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50章 和柳蔚杠上了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万重与万家的关系,柳蔚一直有些模糊,首先万重与万家没有血缘关系,其次万家那些龌龊事,万重好像都没参与,这两点就让柳蔚下意识认为,万重在万家并没地位,他不被万家人看在眼里,亲近的事

    不会让他做,秘密更不会告诉他,甚至为了回避他,万立在他幼年时就送他到了驻兵军营。

    可如今再看,万立是何立场不好说,但万茹雪对她这个弟弟,仿佛还有几分真情?

    万重这会儿的脸色也很难看,柳蔚今日带他出来,目的就是想打破他的自以为是,将万家的所作所为摊开在他面前,让他做出选择。

    但现在,如果万重也是万家行为的受益者,那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他都绝不可能与他们站在一边了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失策,她不应该这么冒进,反而助长了万重对万家的归属感。

    短暂的沉默后,首先打破沉寂的是丁五娘,她带着身边两个姑娘,道:“二位公子慢慢谈,我们先下去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想让她走:“半个时辰可还没过去。”

    丁五娘僵了一下,使了眼色,让两个姑娘先走,自己又留下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的气氛越来越差,过了好一会儿,万重终于咬了牙,转身坐回了凳子上,拿着桌上的茶壶,咕咚咚灌了一大半。

    将茶壶搁下时,他满嘴都是水,下颚连着衣领都湿了,他也不顾及,有些撒气的对柳蔚吼:“三年前的升迁,是我用命换来的,跟任何人都没关系!”

    柳蔚嘲讽的盯着他,冷冷的笑。

    万重让她笑得火大,伸手把衣领扒开,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前胸。

    武将的身体柳蔚看过不少,容棱身上就有许多伤口,大大小小,新新旧旧,交错斑驳,万重身上也有很多伤,但其中最扎眼的,是左边心口位置那个已经结了疤印的箭痕。戳着那箭痕的位置,万重语气很差:“连着两箭,射的同一个位置,拔箭的时候军医都吓坏了,说不敢拔,一个不注意就是大出血,会丧命,知道最后是谁拔的吗?是我,我自己拔的,血溅得到处都是,最后绑上,我还得继续出去打仗,一整船的海盗,数千万两赃银,我们十来个兄弟丢了命,把他们全给抓住了,你说,这份功劳,够不够我从副督令转正?我命都豁出去一半了,你现在告诉我,这份升迁是

    我爹我姐给我走的后门?你他妈说得有点道理吗!”

    万重是真的气坏了,他吼得很大声,可越大声,柳蔚越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心虚。

    甚至不止柳蔚,连丁五娘都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丁五娘不知道事情经过,可她识人无数,辨人只需一双眼,这个什么督令是心虚了,就因为心虚,才嚷嚷那么大声,生怕被谁抹去了努力,张牙舞爪的要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偏偏越证明,越是证明不了,因为连他自己都没那么信任自己。

    这件事到这儿再说下去也没意义了,柳蔚现在对万重持保留意见,她犹豫一下,让开了挡住的大门,对万重道:“你走吧,我与五娘还有些话要说。”

    万重一下就炸了,刚才不让他走,非要他说个子丑寅卯,现在听完了,立刻把他当贼似的,迫不及待撵他走。

    凭什么?难道他靠自己努力挣得的升迁机会,就这么让人难以相信吗?若说之前柳蔚对万重和气,是认为万重在万家的事里属于无辜者,那现在防备他,完全就是觉得自己之前瞎了眼,这万重与万家分明是狼狈为奸、蛇鼠一窝,所以柳蔚没觉得自己哪里做得不对,她需要万

    重离开,因为后面他与丁五娘要说的话,已经不想让他听了。

    可万重不干,他觉得自己被冤枉了,他受不了这个委屈,他气的把茶壶直接砸了,“哐当”一声,碎片散了一地。

    柳蔚啧了一声,不咸不淡的看着他,已经不想与他多话了。其实分道扬镳挺好的,两人本来就不是一路人,一个用尽方法想为自家亲眷脱罪,一个掘地三尺要给贪官全数定罪,两人的理念从始至终南辕北辙,但万重都接受了巡按府给他身边安眼线的事,这会儿这

    个眼线却告诉他,我知道你坏,但没想到你这么坏,所以我不盯你了,咱两各走各了。

    万重那个气啊,郁闷的胸口都长毛了。

    而柳蔚还一副“你还不走,你赶紧走吧,我看到你就烦”的表情,更是把万重憋得一身的骨头筋都捋不直。

    万重不走了,就是不走,和柳蔚杠上了。

    柳蔚打量了他好一会儿,决定再给他一个机会,问他:“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万重又不想说,又想说,不想说是看不惯这小小仵作,却高高在上,一副审判者的姿态,想说是觉得憋屈,想给自己正名。

    最后,他还是说了,语气故意倔强:“没什么特别的,官银追回后,写了文书上京,之后提职令便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问:“万茹雪当时在亭江州?”

    万重瞪她一眼:“姐姐多年前便定居家乡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那她可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万重也在想,可想来想去,还是什么都没想起来,就有些发火:“没有!”

    柳蔚瞥着他,不喜他的态度,说:“那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万重一愣,而后就更生气了:“你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柳蔚理直气壮:“不好好说话,不好好回忆,问什么就乱答,我听你在这儿废话,不如找个姑娘进来听两首曲子有趣儿。”万重烦的恨不得把这万艳坊给砸了,他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他也知道自己应该想清楚,他也想告诉自己,副督令转正的事,是他自己的功劳,与旁人没有丝毫关系,但他越是回忆,越是心烦,思来想去,

    他还是觉得义父与姐姐不会骗他,他不应该在这儿听个外人胡言乱语,他应该像之前那样,无条件信任他的家人,他的亲眷……

    给自己做了许多心理建设,万重正想这么回驳柳蔚,可猛然间,脑中灵光一闪,他记起一件事……

    眼睛瞪得大大的,嘴张得开开的,他愣在当下,神色几分徘徊。

    “想起来了?”他这表情就像一个信号,柳蔚立刻问。

    万重咽了咽唾沫,还是有些不相信,他认为自己想的不对,他迟疑的说:“纪……纪大哥,转职了。”

    “恩?”柳蔚不明白他说的谁。

    万重有些恍惚,样子怔怔的:“御前四衙都正官司纪淳冬,五年前从京都转职入亭江州,三年前,由亭江州转原州武皇县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没懂:“所以?”

    万重看着她,咽了咽唾沫:“他刚离开三天,亭江州边海就闹了海盗抢劫官船之祸,大仗之时,我司兵营出兵镇压,正督令携四千将士出战,首战失利,命丧匪枪之下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明白了:“老上司死了,你就由副转正了,并且,海盗一事,发生的时间点还有问题?”万重一下就失了神了,他呆了好一会儿,转过视线再去看柳蔚时,那目光,用五雷轰顶来形容,一点也不过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