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86章 就是比谁嘴皮子翻得快吗?结案!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柳蔚出声:“万大人这话可有意思了,您说王区、黄旁不好就行,人家王爷说他们好就不行?怎么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王爷点灯?您说什么就得是什么,不是也得是?别人说的就是狡辩、就是胡言、就是

    信口雌黄,鬼话连篇,您这是不是有点不讲道理啊?”

    万立绷着面孔,狠狠的看着柳蔚:“你又是谁?这县堂之上有你说话的份儿?”

    千孟尧马上给柳蔚撑腰:“本王让她说的,如何?”

    万立握紧了拳,咬牙别过头去:“诸位既已决定污蔑万某,又何必惺惺作态,摆出一副公正严明的姿态,做什么公审?平白让人恶心!”柳蔚轻声细语:“万大人,咱们好好说话,不要发脾气,您前头说了这几位人证那么多的不好之处,有打妻儿的,有逼良为娼的,听起来的确个个都不是好人,那您认为,这群坏人为何要千里迢迢,跑来这

    西进县来刻意冤枉您这个大好人?”

    万立皱紧了眉头,刚要回答。柳蔚又打断他:“您一定会说,因为这是有人安排的,有人要对您不利,那么天下之大,为何偏偏就有人要对您不利?旁的不说,咱们白山洲的司马大人,与您一样,同为一州府尹,官居相等,怎么没人设

    计陷害司马大人?为何偏偏就找上您了呢?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胡搅蛮缠!”万立冷声道。

    柳蔚却言:“那您强词夺理,将几位人证物证贬得一无是处,如此,难道不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胡搅蛮缠?分明是证据确凿的事,你三言两语,钻一些空子,就想全部抹灭?您是不是有点太自以为是?”

    万立让她逼得出离愤怒,呵斥道:“你这小仵作大言不惭,本官不需向你解释!”

    “万大人,在下称您一声万大人是给您面子,但您可不能自称‘本官’,您现在是嫌犯,您的乌纱帽已经被摘了去,您说这话等同是冒充朝廷官员,庄大人,冒充朝廷官员,这是什么罪名?”

    庄常听柳蔚说得满心过瘾,立即回答:“冒充朝廷官员,乃是流放之罪!”

    柳蔚轻飘飘的:“那您可以再加一条,万立方才于众目睽睽之下出言不逊,藐视朝廷,冒充朝廷官员,在场这么多人,这回,总算是人证物证俱在了吧?”

    庄常还真听她的话,顺杆往上爬:“本官记住了,师爷,这条罪状写上了吗?”

    旁边的师爷立马点头:“写上了写上了。”

    一唱一和,简直像在演戏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就是演戏,不就是语言陷阱吗?不就是比谁嘴皮子翻得快吗?他万立有他的张良计,他们自然也能造一把过墙梯,比后台,司马吉有汝降王够分量吗?

    比证据,人证物证都有,东西在,人在,光靠嘴皮子就想翻案?想得是不是太美了?柳蔚看万立黑着脸不说话,却还是不依不饶:“万大人,您方才那边狡辩推脱之言,随便一个状师都说得出来,您没那么厉害,您的话也没那么无懈可击,您若是觉得不服气,觉得不甘心,还有一个办法,

    您可以告御状,您这样的罪名,自然是要入京受刑的,到了皇城底下,您找皇上替您平冤去,看皇上愿不愿意管您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话时,柳蔚眼皮又扫向旁听席上的司马吉,果然,司马吉脸色陡然大变,随即,跟身边的侍从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司马吉会突然出现,本身就透着古怪,官场上的朋友,都是见利忘义的朋友,哪怕是同门师兄弟,也是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    万立不知是怎么把司马吉骗来给自己撑腰的,但若让司马吉知道,皇上已经放弃了万立,他又会不会这么傻,继续给万立当个冤大头呢?

    京中宝美人失势之事,司马吉的确已有耳闻,万立还押期间,京中小道消息太多了,司马吉之前一直没决定是否要来助万立,就是摸不清皇上的打算,害怕一不小心触怒龙颜。

    但皇上那边毕竟没有明确态度,万立这边却不断的派人来与他游说,司马吉最后是让万立说通了,相信了万立所言的“皇上是为了避嫌”。

    相信之后,他就来了,但如今大庭广众,随便一个外人尚且提到了“看皇上会不会管你死活”这样的笃定之言,司马吉一下又慌了,小心试探的询问一圈后,旁边的其他官员竟都给出他统一的答案。

    皇上必然不会管万立,若是要管,巡按府哪有胆子堂审?早寻个由头,轻拿轻放了。

    这是说得通的,司马吉一下后背津津,满头大汗,他这是真让万立给坑了。

    看清时事后,司马吉一下就坐不住了,身上就跟长了虱子似的,左摇右摆。

    偏偏此时千孟尧走过去,站在他跟前。

    司马吉心口一跳,立马起身,躬身行礼:“见过王爷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瞄着他黑洞洞的脑袋,抬了抬眉:“本王的位置,坐得畅快吗?”

    司马吉猛地一咽唾沫,回头看了眼自己坐了半天的椅子,紧忙手忙脚乱的让开,恭请道:“下官该死,不知这竟是王爷您的席位!”

    千孟尧也没坐下,只看着他,道:“这堂上没有你的席位,你可知是为何?”

    司马吉哪里还听不懂这个暗示,忙低着头,咬牙道:“下官糊涂,还请王爷提点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放低了声音,说的话不像提点,更像威胁:“司马大人,何必为了莫须有之人,自毁前程?本王记得,你比万立可小七八岁,这白山洲府尹的位置,还能再坐七八年吧?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。”司马吉满口答应,又忍不住看了眼堂前万立的位置,最后豁出去了,深深拱手,道:“下官告退。”

    话落,带着侍从,扭头就走。司马吉都走了,万立才反应过来他这是临阵脱逃,连忙要把人喊回来,堂上庄常却在此时出声:“前亭江州府尹万立,贪污受贿、包庇恶行,为非作歹,无法无天,共犯罪行二十四条,皆存属实,务须狡辩

    ,现本官判,万立众罪相叠,死罪虽免,活罪难逃,于月后还押入京,定京城中缉大牢,牢狱三十二年服刑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这是巡按府的好处,这天底下,像万立这样的地方二品大员,也只有巡按府能不通过御审,直接定罪定案。

    如此,万立案,结。

    堂上堂下,所有人皆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当然,万立并不甘心,就像柳蔚说的,他还有个突破点,那便是进京告御状,如果,皇上还舍不得他,他依旧有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但,皇上会舍不得吗?

    万茹雪的嫁妆单子,万立筹备着的两百万两私吞税款,现正在送往京城的途中,只要皇上收到这笔款项,万立,便只剩下死路一条。万立当年曾是状元及第,身份显赫,又为官多年,因此哪怕犯案二十四条,判处的刑法,也仅仅是牢狱三十二年,若要他人头落地,巡按府还做不到,只能由皇上亲自开口,这两百万两银子,与万立“中饱

    私囊”“吃里扒外”的罪名,不知是否足够皇上将他打入死刑?现在的万立,或许还将“入京”当做最后一道救命符,殊不知,真正入了京后,才是他死到临头的最终一刻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