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09章 柳蔚有很多秘密……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纪南峥这么紧张,实在是因为他万万没料到,这一代的纪家,竟有金瞳女。

    最后一任金瞳女的出现,要追溯到数百年前,距今实在太过久远,若非族志上白纸黑字的记载,连他也不相信这世间还有如此奇特之事。

    伴帝为星,听起来多么荒谬,可却又的的确确发生过。

    纪荟。一个一生只活了二十五年的苦命女人,天生异瞳,十七岁那年偶遇前朝末代君王万翰帝,得帝恩宠,入宫为妃,荣冠后宫,历经五年,由低嫔晋至皇后,却在三年后,义军容家军挥军南下之时,自寝宫中

    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纪荟,是一个见证了历史更替的女人,伴帝为星,她找到了那个需要自己陪伴的君帝,却无法辅佐他,令他成为一代明君,最终,只导致国破家亡,而她,亦红颜薄命。

    金瞳女的出现究竟是好事,还是坏事,无人可知,但有一点无可否认,一旦金瞳女现世,这世间,必将出现大事。

    再与祝问松的话结合,纪南峥现在是真的慌了,他害怕金瞳女的魔咒会与自己的外孙女有关,他不希望自己的家人做什么大人物,他只想他们平安喜乐,健康安定。

    心里这般想着,他已等不及,这就要出门去找外孙女。

    祝问松却拉住他:“您这样问她,恐怕会吓着她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一顿,又纠结起来:“可是……若不问……”

    “先问容棱。”祝问松给自己的老大哥出主意:“那小子好歹是您外孙女的枕边人,又心性冷静,为人沉着,先从他下手,看他是否知道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一说,纪南峥才想起来自己女儿嫁人了,外孙女嫁人了,她现在都是曾外祖父了。

    但是外孙女的相公……

    “我方才没注意看,那个容……容……”

    “容棱。”祝问松拉关系:“我徒弟,大徒弟,做事干练,脑子也好,值得托付终生,纪大哥,咱们这也算儿女亲家了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表情淡淡的:“再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忙道:“他们都成亲了,孩子都两个了,哪能再看看,怎么?您还不满意怎么的?阿棱那小子,在青云国可是很吃香的,多少名门闺秀想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纪南峥听着也没什么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祝问松有点吹不下去了,就说:“我去叫他,您等等。”

    几个小辈本在楼下用饭,祝问松在楼上喊了一声,就把容棱喊走了,柳蔚怪狐疑的,问她小舅:“这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纪淳冬心大,无所谓的摆手:“能有什么事,你外祖父那人,是出了名的好脾气,看了谁都笑呵呵,他还能为难你家容棱不成。”

    事实上,为难谈不上,但也算个下马威了。

    容棱老老实实的站在房中,看着眼前两位老人,躬身给纪南峥行礼。

    纪南峥表情不咸不淡,抬手道: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容棱身躯僵硬,尴尬的停住。

    纪南峥上下打量他,问:“坐吗?”

    容棱没动,看了眼他师父。

    祝问松也没嫁过闺女外孙女,不怎么明白他纪大哥现在的心态,不好瞎出主意,就谨慎为上,替容棱道:“年轻人,哪能说不了两句就坐,长辈面前,站着就行了,纪大哥,让他站着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笑了声:“问松啊,我同阿棱说话,你不要插嘴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一听都叫“阿棱”了,忙不迭点头: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容棱却没他师父那么看得开,从外祖父的口吻中,他已听出了不善,琢磨了一下,他也不知自己哪里不招老人家的眼,只好以静制动。

    纪南峥又看着容棱,笑问:“你师父方才可是将你夸上了天,说你人本事,又能干,还有姑娘缘,说是许多名门闺秀都想嫁你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容棱心里一个咯噔,忙自辩:“晚辈从未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不怎么明白:“不是吗?难道我记错了?我明明记得你那两个师妹还老跟我说,有个什么郡主,天天往你府上跑,你那皇帝老爹还要给你俩指婚,是有这个事儿不?”

    容棱滞了一下,看向师父:“您记错了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摸摸下巴:“记错了?是记错了吗?”

    纪南峥在此时说道:“是不是风流多情,暂且不知,但却撒谎成性。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老人家一眼,沉吟片刻,道:“柳蔚性情刚烈,成亲之日,我曾许下鸳盟,今生今世,只娶她一人,一生一世,绝无二心,如若违背,天诛地灭,万箭穿心。”

    这话,终于令纪南峥抬了抬眼皮,他审视的又将这米已成炊的外孙女婿打量一圈儿,最后道:“记得你的话,希望你说到做到。”

    容棱颔首:“能否做到,晚辈会用这一生的时间,向您证实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的表情又和善了许多:“坐下吧,我同你师父,有正事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看看他纪大哥,又看看他大徒弟,最终咳了一声,小声问容棱:“师父刚刚是不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了?”

    容棱毫无孝心的点头:“是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棱坐下后,祝问松便简短的将纪家金瞳女的传说,与柳蔚的命格,说了一便。

    容棱是祝问松的大徒弟,虽说与师父修习的是武艺,可周易八卦,却也有所耳闻,他并不觉得这些星象之说纯属荒谬,反而在师父提到“续命”时,他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祝问松立刻问:“你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又摇头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皱眉:“如今说的是我外孙女的安危大事,你若知晓什么,最好是和盘托出。”

    容棱还是那句:“没有,是晚辈想岔了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又问:“那你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容棱看了他一眼,依旧道:“当真没有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气得不行,扭头看祝问松:“你这徒弟胆子不小!”

    祝问松也挺尴尬的,他给容棱打眼色:“得罪你媳妇的外祖父对你有什么好处?知道什么赶紧说,别耽误!”容棱站起身来,也不惧二老逼视,只行了一礼,躬身道:“有些事,并非晚辈不想说,只是晚辈不确定柳蔚想不想他人知晓,柳蔚有很多秘密,武艺、医道、甚至那一手验尸解剖之术,这些稀奇古怪的本事,她究竟从何习得,她从未透露,这些事,晚辈虽有猜测,却不愿逼她,她若有朝一日想说,晚辈自愿倾听,她若不说,那一辈子如此,也没甚所谓,二位若真想知道,大可直接问她,但依晚辈而言,不

    问比问好,她如今平平安安的在这里,就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将来若是不平安呢?”

    金瞳女的存在,让事情有了很多不确定性。“那就将来再说,总之,无论危机重重,亦或是喜乐康泰,她的一生,都将有晚辈守护,假若有一日当真不幸倾来,也自有晚辈,替她抵挡这一切灾劫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