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59章 落井下石一番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一开始庄常主动担下彻查万茹雪之事,冲着的便是万立,庄常的目标很明确,透过万茹雪,将万立那些不堪入目的龌龊勾当都掀出来。

    他与万立没什么私人恩怨,但他这人嫉恶如仇,对待贪官赃官,就是不让对方一无所有、粉身碎骨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万茹雪的把柄他们有,但将其与万立连接上的锁扣却没有。

    这才是最关键的,要定万茹雪的罪,那法子多了去了,就算不用红粉,不用孙君,她还有其他漏洞,万茹雪是个张狂任性惯了的人,以前做事从不顾及,要抓她的小辫子,怎么都能抓到。但还是那个问题,这些东西太轻了,太容易被开脱了,对万立根本不能造成威胁,所谓弃车保帅,要是到最后万茹雪把所有事都一人承担,说这些行为都是她自己做的,与她父亲无关,那万立依旧安然无

    恙。

    而只要万立好好的,他就会有办法在事后把他的宝贝女儿再救出来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罪犯还是逍遥法外,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徒劳无功。

    庄常现在迫切的需要一个巨大的,有杀伤力的,能让万立无法开脱,只能束手就擒的高级别罪证。

    而柳蔚,现在就给他这个罪证。

    “万立与苏家,能有何关系?”庄常已经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神色严肃的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问他:“那份宅谱,大人是否有认真看过?”

    庄常想了想,数列出来:“苏家之后,那宅子卖给了一家姓罗的,再之后,便时常转手,姓秦的,姓杨的,姓周的,转了五六次后,目前住着的那家人,姓蓝。”

    柳蔚点点头,说出一个全名:“秦远川,大人可有印象?”

    庄常皱了皱眉,隐约觉得这个名字耳熟,但又记不起在哪里听过。

    “他是?”“白山洲鲁白县人,祖籍平关,十二岁那年由鲁白县被卖往淮谷县,同年进万府为书童,是万立替万重挑选的伴侍,长万重十岁,待万重入兵营后,便被安排服侍万立,现任亭江州辖南元孝县知县,同时,

    他也是万茹雪非常要好的一位朋友。”说到“要好”二字时,她加重了些音调。

    庄常哪里会不明白,但仍旧不解:“你是说,罗家之后,是秦远川买了苏家的宅子?他是替万立所买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柳蔚道:“秦远川说是一县县令,但讲穿了不过就是万立身边的一条狗,他为万立马首是瞻,并与万茹雪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,因此,我有理由怀疑他买下苏宅的目的并不单纯。”

    庄常皱了皱眉:“那到底是什么意思?”柳蔚往前坐了坐,手搁在椅子旁的小茶案上:“苏家的事发生时,万立远在天边,根本就是个局外人,甚至整个万家,与苏家都是八竿子打不着的,可偏偏,苏家灭门后,京里有位大人物跑到这穷乡僻壤的西进县,买下了平平无奇的苏宅,这件事,当年在西进县算是一件大事,至少当年的西进县县令是知晓的,那位县令能升迁得这么快,自然对如何与上级相处,有着异于常人的天赋,我也从西进县百姓那

    儿打听过,之前那位县令,并不是什么好官,所以,八九不离十,那位知县把苏宅的事上报过,按理说,白山洲的事,与亭江州没什么关系,可大人也知道,白山洲府尹司马吉与万立,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庄常声音低沉的道:“同门师兄弟。”柳蔚笑了下:“也正是因为有司马吉的纵容,万茹雪才能在西进县同样为所欲为,当初她杀了红粉,此事必然是要疏通,可案件结束得这般快,这里头,除了有西进县知县的包庇,自然也有白山洲府尹的安

    排,那么司马吉既然能这么随随便便的为万茹雪遮掩,说明这两州府尹间,还有着我们不知道的更多往来。”

    庄常拧紧了眉头:“你是说,苏家之事,司马吉告诉了万立,可这与万立又有何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有关系。”柳蔚重重的道:“就是因为没有关系,不涉及到自己,万立才好奇,而当他知道苏家竟与汝降王扯上了关系,这才是他涉入其中的穿插点。”

    庄常低着头琢磨起来,表情越来越难看。柳蔚知道他已经想到了,但她不介意再说开一点:“汝降王在朝中是个什么情况,庄大人必然一清二楚,我也不怕把话说明了,现今我的好几位朋友,都与那位小王爷走得迫近,咱们姑且先不说汝降王对将来有什么打算,单说以前,汝降王与苏家的关系,落到了万立眼睛里,是不是就等于落到皇上眼睛里?皇上不管什么苏家,他在乎的就是先帝封的异姓王有什么动静,所以,皇上派万立涉入其中,仔细再

    调查调查,合不合理?万立要调查,利用秦远川这个中间人,买下苏宅,正不正常?”

    当然合理,当然正常,可让柳蔚这么一说,庄常顿时后背都开始发凉了。柳蔚却在此时笑得十分得逞:“我们也都知晓皇上的脾性,他现在怀疑着万立,但同时又信任着他,万立是他的亲信,为他办事多年,可他也担心万立会中饱私囊,对自己的利益造成损失,所以皇上是矛盾

    的,正因为矛盾,才让巡按府彻查此案,其实我们现在,可以利用的就是这个矛盾点,大人你想想,如果皇上知晓了万立当年调查苏家之事,让汝将王知道了,他会是个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庄常脱口而出:“不悦。”

    柳蔚笑起来:“当汝降王询问皇上是否不信任自己时,皇上又会如何?”

    “恼怒。”庄常再次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记恨。”柳蔚补充:“记恨万立连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,竟让汝降王发现了,将原本大家明面上还能过得去的关系,搞得如此尴尬。”

    庄常听到这里总算是彻底听明白了,他震惊的盯着柳蔚:“所以你就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柳蔚说:“趁着皇上对万立现在的信任不足,再落井下石一番,让万立在皇上心中的地位越发低下,只要皇上对此人产生了厌恶,那君心不再的万立,还不是任人拿捏?”

    庄常看着柳蔚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疯子:“你要利用汝降王和皇上的矛盾,去处置万立,你连皇帝也敢算计?”柳蔚忙否认:“我没有,我只是看现在两起案子都这么僵持着,也不是办法,万茹雪那边仗着万立撑腰,万立又仗着皇上恩宠,既然怎么办事都要顾前顾后,何不就来一招釜底抽薪,让万立彻底没了依靠,到时候,咱们按规矩办事,按规矩破案,不就简单多了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