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57章 这世间的戾气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柳蔚一脸天打雷劈的站在那里,整张脸都透着怀疑人生的迷茫。

    钟自羽吼完之后也反应过来了,再看柳蔚那表情,知道她误会了,忙解释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后退两步,警惕的对钟自羽上下打量,不可思议的问:“你是……断,断袖?”

    钟自羽摇头:“我不是……我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太震惊了,她一步一步的往后退,等到退出房间后,扭头就跑。

    钟自羽在后面烦死了,遥遥的喊:“你听我说完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不喜欢女子,但也不意味着他喜欢男子啊,他只是因年幼的生活环境,对男男女女那种事,一开始就没有兴趣罢了。

    柳蔚走得很快,走出去老远了,心还砰砰的跳。

    她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,也没想到钟自羽会突然向她出柜,她没准备好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,云想从外面跑进来,看到她,立刻喊:“外头有人找。”

    柳蔚恍惚的抬起头,“啊”了一声,顺着云想的方向过去,边走边问:“谁找?”

    云想道:“就昨日见到的那位公子,送你朋友过来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柳蔚脚步立刻一顿,犹豫的站在那里不动了。

    云想狐疑的也跟着停下,不解的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蔚沉思一会儿,才摇摇头,继续迈起步子。

    外面来的是岳单笙,柳蔚看到他,目光便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岳单笙是一个人来的,来找柳蔚,要求单独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让云想先出去,等到大厅没人了,反倒她先说:“钟自羽醒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表情硬硬的,没什么反应,说他的事:“容棱找过千孟尧,你可知晓?”

    柳蔚见他不提钟自羽的事,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钟自羽的性向,只能跟着转开话题:“昨晚他说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神色严肃:“千孟尧其人,有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柳蔚挑起眉:“恩?”

    这些话,若不知千孟尧与容棱接触上了,岳单笙是不想说的,他与千孟尧相处了一段时日,对这个举止怪异,心思深重的小王爷一直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对方说是被人钳制,身边满是眼线,可人却从未表现过一丝急躁,他似乎并不在意被人监视,被人拿捏,甚至,好像很享受这个过程。这是不合常理的,岳单笙记得,千孟尧与他的对话,话里话外皆是无奈,可在别的地方,他却从未无奈过,你可以说他演技好,喜怒不形于色,但演技好的人岳单笙见过不少,包括他自己,要演起来也很

    像那么回事,也因此,他看得出,千孟尧不是演的。

    这个小王爷很奇怪,他似乎在筹谋什么,岳单笙认为他是想利用自己,可到现在,他也没看透对方要利用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将自己的怀疑都说出来后,岳单笙提醒柳蔚:“若是可以,你便劝劝容棱,那个小王爷,并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柳蔚听完便微笑着点点头,她知道岳单笙这是一番好意,若非好意,也不会特地跑这一趟,她表明自己会和容棱谈谈,同时跟岳单笙拉起了家常。

    龙卷风之后,每个人的际遇都不同,柳蔚说到了自己怎么被钟自羽、魏俦救了,也说到了容棱的伤,还有云家四兄妹的相助,而相比他们的遭遇,岳单笙和师父,就没那么艰难。

    “先是漂了几天,快饿死时,见到了个码头,之后便在码头暂居,也偶尔问问过往船只,可有遇到过你们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忍不住又唏嘘起来:“不知其他人可还好。”毕竟是一个老家过来的,柳蔚跟岳单笙还有点八竿子亲戚关系,见到岳单笙,就像见到半个亲人似的,柳蔚心里那些话,也没什么隐瞒的都说了,说完这些,她又提起这仙燕国,这里的药材,这里的皇帝

    ,这里的官员,包括现在正在侦破的命案。

    岳单笙倒是嘴角扬起一个忽略不计的小勾:“到哪里,都少不了破案。”

    柳蔚也笑了,身子往后仰了仰,叹息:“谁让这世间的戾气,到哪里都这么多呢。”

    这个傍晚,柳蔚觉得她和岳单笙的关系近了不少,以前岳单笙没这么健谈的,这次见,好像话多了。

    两人聊着聊着,不知不觉就到了晚饭时候。

    容棱也回来了,看到岳单笙,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岳单笙这时也起身,道:“时候不早了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看看天色,自然的邀请:“吃了再走吧,饭菜都快好了。”然后又忍不住炫耀:“这宅子我买了,自家的房子,住下都行,后面空房多着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推拒:“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听有事,就不想耽误人家了。

    却听岳单笙话锋一转,突然道:“但用个晚饭的空闲还是有。”

    柳蔚反应了一会儿,才反应过来这是要留下吃,便应了一下,带着人就往前厅走。

    厅内人已经到齐了,因为有客人,多安了个位置,等都坐满后,大家自然而然的动筷。

    岳单笙没动筷,他安静了一会儿,问:“人都来了?”

    柳蔚看了一圈儿,点头道:“都来了。”说完又想到自己没介绍,便挨个把云家四兄妹都介绍一遍。

    云家四兄妹也配合,点到谁,就颔首示意一下,因为是容棱夫妇的朋友,他们对岳单笙也很客气。

    但岳单笙却没什么表情,他又恢复了以前那冷冷清清的模样,吃饭的时候,也不夹菜,就拿筷子戳米饭。

    他的这点小举动柳蔚注意到了,容棱也注意到了,柳蔚想到一个可能,犹豫一下,突然问云席:“云公子,我那位朋友的伤,还好吗?”

    云席正在喝汤,将勺子放下,道:“吃了些补药,并无大碍,人也醒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悄悄瞥岳单笙,又问:“明日可能下床?”

    云席想了想,说:“最好多养两日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便不再问了。

    再看岳单笙,终于开始吃饭了,还夹了块红烧肉到自己碗里。

    柳蔚心情很微妙,一下换她吃不香了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餐席过半,云楚搁了碗筷,擦着嘴,嚷嚷着吃饱了,就跑了。

    云觅气得要死,将碗一放,忍不住就脱口而出:“又去见那小白脸了!”说完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云想有些尴尬,又怕云觅乱来,忙放下碗筷,也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下走了三个人,他们的领头大哥云席,却还老神在在的在吹汤,他嫌汤烫。

    柳蔚这会儿咬着筷子,估摸了一下,悄悄凑到岳单笙耳边,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:“他说的小白脸是钟自羽,今个儿我还看到,钟自羽摸云楚小手。”

    一瞬间,岳单笙眉头皱了起来,捏筷子的手也紧了。柳蔚将他的反应看在眼里,心里的最后一丝希望也绝望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