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45章 还将柳蔚点着名的骂了一顿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从某些方面来看,万重跟万茹雪是有相似处,两人都是唯我独尊的性子,并且都有不见棺材不掉泪的特性。

    柳蔚选择给万重一个下马威,不过是不愿在查案的时候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若确定了在万家父女落罪前,她都要与万重一起行动,那她的某些查案方式,便瞒不过万重的眼睛,她不愿到时候左闪右避难为自己,索性就把丑话说在前头。

    而万重似乎是吃这一套的,在盯着那柱子上的刀把看了好一会儿后,他沉默的转身,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柳蔚盯着他的背影问:“万大人这又是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万重板着面孔,头也没回的吐出两个字:“大牢。”

    所谓的协助办案,拥有的权限实则非常有限,就比如,若只有万重一个人,他是不可能见到万茹雪的,庄常会防着他,但现在有了柳蔚,莫名的,他们进大牢的时便一帆风顺。

    万重一开始显然也是存了利用柳蔚的心,所以当庄常把柳蔚介绍给他,并告诉他接下来的日子需要他与柳蔚一起合作时,他并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他知道庄常是安排个眼线到他身边,但同时这个眼线也会给他带来许多便利。

    要想在协助破案的身份上替义父与姐姐脱罪,他少不了得需要些方便之门,而这些,都可以通过这个眼线达到,当然前提是,这个眼线得配合他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武力压制开始,万重就知道这人是个硬茬子,不太可能会主动配合他,他得想别的法子,但现在,他的确利用这所谓的方便之门,见到了他姐。

    和万立不同,万立毕竟还没证据定案,所以被安排在后衙暂居,万茹雪就没什么好待遇了,她这属于有人控告她,有原告的,这种情况,在开审前,她只能蹲大牢。

    看到万重出现时,原本颓然的万茹雪立马坐了起来,灰蓬蓬的牢房里,稻草横生,角落里甚至还有老鼠窜过。

    万茹雪跑到牢门前,隔着铁栏杆看着外头的柳蔚,柳蔚也看着她,好脾气的还对她微笑。

    万茹雪脸色青了,手伸出栏杆缝隙,想去抓万重。

    万重看了柳蔚一眼,往前走了一步,握住万茹雪的手,原本冷硬的脸,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万茹雪咬着唇对他说:“你得救我。”

    万重重重的点头,正想保证点什么,话到临头又止住,顾忌着柳蔚在,只咬着牙说:“若你是无辜的,我必会为你查出真相。”

    万茹雪拼命的点头:“我是无辜的,我当然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着,不给面子的嗤笑一声。

    那笑声刺激了万重,他狠狠的瞪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懒得搭理他,只看着万茹雪问:“孙君之死,你这会儿又死不承认了?”万茹雪茫然的看着柳蔚,道:“我不知为何你们都要冤枉我,平日我虽刁蛮了些,待人寡淡了些,却从不曾害人,这次,这次你们却连我爹都牵连上,我们万家树大招风,我爹早便提醒我,让我谨言慎行,

    以防被歹人钻了空子,这次是我大意了,未防备有人趁我丧夫之痛难以自持时污蔑构陷于我,我更没想到,你们会以杀人来定我的罪,这位柳先生,我自问与你可是无冤无仇的……”

    万茹雪那一声声的委屈,听得柳蔚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万氏不是蒋氏,蒋氏擅长以柔弱为武器装腔作势,为自己谋取好处,但万氏从最早开始,便一直盛气凌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,这样一个直肠直性的人,却硬生生把自己弯曲成出水白莲,该说演戏是女人的本能吗?什么性格的女子,演起矫揉造作来,都那么入木三分。

    柳蔚不知道万茹雪这出戏是做给谁看。

    万重?

    认识数年,难不成万重还不知道她的秉性?

    柳蔚想笑,觉得这两姐弟在她面前搞这么一套挺没意思的。

    偏偏万重和万茹雪演得还挺上瘾。

    万重一腔正义的说要为姐姐洗脱冤屈。

    万茹雪泫然欲泣的表示自己相信他。

    姐弟情深了好一会儿,柳蔚都看的有点困了,他俩才分开。

    万重重新恢复了端正严肃,对柳蔚道:“你既是庄大人派来助我的,那你来说,此事该从何处开始查起?”

    柳蔚看看他,又看看万茹雪,再看看他,意识到他真不是开玩笑的,她顿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好……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查的,大家都心知肚明,就是万茹雪干的,装模作样的查,糊弄什么呢?

    可万重就是铁了心了要替她姐姐“平反”,柳蔚琢磨了一下,不咸不淡的提议:“孙府?”

    万重思索一会儿,同意了:“就孙府。”

    柳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搞的跟真的一样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从大牢离开后,两人便去了孙府,在进门见到孙员外后的第一眼,柳蔚就知道,孙府已经被打点过了。果然,还不等万重开口,孙员外先坦白了:“万大人您明鉴啊,茹雪自从嫁入我们孙家以来,一直恪尽本分,为我孙家开枝散叶,延绵香火,可这次,这次……都是我孙家无用,是孙某无法护她周全,连累

    她被人构陷,还受了那牢狱之灾,孙某,孙某愧对亲家公啊……”

    万重原本对孙家意见很大,毕竟姐姐是在西进县出事的,这里面孙家难辞其咎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孙员外如此有诚意的主动认错,他便有些消气了,叹息一声,道:“事情究竟如何,你快些从实招来。”

    孙员外假模假样的抹了两滴眼泪,啜泣着将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说的内容狗屁不通、颠倒黑白,不止将孙君的死全部抹掉了,还将柳蔚点着名的骂了一顿。

    柳蔚听完就笑了,凌厉的目光在孙员外身上打转。

    孙员外到底不敢真惹柳蔚,见她看过来,就别开视线顾左右而言他。而说到最后,总结起来就一句话,孙君的死是活该,与任何人都无关,他们孙家也从未追究过,到底是谁捡了这个空子,当做对付万家的把柄,他们不知道,但背后之人,绝对居心叵测、包藏祸心!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