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82章 是狼是狗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侍从很是惊慌,闻言哪敢再说,忙应承一句,匆匆离开。

    万立在房中坐下,双手紧握着,一向不露声色的脸上,难得的带了些焦躁。

    这一焦躁,就是近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外面守门的小衙役突然又来敲门,道:“万大人,有人找您。”

    万立起身,忙走到门旁,却从狭小的窗口间,看到外面站着的人,是秦远川。

    秦远川的脸色很难看,额头上还带着薄汗,应当是匆匆赶来的,他见到万立,忙支了一锭银子给看门小衙,上来,便压低声音问:“下官方才见到了阿业,他说大人要小姐认罪?”

    万立没回答,反正上下打量着秦远川,沉着脸问:“你从哪儿来?”秦远川急的心急火燎,想也没想就回:“城外驿站,今早收到的消息,司马大人今日会到?司马大人之前一直不愿前来,这回下官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他,有他在,今个儿的堂审,必会有利咱们,可下官还未等到人,却见县衙衙役赶来,说要下官上堂。进衙之后,下官不敢贸然上堂,寻了个借口,说要上净房,偷跑出来,原是想直接来见大人,却在途中见着阿业,阿业说大人要让小姐认罪,可是真

    的?大人,此事万万不可,巡按府这次咬住不放,若治不了大人,他们必会拿小姐开刀,定罪月后,这不明摆着要先祭一人,若小姐同意了,等待她的,只有死路一条!”

    万立始终打量着秦远川的表情,看了半天,他方不得不承认,若不是这小崽子对自己当真忠心一片,便是他养虎为患,真正养出了一头会吃人的大老虎。

    面上不动声色,万立转了转眼珠,问:“茹雪为何认罪之事,你说你去查,可查到了?”

    秦远川点头:“查到了,小姐,是中计了。”

    万立挑眉:“什么计?”“巡按府的计。”秦远川一脸沉重:“那天大人您说,小姐认罪不是您授意的,下官便觉奇怪,一番打探后,果真查出,一切皆因巡按府庄常,庄常派了人住进小姐所居的那间大牢,每日朝夕相对,那人说了许多辱没大人的话,小姐听不下去,几次与那人争执,认罪那日,也正因受了刺激,小姐才不管不顾,只图为大人平反,却贸贸然的,说了些不该说的话,可大人,小姐毕竟是您的亲生女儿,您不能不管

    她!”

    万立又问:“此事你是何时查到的?”

    秦远川一顿,道:“两日前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迟迟不报。”

    秦远川犹豫一下,半晌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“说啊。”万立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秦远川看了他一眼,终究道:“下官怕大人听了生气,会,会不管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万立不知是信了没有,但脸上的表情明显是讽刺。

    他说了这么多,问了这么多,无非是一再试探,想看看秦远川到底是狼是狗,可三言两句,他现在几乎已经确定了,是狼。

    养不熟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可这头小狼到底背叛他到了什么地步呢?

    “茹雪之事,我自有主张,你今个儿不许上堂。”

    秦远川迟疑:“可县衙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业的话一带到,茹雪不会吵着要见你,你,就老老实实的呆着,见不到你,本官父女,或许才有一线生机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,说得可谓诛心。

    秦远川皱眉:“大人您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万立头也没回,转首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秦远川透过那小窗缝,看着万立的背影,清清白白的双眼倏地染上一缕阴鸷。

    姜,到底还是老的辣,这是看穿了?

    不过也不重要了,只待今日过了,一切尘埃落定,他这出戏,也就能散场了。

    前堂那边,气氛出奇的诡异,成齐没心没肺,一听要等什么秦远川,白眼早就翻到后脑勺了,之后见大家居然真的在等,他一下就没精神了,偷偷骂了两句脏话,就歪在旁边打瞌睡。

    现在都快睡完一觉了,堂上终于有了心动静。

    “立罪书,我签。”

    万茹雪这一语刚出,萎靡不振的人们,顿时精神奕奕。

    成齐也不睡了,揉着眼睛,懵懵的问身边的表妹:“秦远川来过了吗?什么时候来的?我睡得这么沉吗?”

    云想也等得有些疲惫了,揉揉自己的脖子,道:“没来,万茹雪估计自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成齐不信,要是能想通,还用折腾这小半个时辰,鬼使神差的,他的目光突然转向前边的柳蔚。

    柳蔚一直是与西进县的县师爷坐在一块儿,两人偷偷摸摸的,说了许多小话,成齐现在看过去,就看到柳蔚正在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万茹雪突然声明要签立罪书,柳蔚也没什么反应,不惊讶,不好奇,就这么一片平静的听着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成齐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什么东西,却就是觉得不对,他问云想:“方才我睡着后,你那个柳姐姐做了什么?”

    云想倒是一直关注着柳蔚,闻言腼腆的抿嘴笑笑,说:“就坐在那儿啊,特别俊朗,英姿飒爽,怎么看都好看。”

    成齐皱眉:“谁问你这个了,我是问她做过什么没有?离开过没有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这话不是云想回的,却是成齐左边,突然冒出的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成齐一扭头,看到身边之人时,吓得人差点跳起来:“纪,纪大人,你何时来的?”

    他旁边这位置明明是空的,怎么冒出个人来?

    纪淳冬看也没看成齐,目视前方,回了一句:“一刻钟前。”

    成齐闻言就很尴尬,咳了一声,终于不再叨叨了。

    万茹雪当堂签下了立罪书,在她签字画押后,庄常虽然面上不显,但心中的确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临门一脚,他最怕的就是节外生枝,索性万茹雪这边总算定案了,那接下来,便轮到万立了。

    小心翼翼的收好立罪书,庄常一拍惊堂木,喝道:“带,前亭江州府尹,万立上堂!”

    万茹雪在被带下去的最后一刻,听到了这句传召,她忙扭头去看,想抓紧机会,再看自己父亲一眼,可直到她被扭送下堂,也没见到父亲身影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万茹雪并不知,她这一生,再也见不到她父亲了。直到临死关头,钢刀临脖之际,她也,没再见到那个将她呵护宠爱了一辈子的父亲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