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65章 容叔叔回来了,还带了客人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三年,是个很敏感的时间点。

    纪淳冬愣在那里,脑中想到很多事,李老爹,李玉儿,甚至那从未见过面的王坪。

    他有些哑口,思绪混乱,整个人被雨淋得湿透,却感受不到雨滴的冰凉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柳蔚、纪淳冬、李玉儿一同坐到了东院侧厅里。

    这半个时辰,云想与成齐说起了他们这段日子的经历,说到怎么认识容棱、柳蔚的,说到他们在西进县已经停留了好久。

    成齐对这些事不感兴趣,但他作为云想的表哥,又关系极好,光看表妹那模样,就知道她春心动了,他揶揄的问:“那个姓柳的,就是外面坐着的那个,是你心上人?”

    云想脸一下红了,娇嗔道:“你胡说什么呢表哥!”

    成齐笑的贼兮兮:“是就是了,承认便是,我看他衣着规整,谈吐不俗,你又说云席予他的朋友有救命之恩,那你要是真看上了,让云席给你撮合撮合。”

    因为柳蔚现在男装,云想说的时候,便没说云席救的是柳蔚的相公,说的是朋友,谁知道成齐却来劲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好意思跟云席开口,我替你说去,云席在哪儿?西院?”

    云想骂道:“你别胡闹,柳……柳公子,人家有家室了。”

    成齐看云想忽而间垂下来的眼眸,啧了一声,摇摇头:“那就不行了,你不能给人家做妾,我不同意,姨母必然也不会同意。”

    云想幽幽的嘟哝一句:“她就是没家室,也不行啊……”性别就不合适。

    外头的两兄妹还在说着闲话,厅里的气氛,却已经剑拔弩张。

    李玉儿现在已经换了身干净衣裳,粉绸子的薄袄,花色是她自己选的,她这会儿便坐在柳蔚旁边,吃着桌上的糕点,吃两口,还拿一块起来喂到柳蔚嘴边。

    柳蔚顺手接过,夸了一句:“乖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就可开心了,吃糕点的时候,吃得满嘴笑容。

    纪淳冬在另一头静静的看着,他盯着柳蔚的表情非常冷肃,但看李玉儿时,又充满纠结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还是不敢问李老爹究竟是怎么死的,他担心真相果如他想的那般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过了好半晌,纪淳冬还是先开了口,问柳蔚:“你认识李老爹?”

    柳蔚淡淡的瞥着他,道: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那李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想问我与李玉儿的关系?”

    纪淳冬沉默,等她回答。

    柳蔚却冷笑一声:“作为李玉儿新的监护人,我不觉得我需要与纪大人您这一介外客说我们自己的家事,倒是你纪大人,似乎与我们家玉儿有些恩怨?”

    扫了眼纪淳冬左右两只手上均缠着的伤口,柳蔚的表情十分凉薄。

    纪淳冬有些尴尬,将双手合了合,没回答恩怨的由来,反倒问:“李姑娘现在是?”

    柳蔚挑挑眉:“是什么?”

    纪淳冬说的比较含蓄:“她似乎不认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侧了侧眸,看了眼还在她身边天真烂漫的吃着糕点的傻姑娘,沉沉的道:“缺魂症,正在治,不知会不会好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是听过缺魂症的,当即坐起来一点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柳蔚重新看向纪淳冬,犹豫了一下,没有隐瞒:“我们怀疑,她是目睹了她爹死亡的过程,受了太大的刺激,导致心理与生理均无法接受,便,失了智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:“李老爹是如何死的?”

    柳蔚抿了抿唇,摇头。

    纪淳冬皱着眉:“那你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绝对的证据,只有一个猜想。”

    纪淳冬问:“什么猜想。”

    柳蔚将纪淳冬上下又打量一圈儿,半晌,摸了摸李玉儿的头,反问道:“万茹雪其人,纪大人可知晓?”

    纪淳冬脸色一变:“万立的女儿?”

    柳蔚说:“上次玉儿见到万茹雪时,反应很大,吓得活生生晕了过去,之后还大病一场,而那万茹雪,现正被衙门收押,罪名是,买凶杀人。”

    “砰。”只听一声巨响,纪淳冬一掌将手边的案几拍碎了,案几上原本摆着的瓷器杯碟全摔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万茹雪杀了李老爹?”纪淳冬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柳蔚看他这反应,微微蹙起了眉。

    旁边的李玉儿被吓到了,小嘴一撇,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纪淳冬看着李玉儿,又是纠结又是无奈,脸上还有遮掩不住的愧疚,最后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哄,只能看着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倒是娴熟,手往李玉儿脑袋上一拍,刚刚还跟喷壶似的一个小姑娘,眨眼就好了,也不哭了,老老实实的望着柳蔚,又给她递糕点。

    柳蔚接过,还再夸了一声:“乖。”

    李玉儿高兴得像条只有七秒记忆的金鱼,美滋滋的甚至忘了自己刚才还哭过的事儿。

    纪淳冬看得咋舌,再看柳蔚的目光,隐隐便有些惊叹。

    初次见面,纪淳冬不可能将自己所知道的事都告诉柳蔚这个陌生人,柳蔚却是一边隐瞒着一些关键事件,一边又想从纪淳冬口中打探到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两人各怀心思的说了一会儿,最后的结果是,纪淳冬勃然大怒,柳蔚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柳蔚见过的武将,除了容棱,每一个感觉都很直率,包括这个纪淳冬,哪怕外传他身份成迷,性情暴戾,柳蔚还是觉得,这人有条粗神经,特别容易看透。

    交谈结束时,柳蔚已经将事情猜到了八九不离十,这个纪淳冬,与万立不是一伙的,但他知道三年前那三百万两官银之事,甚至在那之后,他见过李老爹。

    这两件事乍看之下似乎没什么关系,但若换个立场,其中联系却又千丝万缕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个时辰,云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小黎,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柳蔚刚好视线一扫,看向了门口方向,随即,她就见着自己身边之前还坐的规规矩矩的李玉儿,猛地站起来,兴冲冲的往门口去。

    小黎从屋外进来时,正好就与李玉儿碰个正着,李玉儿嬉笑着围着小黎转,嘴里喊着:“黎,黎,黎……”小黎面带微笑,伸手抓住李玉儿的手,把她牵着,又好奇的在屋内打量一圈儿,纳纳的问:“娘,你把玉儿姐带到东院来做什么?该吃饭了,容叔叔都回来了,还带了客人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