽的手,探了探脉。

    探脉的结果让她有些意外:“脉息平缓,并无大碍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愣住:“无,无碍?”

    老人也觉得这话说不过去,质疑她:“这幅样子还无碍?”柳蔚也觉得不正常,又着重检查了一番外伤,最后才综合分析:“表面伤痕太多,被殴打得太狠,脖子上是勒痕,腿上是脚印,腹部是棍印,打的没有章法,骨头断了几根,致命伤在胸口,是内伤,击中的

    位置是心脉,但看拳印的颜色,内息蓄得不多,并未第一时间震碎心脏,之后应该是服过保护心气的救急药物,现在药物挥发得很好,内息已经逐渐平缓,外面样子看着可怕,但命是保住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松了口气,而后又想到自己可能错怪了容棱,便道:“他吃了容棱给的三瓶药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愣:“你们见过容棱?”

    岳单笙点头,又道:“他说其中一瓶药是你所制。”

    柳蔚迷糊:“我吗?”

    岳单笙就形容了一下那装药的瓶子是什么模样。

    柳蔚听完才想起:“那个……唔,那个……是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看她表情不对,警惕起来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柳蔚摆手,笑眯眯的:“没事没事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觉得她敷衍,不信:“那药莫非有何危险?”

    柳蔚无奈道:“那药是小黎给他做的药饮,里头,放了一些特别的药材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上前一步:“有害的药材?”柳蔚失笑:“怎么可能,都是好药,不光好,还贵重,都是精选的东西,只是那药吃了养人,容棱闹脾气,一直不愿意多吃,所以小黎就变着法的给做成了药饮骗他喝,还非说是我制的,其实是小黎制的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听到这里才缓了口气,同时轻飘飘的问:“养人的东西不好吗?”

    柳蔚道:“当然好,只是他不爱吃,嫌长肉。”岳单笙有点无语,之前在船上时,他就看出来了,容棱表面上是个冷冷清清的贵公子,实际在亲近之人面前却很爱使性子,偏柳蔚又一贯纵着他,只是没想到,现在已经到了连吃个药都要连哄带骗的地步

    了。

    呵,小孩子吗。

    反正吃糠咽菜,过了两个月流浪汉生活的岳单笙,是挺想吃点长肉的东西的。

    钟自羽的情况并不严重,这里又毕竟是衙门,柳蔚便让岳单笙带着人去他们租赁的宅子。

    想了想,又提醒:“别让小黎知道你是带着钟自羽去的,他俩不对付,那小子没准会捣乱,府里有位云公子,是在京城挂牌的大夫,医术了得,你说是我的朋友,让他帮着照看钟自羽就是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答应了,记下了宅子的地址,便弯腰抱起了钟自羽。

    柳蔚看着他那番自然而然的动作,嘴唇稍微抿了抿,才道:“前些天我去李府想带他离开,他不肯走,我想,是因为你,旁的我也不想说,就一句,你要杀他替你妹妹报仇,就走远点,别让我看见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手指滞了滞,抱着钟自羽的力道突然有些不稳。

    他好像现在才想起什么,脸上弥漫出明显的懊悔。柳蔚看一下就明白了,轻笑出声:“如果这份仇,要靠不断提醒自己去记住,那或许,你也没那么恨他,看到他受伤,第一反应是救他,这种本能反应,不是对待仇人该有的,你心底深处,还是将他当做你

    的兄弟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岳单笙张张嘴,似乎想反驳。

    柳蔚又打断,指着钟自羽的脸,说:“他这张脸换的很高明,但我第一眼就认出是他,你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岳单笙蹙了蹙眉,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柳蔚道:“因为当时他对我笑了,笑得恶心,让我光看他弯曲的眉尾就想把他按在地上狠揍一顿,这种本能性的厌恶,几乎是我的潜意识在他身上打的标签,那么……你呢,他在你心里,又是什么标签?”柳蔚并非是在给钟自羽求情,只是她看出来了,岳单笙对钟自羽还带着一份不忍心,她想,魏俦说的果然是错的,岳单笙从没轻视过钟自羽,也没利用过他,心底深处,他们看待彼此的目光都是平等的,

    犯了再多错,钟自羽都记得岳单笙是和他同甘共苦的兄弟。

    岳单笙也是相同的,哪怕妹妹的仇恨卡在中间,但他心里,估计也还将钟自羽当做弟弟,所以,一家人之间,又哪来的不死不休?

    岳单笙到离开时脸都是黑的,老人与他一起走的。

    临走前老人凑到柳蔚身边,小声的对她耳语一番,同时从袖子里拿了一把小刀递给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接过那把刀,与老人道了谢,才目送老人离开。

    待闲杂人等都离开后,柳蔚转过头,看着侧门方向,在那儿站了许久的万重。柳蔚对上万重的眼睛,将手里的小刀扬了扬,道:“我师父说万大人你一直在角落用古古怪怪、虎视眈眈的眼神偷看我,他觉得你会对我不利,所以让我带个小东西防身。”柳蔚说着,往前走了两步,步步

    紧逼的走到万重跟前,然后把那小刀一扬,“咔嚓”一声,扎进万重身边那根木柱的柱体里。

    柳蔚的力道用得大,轻飘飘一下,除了刀把,整把刀都插进了柱子内。

    万重盯着那刀默默咽了咽唾沫。柳蔚却是弯着眉,自说自话:“但是那怎么可能呢,万大人看起来分明是个很讲道理的好人,对不对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