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60章 纪淳冬到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简单什么简单?

    你去算计皇帝,还想简单?脑袋不想要了吧?庄常很难跟柳蔚解释这其中的利害关系,京中权势圈子复杂,其中博弈更非常人所能料,柳蔚说得容易,仿佛成与不成真的就是那几句话,可且不说汝降王会不会愿意与皇上对峙,单说皇上,少年登基,

    中年积威,做了二十几年皇帝,他又岂会是那么容易任人掣肘的?

    柳蔚的计划庄常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否定了,这不可能实现。

    千孟尧不是普通人,皇上更不是普通人,外人看不透的东西,他作为局中人很清楚,万立的案子,断不能牵扯上京中的权利角逐,那会激怒很多人,最后的结果,不是谁都能承受的。

    深怕柳蔚再说出惊世之言,庄常也不敢多留她,匆匆说自己还要忙,让她立刻离开。

    柳蔚几乎是被赶走的,她站在书房外,有些无辜的望着被紧闭的书房门,无奈的咂咂嘴。

    “胆子这么小?”

    嘟囔一声,也没再去敲门,她转身去找宋县令。自从西进县来了不少高官,宋县令每日都过得战战兢兢,尤其是高官们大驾光临,他作为东道主,自然需尽地主之谊,至少不能把他们西进县的面子丢了,一来二去,几日下来就花了不少钱,他现在正心

    疼得要命。

    柳蔚见到他的时候,宋县令正捧着一本账册捂胸口,师爷在旁边给他抖药丸,让他先吃两颗,平息静气。

    宋县令把药含在嘴里,眼泪都快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柳蔚瞥了眼那账册上的数目,也愣了下,西进县消费力度不大,穷地方的优点就是物价低,可饶是如此,短短七天下来,公帐上居然还是少了七百多两,这对宋县令而言,可不就是等于割他的肉么。

    柳蔚挺同情他的,坐在边上给他出主意:“找个地方挣点钱呗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白眼看她:“你说得容易,你倒是发财了!”

    仇富心理出来了,语气也酸不溜秋了。

    以前大家都穷的时候,还是好朋友,现在突然你有钱了,关系顿时不对等了,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。

    柳蔚失笑道:“那我分你点?”

    宋县令立刻看向她,眼睛在发光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假的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气死了:“你别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柳蔚挥挥手:“开个玩笑,我帮你挣点怎么样?”

    宋县令斜眼瞥他:“怎么挣?”

    柳蔚看看时辰,使唤师爷:“你去外头看看,看万重来了没,约的是午时前,应该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师爷答应一声,麻溜的出去看,过了一刻钟才回来:“到了,万督令就在门口。”

    柳蔚从椅子上站起来,大手一挥,对宋县令道:“一起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还挺怕那位武将出身的督令大人的,但柳蔚又说是带他去挣钱,心里的天平摇摆不定,最后还是在恐惧与财富中,选择了财富,小心翼翼的坠在柳蔚后头。

    大门外,万重也是刚到,这两天因为心里装着事,又一心等纪淳冬过来,他精神一直不好,眼底乌青也越来越深了。

    柳蔚看到他就关心他:“昨晚又睡得不好?”

    万重沉沉的“嗯”了声,又捏了捏眉心。

    柳蔚想了想,道:“多喝热水,对身体好。”

    万重愣了一下,有些不自在的点了下头,又问:“今日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午饭时辰,先吃饭吧。”柳蔚说着,又看向宋县令:“西进县哪家馆子最贵,最好?”

    宋县令浑身一凛,深怕柳蔚的意思是要他请客,整个人都快炸了,幸亏关键时刻,柳蔚对他摇了摇头,暗示不是要他请客,他这才松懈下来,半信半疑的回:“福来居?”

    柳蔚一锤定音:“那就福来居。”

    万重其实并不饿,到了福来居后,点了一桌子的菜,他也没什么胃口,可他不吃,柳蔚居然亲自给他夹菜,盯着他吃。

    万重挺不舒服的,他们也不是朋友,没必要这么亲密,他随口道:“我自己会吃。”把自己的碗挪开一点。

    然后柳蔚就捏着筷子,干看着他。

    万重没办法,只能吃了一口菜。

    柳蔚就问:“好吃吗?”

    万重含糊的“嗯”了声,道: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柳蔚便兴致勃勃的给他夹别的菜,万重被迫吃了好半晌,才琢磨过来,这是非要他说“好吃”才肯罢休,“可以”不达标?

    肚子已经饱了,实在不愿再吃了,万重就在喝了一口汤后,主动表示:“汤味很鲜,鸡肉很嫩,味道很好。”

    柳蔚一下乐了,支着下颚,看着他:“真这么好喝?”

    万重被她看得头皮都麻了,道:“恩,好喝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问:“好喝到停不下来?”

    万重抿了抿唇,把半碗汤都喝了,一抹嘴:“对,停不下来!”

    “是你喝过最好喝的乌骨鸡汤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真的!”

    “那你给它提个字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又一顿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柳蔚抬手,将旁边早就侯立多时的掌柜招过来,道:“咱们亭江兵营的万督令要给你的铺子题字,还不笔墨伺候?”

    掌柜的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,乐呵呵的吩咐小二赶紧把文房四宝拿上来。

    万重就这么眼睁睁看着自己面前的碗碟被收起来,桌子被擦干净,然后铺上了笔墨纸砚全套。

    万重还有些懵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帮他把笔沾了墨,塞在他手上,催促:“快写啊,你不是说好喝得停不下来,就写‘好喝到停不下来’,浅显易懂点,别人也容易看明白。”最后这话是对掌柜说的。

    掌柜连连点头,样子要多热情有多热情。

    最后万重稀里糊涂的题了字,掌柜捧着那张宣纸,像捧心肝宝贝一样离开,他一走,宋县令也连忙跟过去,掌柜把题字交给小二去打匾后,转头就给了宋县令三百两银票。

    宋县令拿着那三百两,高兴得人都快飞起来了。

    万重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跟柳蔚道:“我从未给店家题过字。”而且他觉得那乌骨鸡汤也没那么好喝。

    柳蔚却只是拍着他的肩膀,鼓励道:“一回生,两回熟,吃了饭,去喝茶吧,我问问最贵的茶馆是哪里。”这一天,柳蔚骗万重在三家铺子提了字,然后把这个生财之道彻底传授给了宋县令,第二天,宋县令就开始带着其他官员,去县城里各个高级娱乐场所厮混,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,哄得那些官员高高

    兴兴,心满意足的,两天下来,宋县令不光没再花一分钱公帐,还赚了三千多两,最后分红的时候,还分给了柳蔚一千两。而第三日,也就是巡按府逼迫庄常开堂之日,纪淳冬到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