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全职高手  永夜君王  赘婿  金瓶梅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388章 眼底尽是凶戾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岳单笙刚从大风客栈出来,门外还停着他的马车,跳上马车,他还没拿起鞭子,就瞧见前方缓慢地走过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看了看时辰,戌时一刻,之前千孟尧非要进去容府用晚饭,岳单笙没进,但定了戌时三刻去接他,可现在千孟尧提前出来了,还不偏不倚的来了大风客栈外。

    岳单笙倚在车辕上盯着他,眼角不经意又撇了下客栈二楼的某扇窗户。

    千孟尧走过去,嘴角噙着笑,问:“可吃过了?”

    岳单笙还没吃饭,但应了声“恩”,也懒得细言,道:“上车吧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没上去,反而走向客栈内。

    岳单笙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廉价的客栈,厅堂内三教九流都有,富贵逼人的当朝王爷却没有半点嫌弃,坐到个靠楼梯的位置,招来小二,点了几碟小菜。

    岳单笙最终还是跟着他进去,坐在他对面,面色不善的问:“你不是吃过了?”

    千孟尧道:“又饿了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有些不耐烦,但从身份上来说,他是管不了这位小王爷的,说难听点,他只是对方的侍卫,为其效力,哪怕不甘不愿,也得尊个主仆之别。

    小菜端上来,卖相很差,油溅得到处都是,有些菜头还炒焦了,千孟尧光看就没胃口了,筷子拿了又搁下。

    岳单笙趁势道:“吃不下便回府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嗤笑一声,语气凉飕飕的:“这间客栈环境不好,菜色还差,如此困苦委屈,你也不担心,损了你那位伤情初愈的旧友身子?”

    岳单笙眉头又拧紧了些。

    既然话都说开了,他也懒得遮掩,直言道:“你若是来寻仇的,他就在三楼,从左数第二间房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往楼上看了一下,表情越发阴凉,反问:“你来见他做什么?”

    岳单笙没回答。

    千孟尧音量渐大:“本王问你,你来见他做什么!”

    岳单笙说:“我不是来见他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明显不信,盯着他的目光尽是嘲讽。

    岳单笙说:“我来见另一人。”

    千孟尧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这时,旁边却突然传来一道轻飘飘的声音:“他来见我。”

    魏俦单手端着托盘,盘里放了一碗药,这药是钟自羽一会儿要喝的,他刚从厨房拿出来。原以为岳单笙已经走了,没成想还呆在大堂点了一桌子的菜,魏俦本没想再跟岳单笙打招呼,却听到他对面那人厉声质问,魏俦不认得那人,却隐隐猜到对方应就是柳蔚口中,那位暂雇岳单笙的小王爷,

    因此多了个嘴,窜出来搭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千孟尧也不认识魏俦,瞧这人中等年纪,模样普通,身上还有一股子药味,下意识先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魏俦是个糙脾气,瞧出对方嫌弃自己,还就把药盘搁下,坐到了他们这桌。

    岳单笙斥了魏俦一句:“滚,没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魏俦磨了磨牙,瞧着岳单笙看:“老子可不是钟自羽那孙子,对你小子千依百顺,你再骂一句试试?”

    千孟尧这会儿倒不吭声了,坐在边上,瞧着眼前的场面,还有点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这状况,要说起来还挺复杂的,今个下午,岳单笙送千孟尧去了衙门后,本也进了百姓堆里看白戏,但万立这案子,造势太久,来凑热闹的老百姓太多,这人一多,就容易撞见熟人。

    岳单笙就这么与钟自羽打了个照面,他脸色当即就差了,钟自羽则一声不吭,扭头就走。

    钟自羽是跟魏俦一块儿来的,岳单笙当时几乎本能的追了出去,却被魏俦拽住。

    钟自羽的朋友很少,除开自己与重茗,就只剩一个魏俦。

    早年,岳单笙也与魏俦打过交道,知道这人为非作歹,是个用毒高手,当时他还劝过钟自羽,让他与魏俦少来往,怕他被带坏,谁成想时过境迁,现在这两人恶与恶的凑一块儿了。

    岳单笙不想与魏俦纠缠,甩开他,要离开。

    魏俦却叫住他,冷不丁的骂出一句:“那么大的海难,怎么就没把你淹死?”

