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61章 小灵童,你爹娘呢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临海县府的雨,一下起来就格外绵长。

    冷风夹着雨沫,哗哗的往人身上吹,那滋味,别提多难受了。

    成齐是个文官,常年身体孱弱,十月初就要找秋裤穿的那种。

    这会儿外面的雨下得稀里哗啦,他也早抱好了泥手炉,缩在船舱里面烘火。

    边上还有与他随行的师爷,二人说着小话,时不时再吃两口糕点,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正聊得起劲,外面侍卫推门而进,与他们道:“大人,快靠岸了。”

    成齐不在乎的挥挥手,把最后一口糕点也塞进了嘴里,随口问:“纪大人呢?”

    侍卫往船板方向指了指:“站外头快一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成齐愣了下,探出头往外去看,果然看到船板前方立着个一身黑袍的高大男子。

    他有些咋舌:“站那儿做什么?雨这么大。”

    侍卫也不懂:“问了纪大人,他说雨声好听,多听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爱好……”成齐无语了,不过又想到大家分属同僚,这次又赶巧乘了一个船出行,便意思意思对侍卫道:“你去通知纪大人,说要靠岸了,让他收拾收拾东西,别漏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侍卫领了命离开后,师爷便咂摸着嘴,跟成齐说:“大人您以为,纪大人此次,为何要与咱们一同前来西进县?他那人,可不是个爱看热闹的。”

    成齐笑了一声:“这是别人的热闹吗,这可是万立那老王八蛋,别说我们了,京里的那些动作快的,早赶着去占位子了。”

    师爷沉默了一会儿,还是心里存疑:“可纪大人以前还在亭江州呆过,总不至于他也跟着落井下石?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。”成齐哼哼:“万立那老匹夫多不得人心,没准以前就得罪过他,我跟你说,武将都记仇,心眼小着呢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但……

    师爷也不多言了,总归与自己无关,没必要多事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船靠在了西进县码头,外面的雨还没停,淅淅沥沥的,天地都仿佛跟着湿漉起来。

    成齐在原州当了府尹多年,早被养娇气了,哪里吹过冷风,淋过凉雨,这会儿他要下船,身边自然是大把人给他撑伞遮挡。

    他自己被护得水火不侵,还抽空跟那边就打了一把伞的纪大人搭腔:“淳冬要不过来我这儿挤挤,你那儿风雨太大,凉的很。”

    一身漆黑的高大男子回了个头,英气勃勃的脸上,蓄着短短的胡须,他声音轻豪的对文绉绉的成府尹道:“成大人避着自个儿便是,我这儿不碍事。”

    成齐也只是客气客气,没想真让他过来,这码头简陋,路板小,纪淳冬身量大,真挤过来反而大家都尴尬。

    出了码头,前面就能看到官府来接的人。

    成齐的师爷麻溜的过去联系人,一番交流后,便被安置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来接人的是西进县县令,成齐没与那小县令说话,就是受了那人一躬,便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可上了马车他才知道,这穷县城居然只安排了两辆车来接,等于他,纪淳冬,和那小县令得三个人挤一辆?

    成齐那叫一个憋闷,尤其是那宋县令年纪大,而纪淳冬又身子宽,三人一凑,顿时将身型清瘦的他挤压到了边边。

    那宋县令倒是看出了他的难处,主动往门口方向挪,多给他腾点位置,同时嘴里不住抱歉,直说本来是安排了三辆车,但临时有一辆去驿馆了,时候来不及了,就只能带了两辆先过来。

    成齐不尴不尬的听着,也不好说什么,又看那宋县令一把年纪,半个身子却都快悬出了车门,便主动道:“进来些吧,帘子开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以为他是说帘子开了,风吹进来了,连忙又往里头坐点,又不敢坐的太进去。

    马车行驶了两刻钟左右,车停在了一处大宅门外。宋县令先下车,一边撑开伞,将成齐迎下来,一边解释道:“这些日子县里来了许多大人,驿馆早已住不下,客栈又人来人往不清净也不安全,下官便寻了当地乡绅,借出房屋予各位大人暂住,这间宅子姓

    容,是下官一位朋友所有,宅子里单僻的东院都是空着的,下官已知会过他们,府里的人不会去打扰二位大人。”

    一听连驿馆都没有,要住民居,成齐那娇气的毛病顿时就抵不住了,幸亏他的师爷赶紧跟了过来,按住了自家大人,笑着对宋县令道:“那便叨扰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连说:“不敢不敢。”

    容府已经打开了门,几人往里走时,成齐一直拉着脸。

    师爷在旁边跟他道:“来又是您非要来的,来晚了没地儿住了,那能怎么办?”

    成齐愤愤的生气,最后磨着牙对师爷道:“全赖万立那老混蛋害人。”

    师爷只能称“是”,先哄过去再说。

    纪淳冬走在两人后头,将二人的话听了个全乎,同时微微摇头,他们武官对这种吃喝拉撒都一堆毛病的文官,向来是非常看不上的。

    这容府挺大,院落多,但住着的人瞧着却不少,也吵闹。

    就从正院到东院的路上,成齐居然看到一只黑鸟从他头顶飞过,大雨的天,那鸟一身湿漉,黑得发亮,远远的飞着,看得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那鸟走了,没一会儿又有一个小男孩跑出来,那小孩伞也不撑,踩着水花就往这边奔,看到他们后,还愣了一下,站在原地不动了。

    成齐就看着雨水从那小孩头顶顺进他衣领里,一瞬间寒毛直竖,仿佛那雨是流在他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快上一步的纪淳冬已经赶紧过去,将自己的伞打在那小孩头上,为他遮住了雨水。

    小孩木了一下,仰着头看着身边的大人,黑黑的眼仁亮晶晶的,道了句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笑了声,粗蛮的大掌盖在了小孩头顶,将他耷拉的发丝揉得乱糟糟的。

    小男孩也感觉到了头上的雨水,头发乱了后,他就将脑袋甩甩,像刚洗了澡的小狗似的,甩得到处都是水滴,然后咧着嘴笑。

    成齐觉得这孩子有病,这么大的雨,不冷吗?有什么好笑的?

    纪淳冬觉得这小孩挺好玩的,但大雨天不打伞,家里大人不管吗?

    刚这么想着,身边的宋县令就出声了:“小灵童,你爹娘呢?”

    个子矮矮的小男孩道:“娘亲去衙门找庄大人了,说是有什么要事……容叔叔被请到了李府去了。”

    宋县令又问:“那你这是去哪儿?”小男孩道:“我找珍珠,珍珠刚跑回来,又飞走了,叫都叫不答应,越来越野了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