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52章 他的身份,有些敏感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从万艳坊离开时,已经又过去了一个时辰,柳蔚看出万重心不在焉,主动提出今日先到这儿,让他回驿馆好好歇歇。

    万重神不守舍的离开,须不知他前脚一走,柳蔚后脚就跑去了县衙。

    见到庄常后,柳蔚问的第一句话就是:“纪淳冬是谁?”

    庄常本在翻阅万立案子涉及的文书资料,看得正入迷,柳蔚闯进来了,还冷不丁问出一个他意料之外的名字。

    庄常愣了愣,目光在柳蔚身上绕了好几圈,才慢慢开口:“纪淳冬?”

    柳蔚站在那里,神色严肃:“听说是位御前的大人,现今在原州武皇县任职?”

    庄常那张弥勒佛似的笑脸,这会儿已经收了起来,他有些吃惊的看着柳蔚,眼睛上上下下的转:“万重告诉你的?”

    柳蔚“嗯”了声,又上前一步:“那位纪大人……庄大人您了不了解?”

    庄常没回答她的问题,只换了个坐姿,又问一遍:“真是万重告诉你的?”柳蔚不知道他为何老问,有点不耐烦,但还是解释:“庄大人您要在下做的,是想法子定万氏的罪,可在下看来,要定罪,先就要确定她是否当真杀人,不管是红粉,还是李老爹,都是突破点,我必须确认万氏的时间线,才能做更深入的调查,红粉的案子隔了太多年,李老爹的案子发生在三年前,红粉那事儿查起来麻烦,但李老爹若真的是被万氏所害,那就属于灭口,灭口这种事,做起来仓促,中间细节很容易被忽略,我目前想了解的,就是李老爹案件前后万氏的时间线,甚至包括她当时的人际关系等等,因此,烦请庄大人您如实相告,那位纪淳冬大人,您究竟了不了解,又知不知道三年前,他与万氏

    是否有过牵扯?”

    询问庄常是柳蔚看来最快捷的方式,她等不了万重对她坦白,刚才在万艳坊属于突如其来,她的一连串剖析让万重受到了冲击,所以她才能那么容易的从万重口套到话。

    但现在冲击过去了,万重自己又都稀里糊涂的,柳蔚不想再把时间浪费在一个废人身上,所以她需要另一个线索链。

    那个纪淳冬,如她所言,看起来就不像个局外人,所以那个人的事,她想了解。

    庄常迟迟没回答柳蔚,哪怕她已经把话说得很明白,但庄常就是不吭声。

    正在柳蔚以为自己问错人时,庄常说话了:“不过一个白日,万重已向你提到了纪淳冬?你给他灌迷汤了?”

    柳蔚皱了皱眉,怎么也没想到庄常居然在想这个:“万重是个什么样的人,在下以为庄大人已经足够清楚了,您不是还约他喝酒吗?”

    庄常坐的端正了些,笑了起来:“正因为在他醉酒后依旧套不出话,才将他丢给你的,那你,又是如何让他说的?按理而言,他该是防着你才对。”

    柳蔚砸了砸嘴,样子很不在意:“他看起来挺笨的,随便问问就都说了,不过可能正因为他傻,万家才把他当二愣子那么利用吧。”

    万家利用万重这件事,庄常显然也是清楚的,他闻言笑的深了些,但看柳蔚的目光,还是很惊喜:“两千两银子,值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睛亮了亮,以为这是要谈涨价了,有点激动。

    谁知庄常话锋一转,这会儿又说起了纪淳冬:“他是御前的,也不是御前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听明白,拉了张椅子,坐到庄常对面,把手放在桌上,有兴趣的点头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庄常瞧着她那副没有尊卑的举动,也不计较,说:“他的身份……有些敏感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把头凑近了些:“敏感?”

    “有传言……”庄常的声音更小了:“他是那位……”指指天空:“就是那位,流落民间的私生子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听了个大八卦,眼睛睁得大大的:“你们这儿的皇帝,也喜欢在民间开桃花?”

    庄常注意到“你们这儿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他从宋县令那儿就知道了,这位柳仵作不是仙燕国人,但具体她是哪国人,又问不出来。

    庄常假装不在意,心里转了一圈儿,又说:“但也只是传言,或许他太年轻了,年纪上总让人想歪?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很年轻吗?万重叫他大哥来着。”反正万重二十七八了。

    庄常说:“三十一还是三十二,无妻无子。”

    柳蔚摸着下巴:“长得丑吗?找不到媳妇儿?”

    庄常摇头:“原本有妻子,后来病死了,两人当时也没孩子,后来发妻死了,他一直不娶不纳,就单身至今、膝下无后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又问:“那他当年在亭江州,真的只是去选兵?亭江州那些事,又是否与他有关?”这个庄常也说不准,他圆圆胖胖的手指捏了捏自己圆圆胖胖的下巴,估摸着道:“他好好一个御前侍卫长,怎么跑去州府任职,这事儿京里一直众说纷纭,而亭江州当年那起官银失窃案,时间上也太过巧合

    ,当时损失了三百万两白银,这事儿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知道,万重说了。”

    庄常瞟了她一眼:“万重还有什么没说的?”

    柳蔚想想,摇头:“不知道,能问的都尽量问了。”庄常不知道说她什么好,继续道:“州府上报遗失三百万两,这么大笔钱银,我们巡按府当时是出了人去调查的,查的人不是我,但最后查上来的结果我看了,确实无异,不过京里也有人传,万立与纪淳冬

    ,私下有些往来。”说完搓了搓手指:“那方面的来往。”

    金银来往?柳蔚当即就愣住了,完后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:“纪淳冬选兵,选好的兵为己所用,万重说过,那支兵挑好后会被定义为御前私兵,那么您的意思是,皇上给了纪淳冬权限,也给了万立授命,让万立私下调

    拨三百万两,给纪淳冬选兵之用,所以,纪淳冬一走,就有了官银失窃?”

    庄常眯了眯眼睛,虽然觉得这些话不该跟柳蔚一个外人说,但他还是忍不住提了:“倪南天其人,你可知道?”

    柳蔚点头:“万重的师父。”

    好了,万重知道的,看来这位柳仵作都知道了,庄常决定一会儿这种问题就不白问了。

    “倪南天年轻时本也曾风光无限,前途大好,后在御前说错了话,才被发配亭江,你可知,他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摇头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说,皇上任命府尹这种职位,是大错特错,还说皇上根本不是为国为民,分明是自私自利,贪财好色的无耻小人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不敢想象:“他这么说了,还能活着离开京城?”“所以这不是死了。”庄常叹了口气:“这几桩事,早便有人连在一起议论纷纷,那么,柳先生你,又觉得是真是假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