    岳单笙朝魏俦直接动手,你来我往,直到钟自羽回来,一言不发的把魏俦拉走。

    之后岳单笙也没心情回衙门看戏,他烦躁的在衙门外,一呆就呆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再后来衙门散场,他心烦意乱的继续当他的车夫,再之后,千孟尧去了容府,他就来了大风客栈。

    对,他也知道前几天魏俦从柳蔚那儿接走了钟自羽,两人就住在大风客栈,他也不知自己这是来干什么,就觉得憋了一肚子的火,想找个人发泄。

    然后他就看到了魏俦。白天打过一场,岳单笙知道,比起用毒他不是这人的对手,但真论武功,他能把魏俦头打烂,而经过白天的纠葛,魏俦似乎也没打算跟他动手,两人互相仇视了一会儿,魏俦突然问:“你想不想知道,岳重

    茗刚死那会儿,他过的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岳重茗刚死的时候,岳单笙是崩溃的,是疯狂的,那是他唯一的妹妹,他无法接受,每天都活在痛苦与懊悔中,苟延残喘。

    那段时间,他没见到钟自羽,钟自羽跑了,在与他打了一架后,负伤逃了。岳单笙猜到他应该是去投奔魏俦,但他不知魏俦住哪儿,无法追寻,只能留在原地,埋葬了妹妹的遗体,抱走了妹妹用尽性命诞出的那个尚在襁褓的孩子,再之后,他远走他乡,抵达岭州,将孩子,交托

    给了柳家人。

    岳单笙过得浑浑噩噩,不明不白,关于钟自羽,他余留下的只有恨。

    那了时候,钟自羽在做什么?

    他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也不好奇。

    现在魏俦却突然提起,趁着岳单笙错愕之时,给出了答案:“自杀。”

    岳单笙猛地看向他。魏俦说:“他忙着自杀,我救了他三回,第四回他才愿意活下来,因为我说,岳重茗的孩子被你带走了,我说你这人连妹妹都养不好,那么小的孩子,肯定也养不好,他要不去将孩子要回来,那孩子没准会

    让你养死,然后,他就振作了,一边哭,一边在嘴里念着对不起,念了两天两夜,第三天,终于肯吃饭了……”那段时间,是魏俦对钟自羽改观的时间,两人以前的关系,就是狐朋狗友,凑在一起没少干坏事,但自从那次,魏俦才知道,钟自羽跟他不一样,他没心,钟自羽还有心,那小混蛋,居然还有真正在乎的

    人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他就像个长辈,一直照顾着钟自羽,这种心情有点像养了个孩子,还是个熊孩子,但是孑然一生,无亲无故的魏老哥,还真觉得挺有意思的,因此父亲这个角色,他一演,就演上瘾了。

    现在再看到岳单笙,魏俦很难不为钟自羽抱不平,是,岳重茗的死,钟自羽就是侩子手,这个没得说,但岳单笙这个做哥哥的难道就一点错都没有?有些话他以前就说过了,不想重复,但岳重茗的死,对任何人而言,都是折磨,受苦受难的不止是他岳单笙,每个人都很难受,所以,姓岳的,能不能请你不要用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态,摆出一副兄妹情深

    的表情,去羞辱这个世界上,仅剩的,还将你放在心上毕恭毕敬的人。你明明知道,你做什么他都不会反抗,你就是杀了他,他也不会恨你,那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他?你为什么要选在医馆后巷对他动手?是你故意给了他一线生机!那现在,你又凭什么这么恣意妄为的出现

    ,用你所谓的仇恨,再次无止无尽的去折磨他?

    魏俦一口气说了很多,说到最后,他也没听到岳单笙的一句辩驳。

    然后,他去了厨房给钟自羽煎药。

    煎药出来,也就是现在,岳单笙还没走,身边且还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气氛很古怪,客栈里已经有不少食客偷偷摸摸的在往他们这边看。

    药应该趁热喝,钟自羽的身子还没好全,魏俦又瞪了岳单笙许久,才哼了一声,端着药盘,上了楼。

    直到他的身影消失,岳单笙还在那里,眼底尽是凶戾。千孟尧犹豫了很久,才拉了拉岳单笙的衣袖,掏出银子,付了饭钱,小心翼翼的往门外走,边走边说:“跟我回去,有什么事,咱们回府再说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