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87章 相当熟悉的身影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万家两父女的案子,一审就是一天,从县衙离开时,外面已近黄昏。

    庄常还有得忙,不止他,巡按府一众官员也都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万立之案非同小可,虽说已经定刑,但恐有反复,他们尚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柳蔚走得最快,怕被庄常拉壮丁。

    容棱在门口等她,看她出来,就去牵她的手。

    千孟尧本站在衙门前,感觉容棱没跟上,就回头瞧了一眼,一瞧就瞧见那两口子不知何时都手拉手凑一块儿了,腻得他“啧”了一声,撇嘴扭开头。

    岳单笙这时驾着马车过来,车上没车夫,岳单笙就坐在车夫的位置。

    马车准确的停在衙门当口,千孟尧立刻迈步过去,要上车的时候却顿住,然后看着岳单笙。

    岳单笙单腿曲在车辕上,动都没动,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千孟尧提醒:“脚凳。”

    富贵人家的马车较高,上下车不好抬腿,都是设了脚凳,这辆车也配了脚凳,就挂在车辕底下,车夫应该在贵人上车前把脚凳拿出来,供予踩踏,但岳单笙没拿。

    岳单笙像是没听懂,明明千孟尧那两个字是对着他说的,他听了,却只是别开视线,看向后面的容棱与柳蔚,然后催促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挑了挑眉,感觉出来岳单笙这是在无视他,可他哪儿又惹这人了?

    容棱柳蔚慢条斯理的过来,因为两人前头堵着个千孟尧,柳蔚就下意识的唤了句:“王爷?”

    千孟尧回过神来,抬着腿,跨上马车,动作拉扯得有点大,看着挺狼狈的。

    他上去后,柳蔚也窜了上去,最后上的是容棱。

    马车不大,车厢坐三个人已是极限,脚凳不脚凳的,容棱、柳蔚肯定是不计较的,他俩啥时候上下车是踩过凳子的?不都是直来直往吗?

    千孟尧却不能不在意,因为他是一直踩凳子的。

    一直都有,就今天没有。

    车厢里柳蔚跟容棱在说话,柳蔚说她饿了,在衙门呆了一天,早饿了。

    容棱捏着她的手指,说回去就吃。

    柳蔚便把下巴搁容棱肩膀上,懒洋洋的耷拉着脑袋。

    容棱侧身稍微将她搂住,手没事干似的,又去拨弄她的鬓发,非要把那缕飘下来的发丝给她别到耳后去。

    千孟尧看着很不自在,咳了一声,故意问:“可有备本王的碗筷呢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,抬眸看他一眼,容棱则凉凉的扫着他。

    两夫妻都没吭声,拒绝之意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千孟尧失笑:“这么不欢迎本王?”

    柳蔚又扬唇笑着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但是也没说那就一起到家里来吃吧。

    千孟尧颇为无语:“本王家的马车,却像是本王碍了你二人的眼似的,莫不然,本王出去坐?给你们腾位置?”

    车夫旁边还有个狭窄的位置,也够一个人坐,但堂堂汝降王,断不可能真的去坐。

    容棱柳蔚都知道他是说笑的,偏偏一帘之外的岳单笙冷不丁的一句:“少添乱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一顿,有些无辜的望着柳蔚:“他这是怎么了?从方才开始便阴阳怪气的。”

    柳蔚哪知道,容棱也不知道,两夫妻压根没想管别人的事,又凑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千孟尧在旁边看他们墨迹了一路,好不容易车停了,他率先下去。

    这里是容府,岳单笙先送容棱和柳蔚回来。

    容棱与柳蔚紧随下车,两人道了别,就要进府,千孟尧不声不响的跟在他们后面。

    岳单笙皱了皱眉,问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千孟尧也没回答,就往里面走。

    千孟尧留下来用晚饭了,尽管没有人邀请他,但是他已经坐在了主人席。

    此时天已渐黑,食物被一一端上,桌前坐满了人,大家热热闹闹,就像往日一样。云想比柳蔚他们还早回府,回来就跟云楚、云觅讲堂上的趣事,云家四兄妹今日只有云想去旁听了,另外三个是不太关心,但云想说起来,云楚、云觅还是很捧场的洗耳恭听,只有云席,一点心神没分过

    去,看到柳蔚,反而拿出一张药方,与她讨论正事。

    这药方是给李玉儿喝的,柳蔚也比较关心,两人一商量,就商量到饭菜上齐。

    容家人与云家人相处了这般久,早已不分彼此,也没了当初的疏离,两家人就像亲朋好友一般自在,吃饭的时候,还会时不时的说点闲话。

    千孟尧就这么静静看着他们,也不插嘴,但却将他们的家长里短都听了个大概。

    饭食过半时,云楚率先放下空碗,说:“我吃饱了,先回屋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就起身走了,云觅看了她一眼,没有跟上,但表情不好。

    餐桌上的其他人似乎都见怪不怪,柳蔚与云席还在说药方的事,云想在强迫李玉儿吃蔬菜,小黎把蜘蛛小花带上了桌,给它吃切碎了的肉丝,容棱则盛了一碗汤,让柳蔚务必喝完,不能剩下。

    大家都各做各的,云楚的离开,对除了云觅以外的人来说,都没影响,但千孟尧上次来容府做客时,已经知道了那位云小姑娘为何总是提前离席。

    所以,他就状似无意的问了一句:“钟公子的伤不是好得差不多了?现在还需旁人特意照料吗?”

    餐堂里一瞬间静了一下,柳蔚抬头看向千孟尧,过了半晌,才回:“钟自羽已经搬走了,能下地后,便让他朋友接走了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显然没料到这个,微微错愕。

    柳蔚有些看透他的心思:“岳单笙有什么不对劲,王爷您自个儿问他就是,在我们这儿,您是找不到答案的,况且钟自羽他,也没本事左右岳单笙的心思,他们二人的关系,可不是那么好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稍稍垂下眸,面上没有被戳破的窘态,只沉默一会儿,又问:“那么,那位小云姑娘这是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这话的意思,竟像是怀疑容府私藏了钟自羽。

    这么理解也没问题,毕竟钟自羽行刺过汝降王,汝降王这人,又不是那么宽宏大量,有点小心眼,记仇。

    云觅闷闷的道:“我姐是去找那小白脸了,那小白脸就住在过两条街的客栈,王爷您要找他,去那儿找就是。”

    于是,晚饭过后,千孟尧还真去了两条街外的大风客栈。又在客栈楼外,瞥见了一道,相当眼熟的身影。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