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56章 我又不喜欢女子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钟自羽醒来时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他昏睡了一天一夜,再睁开眼时,只觉得整个人都很沉重,头也难受,身子也难受,动一下都费劲。

    而初时的懵懂过去后,他便开始观察自己所处的环境,同时回忆自己昏迷前那些模糊的记忆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身边突然传来声响。

    他侧眸一看,便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小姑娘,坐在他床头的凳子上打瞌睡。

    小姑娘睡得很艰难,那道声响,就是她栽倒在茶案上,碰乱桌上杯盏的声音。

    苏醒过来后,小姑娘就闭着眼睛揉自己的胳膊,刚才栽那一下把她撞疼了,她揉了好一会儿,才揉舒服,同时懒洋洋的睁开眼,下意识就往床榻看去……

    然后,猛地对上了一双有些倦怠的清浅黑眸。

    “砰砰……哐哐……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声响,这是那小姑娘手足无措从凳子上起来,直往后退,绊倒凳子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钟自羽不知这小姑娘一惊一乍干什么?

    那小姑娘却在回过神后,扯着嗓子,一边往外跑,一边嘶喊:“四姐,四姐,他醒了,他醒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炷香后,钟自羽身边围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两男两女,有的给他检查伤口,有的给他把脉探究。

    钟自羽没说话,也没问问题,只看着他们,来回打量。

    当他目光转到小姑娘身上时,小姑娘脸颊一下红了,很不自在的往后退了两步,然后她身边的小少年立马站了出来,挡在小姑娘前面,皱着眉瞪钟自羽。

    可小少年挡着自己了,小姑娘还不乐意,偷偷拿手去捅他,让他走开点。

    小少年生气了,扭头就骂:“你再捅一下试试?”

    前面正在探脉的青年公子蹙了蹙眉,警告:“云觅。”

    云觅不服气的告状:“云楚捅我腰,还使劲了!”

    云楚有些尴尬的看了钟自羽一眼,红着耳朵否认:“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回过头,看了弟和妹一眼,道:“别捣乱,要闹出去闹。”

    云觅特别不高兴,觉得自己被误会得可惨了,他转过身,就对云楚道:“我们出去,我有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云楚不干,走到云想背后拉着她四姐:“我没话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云觅对云楚这个姐姐向来不尊重,他立刻就吼:“你这个样子做给谁看?你丢不丢人?这个野男人他……”他伸手就指着钟自羽,但后面的话却不知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云席回头看了眼他弟弟,脸色很不耐。

    云想起身,拉着云觅就往外面走,一边走一边说:“胡言乱语什么呢,那是你容大嫂的朋友,怎么这么没礼貌?”云觅委屈死了,跟他四姐犟:“那个人,那个人我认识,来这儿之前在船上就认识……他,他有妻子了……”虽然只是惊鸿一瞥,没看清那女子容貌,但长头发,身形清秀,两人还举止亲密,肯定是那种关系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云想不明白:“人家有没有妻子关你什么事?”

    云觅说:“跟我有什么关系,我也不想跟我有关系,但云楚她……”

    云想都快把云觅拉出院子了,这会儿听他说云楚,才停下来,狐疑的看着他:“和云楚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云觅也顾不上给姐姐保密了,张口就道:“云楚喜欢他!这个没出息的,喜欢个有妇之夫!”

    云想一下愣住了,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云觅忙拉着四姐的手,着急得不得了:“云楚多傻咱们又不是不知道,四姐,不能让她这样,她想干嘛?嫁给一个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当小妾?爹娘能答应吗?家里不把她腿打断!”

    姑娘家到了一定年纪,是会春心萌动,但云楚不行……

    “她早就定了亲了。”云想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云家在仙燕国一直是个大家族,从云想有记忆开始,身边就是热热闹闹,没办法,这么多代下来,家里的亲戚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大伯是云家这任的家主,也是他们这些小辈的大师父。

    可因为几家关系太近了,几十年前就住在一条街上,所以就算是堂亲,也跟亲兄妹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云想曾听到大伯母与二伯母闲聊,说起云楚的婚事。

    作为家主的千金,云楚的婚事总会带着点利益性质,云想家排老三,他爹没什么当家人的压力,所以早就说了,将来云想喜欢谁,想嫁给谁,说话就行,家人绝对不阻拦。

    但云楚不行,别说云楚早就和皇族有了娃娃亲,就算没有,家里也绝不可能允许她随便找个男人嫁。

    云楚定了亲?

    云觅懵了,他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她和谁定亲了?我没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云想比他还懵:“二皇子啊,还能是谁?”

    当朝太子与二皇子,都是云家五姑姑的儿子。

    二皇子现在是跟着六师父学医,虽然堂堂皇子更应该学的是治国之道,但没办法,皇帝不让。云家历年来出的王妃,皇后,都多,大家也不担心云楚会做不好,选上云家,看上的就是云家的闲云野鹤,无心权势,皇后也好,王妃也好,当然要找个底蕴厚的,对夫家有利,又不会给朝堂造成威胁的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看来,云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定了亲了?可云想明明记得,二皇子是知道的,还老叫云楚“小媳妇”,说要娶她过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里,云楚还盯着钟自羽不放。

    自认为自己长大了,已经很了解感情的云楚,非常惆怅,她一会儿想到这人是有妻子的,一会儿又想到他们初遇时的美好,她觉得自己放不下,纠结来纠结去,小脸都皱成了疙瘩。

    云席正好叫她:“拿笔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楚听到了,去桌子上拿了纸笔,过来时不小心又与钟自羽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脸又红成了大苹果!

