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77章 人心隔肚皮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万茹雪的交代,对柳蔚来说就像个新年大礼包。

    离开大牢时,庄常还没回过神来,另外几位巡按府大人也是不明所以,一群人交头接耳,都在互相证明,刚才他们不是做梦。

    柳蔚走在最后面,她的心思绕的远点,想到了秦远川。

    钥匙印章在前,万茹雪交代在后,两者之间仅隔了一天,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。

    因为万茹雪的交代,庄常这下彻底忙了起来,他兴奋得不得了,回县衙时,还用的是小跑,挺胖的一个人,跑起来肉都颠着颤。

    一帮巡按府同僚看他跑,也跟着跑,之前最为主张息事宁人的张大人,甚至还跑到庄常前头,回过头来跟庄常说:“庄大人这阵子也忙得够累了,后面的事,张某愿意替你分担!”

    分担个屁,怕事儿的时候跑的比狗还快,现在争功了,倒是恬不知耻的窜前面去了。

    庄常理都没理那张大人,回到衙门,进了书房,顺手就把房门给反锁了,任凭那几位同僚在门口又敲又喊,就是不让他们进来!

    万茹雪交代的消息,很快便在西进县传开了,各路看戏人马,全都瞠目结舌,其中反应最大的,一为万立,二为万重。万立那边虽说是被软禁,但外面的消息还是能传进来,他并未知会过女儿揽罪,更不知女儿为何将十多年前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都掀出来说,他的第一反应是,认为这是巡按府那些老狐狸在讹他,但

    随即,秦远川亲自来衙门,着急的问他究竟怎么回事,他才确定,茹雪竟然当真揽罪了。秦远川的状态看起来很差,对着一向敬重的万大人,他难得的一次发了火:“除了巡按府那几位油盐不进的大人们,其他地方,该打点的都打点好了,甚至司马大人那边也来了信,说会站在咱们这头,可现

    在突然闹这么一出,之前联系好的几位大人都打了退堂鼓,有的称病,有的称事,个个均称不见客,甚至将之前送的礼都退了回来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秦远川深吸一口气,疲惫感与背叛感双重夹击,他狠狠的按着眉心,一锤桌子:“究竟小姐为何要突然交代罪行,大人您难道没跟她说,让她好好闭紧嘴巴?!”

    气急攻心的指责脱口而出,万立沉默的看着秦远川,仔细注视他每一寸表情,目光幽深且危险。

    说实话,女儿揽罪,万立受到的冲击很大,但冷静下来,怀疑的对象也昭然若揭,女儿与秦远川的关系他一清二楚,茹雪突然交代,必然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,而这个人,极有可能就是秦远川。

    万立一直不太信任秦远川,但碍于身边会办事的人实在是少,秦远川不会讨好卖乖,却比那些只懂溜须拍马的无能之辈好上十倍百倍,因此他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但终究人心隔肚皮,哪怕秦远川是他的左右手,万立也不可能将他当自己人那么信任,尤其是现在出了这种事,他怀疑的第一人,自然就是秦远川。

    可秦远川不知是恶人先告状,还是当真无辜,一通脾气发得万立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就在气氛逐渐凝固的时候,秦远川又说话了:“用药吧。”

    万立看向他,眼睛眯成一条线。

    秦远川道:“大人不是有那种灵药吗,让人暂时咽气,假死托生。”

    万立皱眉:“你要本官给茹雪吃?”

    秦远川深吸口气:“否则还能有什么法子?先诈死过去,死无对证,届时再加以周旋也容易些。”

    现今这个时候,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但万立已经无法相信秦远川。

    “此事本官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秦远川一脸烦躁:“事不宜迟,大人,大局为重!”

    万立又盯着他看了许久,眼里试探、斟酌,什么情绪都有。

    秦远川也不逃避,与他对视,眼里满满都是真诚,还有不加掩饰的焦急,这是因为同气连枝,他害怕被万茹雪拖累而产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万立还是没给出确定答案,外面却传来敲门声。

    这是个暗号,秦远川来见万立,本来就是避着人的,打点了县衙的衙役,但会面时间不可能太久,外面现在在催了。

    万立合了合眼,稍稍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摆摆手道:“你先走吧。”

    秦远川还想再说点什么。

    万立已不耐烦:“待本官确定好,自会命人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秦远川没办法,只得不甘不愿的离开。一直到离开县衙,回到客栈,秦远川脸上的焦躁都没褪去,而这样的状态,他持续了两天,这两天,除了去见万立,他还四处奔走,去了许多如今在西进县暂居的官宦居所,忙忙碌碌,呕心沥血,花出去

    不知多少银子。

    而这些,自然也被黑暗中那双监视他的眼睛,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两天后,县衙后院,万立的房间。

    侍从恭恭敬敬的颔首,将这两日秦远川的一举一动,据实相报,末了补充一句:“秦大人应当的确无疑。”

    万立没做声,眼睛看着窗外,指尖轻轻敲击着桌面。

    侍从耐心的等着他吩咐,直到过了好半晌,才听万立轻笑出声:“若他的确无疑,那也就罢了,要是当真是他做的,那他如今一言一行,便是故意做给本官看的,你说,本官真的养出了一只小狐狸吗?”

    侍从不敢轻易回复,只沉默了一会儿,斟酌道:“秦大人一向效忠大人,多少年来,从未违背,小的实在不敢相信,在如今关键时刻,秦大人会出卖大人,况且,他与大小姐又是……又是那种关系。”

    万立扫了那侍从一眼,道:“知人知面,不知心啊。”

    侍从便不敢说什么了,但心里还是认为,大人这是多心了,那可是秦远川秦大人,在大人身边多年的老人,他要出卖大人,何必等到现在?要出卖不早就出卖了?

    总之,万立现在是无法信任秦远川,但他也没抓到秦远川吃里扒外的证据,也只能静观其变,万立一边思索对策,如何抑制女儿揽罪带来的后续问题,一边又要堤防,防止秦远川倒打一耙,反咬他一口。

    而就在整个西进县都因为万茹雪的交代,而陷入不同程度的紧张刺激中时,汝降王千孟尧暂居的李府,发生了一件大事。深夜时分,李府,走水了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