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78章 通天的大火,就烧破了这么块皮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一场大火,在所有人耽于睡梦时发生了。

    通天的火光,惊住了打更的更夫,紧接着,便是敲锣打鼓的呼喊。

    这晚的西进县,家家户户基本都被惊动了,柳蔚站在屋前,看着远处隐隐冒起的黑烟,问身边的容棱:“这是不是太冒险了?”

    容棱给柳蔚批了件外衫,将她搂了搂,搂到怀里:“他们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柳蔚叹了口气,顺势歪在容棱肩上:“不会出什么意外吧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容棱漫不经心的回:“人都清开了,除了千孟尧,不会有人受伤。”

    柳蔚“啧”了声:“这是下了血本啊,要是烧毁容了怎么办?那不是因小失大?”

    容棱轻笑一声:“岳单笙与师父还在呢。”

    柳蔚又点点头:“这倒也是。”李府的大火,是在下半夜被浇熄的,万幸的是,火势虽大,但没人丧命,可倒霉的是,起火的地点是汝降王的寝房,听说是半夜蜡烛倒在纱幔上引起的,所以不可避免的,汝降王受了轻伤,左臂手肘被烫

    坏了。

    那清俊无双的玉面王爷缠着一只胳膊,面色漆黑,眉目幽深,那模样,活像要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上门慰问的各路官员,立刻偃旗息鼓,打算等天亮了再来看看。

    而李府内,汝降王发了一通大火。

    跟在汝降王身边的人都知道,汝降王不轻易发火,他是个喜欢用冷言冷语,阴阳怪气来表达不满的人,他不会直接骂人,更不会直接打人。

    而今天,他做了。

    将大厅的案几一把掀翻,任由杯盏碟瓷撒了一地,他再起身,一脚踩碎破裂的瓷片,走到下方的侍卫首领面前,一巴掌,扇在对方脸上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劲,又是盛怒中,把那侍卫首领扇得脸都歪到了一边,腮帮子肿了,嘴角还泛起了血丝。

    “是你做的,对不对?”千孟尧平静的问,眼睛里却像淬了火似的,他咬牙切齿,又抓住是为首领的衣领,大吼一声:“现在坐不住了?开始想要我的命了?是不是!啊!是不是!”

    一通质问,侍卫首领很被动,他低垂着头,咬牙直接跪下,磕着头告罪:“属下该死,还望王爷息怒!”

    千孟尧一脚踢在他身上,把人踢到一边,抬眼却看向厅内其他人。

    厅里的人很多,都是侍卫,三股势力的都有,千孟尧扫过他们,眼睛红出了血丝:“谁吩咐的,谁要我的命,说!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低头,无人吭声。

    千孟尧抬手按着自己的眉心,深吸口气:“不说吗,那便是都有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所有人齐齐跪下。千孟尧看着他们,抿紧了唇,握着拳头:“你们不说我也知晓,是他对不对,一国之君,呵,让我发现了点旧事,便恼羞成怒,还以为要等到我回京再动手,没成想这就忍不了了?这么快就想除掉我这个眼

    中钉了?啊?”

    最先被打的侍卫首领几乎立刻喊道:“此次事件实属意外,皇上从未想过伤害王爷,我等出京以来,一直奉皇上之名保护王爷,皇上一直将王爷当做珍爱的晚辈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千孟尧抬起胳膊,露出自己绑了伤口的手肘:“珍爱的晚辈?这个珍爱法?”

    侍卫首领要冤枉死了:“这次大火,属下会尽快查证,务必给王爷一个交代!”

    “你查?”千孟尧冷笑:“自己查自己?”

    这是非赖上他们了,侍卫首领简直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“起火原因是蜡烛倒在了帐幔上,而那帐幔平日都是拢起的,偏今夜,王爷特地命人放下来……”

    千孟尧立刻看向他:“你这意思,是说本王自个儿活该?”

    侍卫首领忙磕头:“属下不敢,属下不敢,只是其中或有隐情,还请,还请王爷给属下一点时间,天亮之前,属下必给王爷一个说法!”

    千孟尧还是气怒,但看了眼外面的天色,犹豫一下,他发了一回善心:“好,天亮之前,本王等着!”

    现在离天亮还有些时候,因为房间被烧毁,千孟尧只得临时住到偏院。

    岳单笙站在偏院门口,身上穿着亵衣,困得没精神。

    千孟尧进入院子时,看了他一眼,表情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管事为千孟尧临时安排的屋子,就在岳单笙隔壁,等回了房,千孟尧以疲惫为命,把人都撵走,侍卫们平日还厚着脸皮的不愿走,但今个儿却不敢捋虎须,屁都没放,老老实实的出去了。

    人一空,千孟尧便卸了一身的戾气,懒洋洋的靠在椅子上,看着门外的岳单笙:“你倒闲适,也不担心本王遇险?”

    岳单笙眼皮都没掀一下,静静的看着他:“王爷这不是好好的吗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哼了声,抬了抬自己胳膊:“受伤了。”

    通天的大火,就烧破了这么块皮,还值得特地说?有这么娇气?

    岳单笙没吭声,脑子又想到了钟自羽那浑身上下的疤,钟自羽就是个身上没一块好皮的小混混,但以前那些伤还是小打小闹,最严重,最深、最惨、最重的那道疤,却是蔓延了他整个后背。

    冷不丁的又想到了当初割他后背的过程,岳单笙有些失神,当时钟自羽一言不发,疼是肯定疼的,但就是没叫,也不知倔强什么,就盯着他,眼里又是痛苦又是伤心。

    多想一会儿,岳单笙就开始烦,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,但现在钟自羽重新出现在他面前,又变成了一副遍体鳞伤的样子,总让他,渐渐心软。

    重茗的死是因他钟自羽,这是铁一般的事实,无可推脱,这么大的仇恨摆在面前,他却对自己的仇人心软?

    岳单笙觉得自己真是傻了,小时候那些情分,难道还能记一辈子?做错了事就该受罚,他要钟自羽死,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但下次,他应该,会看在昔日的情分上,对他仁慈一点,让他死得,舒服点……

    “喂。”千孟尧敲敲桌子,拉回了岳单笙的思绪。

    岳单笙回神儿正好对上千孟尧视线,沉默一会儿,他抿了抿唇,走过去坐到千孟尧面前,拉过他的手。

    千孟尧不明所以,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岳单笙替他解开缠着的布,同时解释一句:“我有别的药,好一点的。”千孟尧“哦?”了一声,另一只手支着下颚,盯着岳单笙的侧脸,似笑非笑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