    云席接过纸笔,也没看她,低头写了药方,再回首时,才发现妹妹是那个鬼样子。

    云席愣了一下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云楚拼命摇头:“没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云席拿过她的手,探脉一会儿,问:“脉搏跳得很快。”

    云楚忙把手抽回来,娇羞的埋头就往外冲。

    这一出去,就和正要进屋的云想撞个正着,云楚也不停,对不起也不说,一溜烟跑没了。

    云想站稳后,看看屋内,又看看屋外,眉头凝重的皱起来。

    钟自羽的伤势没有大碍,在诊脉的功夫,云席已将这两日发生的事与他说了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是被岳单笙送来的,钟自羽心情复杂,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问:“柳蔚呢?”

    云席道:“出去了。”至于去了哪儿,并没打算说。

    钟自羽也不问,靠在床头的软垫上。

    虎落平阳被犬欺,那夜闯进柴房的几个人,并没什么武艺,不过是仗着气力,但他却愣是连这么几个蛮汉都打不过,最后甚至,险些死在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竟然是岳单笙救了他。

    想到那日相见,那人分明没认出自己,钟自羽自嘲一笑。

    那人巴不得自己死,若是知晓救的人竟是自己,不知他会是何种表情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钟自羽一整天都在屋子里静养,云席对他照料颇多,几乎隔一个时辰就会来看一次。

    而每次他来,他身边那个小姑娘也会来,但不进屋,就在屋外往里看。

    钟自羽一开始因心情欠佳不想理会,后来躺久了心里烦,便趁云席去盯药,朝外面唤道:“我知你在,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屋外开始没什么动静,过了一盏茶功夫,才探出个红彤彤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钟自羽叫她:“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楚很犹豫,磨蹭了好一会儿,才慢吞吞的走进来。钟自羽在乡野长大,从小练就的便是观人之术,他有一双看透世情的眼,只是几个目光,他已确定这小姑娘对自己的心思,这小姑娘很眼熟,他记得之前未到西进县前,他们在海上见过,这小姑娘还往他

    的船上扔过石头,后来到了码头,也见过一回,但只是匆匆一瞥,没怎么交流。

    钟自羽盯着这小姑娘不放,小姑娘就越来越不自在,少女心事全放在脸上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过了片刻,钟自羽问道。

    小姑娘低头,绞着手指回:“云楚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笑了一下:“很好听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云楚有些被振奋到了,嘴角忍不住往上勾,整个人热的快爆炸了,她不住的深呼吸,以避免自己激动得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钟自羽看她害羞,脸上的笑意也扩大了,他拍了拍手边的位置,道: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楚想了想,大家闺秀的矜持终究没丢,她拒绝了:“我就站这儿。”说完扭捏的嘟哝:“三哥快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看着她,眉眼都是情惑:“那待你三哥走了,你可还过来?”

    云楚咬着下唇,不知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钟自羽又说:“罢了,我这样子,你看了也烦。”

    云楚忙表白:“不烦不烦,你这么好看,怎么会烦,我可喜欢看着你了!”

    钟自羽又看向她,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云楚这才懊恼起来,捏着自己的手指跺脚:“你戏弄我。”

    钟自羽伸过去手,拉拉小姑娘的衣袖,声音放软了些:“坐过来。”

    云楚还想抗争一下,但心上人用这么撒娇的语气要求自己,她哪里还有理智,晕乎乎的就坐过去了。

    两人挨得近了,钟自羽就抓着小姑娘的手,揉揉她的手心。

    如果这都不算耍流氓,那真不知道什么算是了。

    柳蔚来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柳蔚真的无语了,踩着很重的步子走进去,突兀的脚步声,顿时惊醒了床边你侬我侬的两个人。

    云楚以为是云席回来了,忙挣脱钟自羽,可回头一看,竟是容大嫂,她更尴尬了,整张小脸都煞白起来。

    反观钟自羽,却是老神在在,好像根本不在乎进来的是谁,他就闭目养神般仰躺在床上,甚至丝毫不在意云楚的窘迫。

    柳蔚沉着脸,看了云楚一眼:“你四姐到处找你。”

    云楚忙“哦哦”两声,不敢再看钟自羽,也不敢看柳蔚,埋着头就跑出去。

    待她一走,床上的钟自羽才出声:“你吓着她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不悦的问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钟自羽看她一眼:“逗逗小孩而已,你激动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冷笑:“逗?她都是可以成亲的年纪了,你一个外男,逗她?”

    钟自羽稍微坐起来一点:“那不逗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看得柳蔚生火:“你喜欢她吗?不喜欢你摸她手?你想干什么?你当她是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是真的怒了。

    钟自羽一开始就是寻个趣儿,现在被骂,他也生气了,无力道:“我又不喜欢女子,你叫唤什么,我还能把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柳蔚一肚子的火被他这句直接熄灭了。

    她错愕的看着他,脑中一直回荡着他那句话……不喜欢女子?不喜欢女子?不喜欢女子?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