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12章 乖孩子,别哭了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房间里出现了长久的寂静,柳蔚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容棱心中忐忑,他起身,拉着柳蔚道:“我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柳蔚没回应,她像嵌进椅子里了似的,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祝问松看看容棱,又看看柳蔚,瞧着柳蔚几乎瞬间苍白的脸,他声音也不自觉放轻,道;“就是随便问问,你不愿意说吗?”

    柳蔚低垂着眉眼,好看的眼睫覆下来,遮住了她眼中的情绪。

    沉默还在蔓延,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柳蔚依旧不置一词,始终不动如山,只脸色苍白,远远看起来,竟……格外的渗人。

    祝问松也有点怕事,他咽了咽唾沫,有点后悔一时冲动,把这丫头惹毛,他小心翼翼的提议:“要不,今天先不问了?”

    容棱又拉了柳蔚一下,想让柳蔚跟他走。

    可柳蔚依旧没动。

    房中的氛围越发古怪,倒是纪南峥,看着正对面的柳蔚,表情越来越悲戚,他心揪了似的疼,祝问松一说不问了,他立刻附和:“好,不问了,都不问了,好孩子,你别害怕。”

    容棱这刻也紧张起来,他抿了抿唇,倾身,对柳蔚道:“出去,我慢慢同你说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柳蔚动了。

    她先慢慢抬头,看向容棱,视线冰冷,瞳孔凉漠,那眼神一扫过去,便把容棱看愣了。

    多久了,容棱已不记得有多久没在柳蔚眼中看到如此陌生的戾气了。

    他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    然后,柳蔚慢慢抽回了自己的手,目光流转,最后把视线定格在师父身上。

    祝问松刚才就有点怕了,现在被柳蔚这么可怖的盯着,他一下就有点站不住了,他往后缩了两步,强持镇定的喊:“那个,容棱,你你你,你带她先走吧,你们先走。”

    容棱神色复杂的看着师父。

    柳蔚身形稍微挪了挪,方才她是端正的坐在椅子上,现在,她很放松,盯着师父,冷冷的问:“小令是谁,与您有关?”

    柳蔚这个人吧,气势大张的时候,真的是很恐怖。

    祝问松眼睛左右瞥着,然后小声说:“有,有点关系,有一丁点的关系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答案,您会死吗?”柳蔚又问。

    祝问松被她这口出狂言给惊了,声音更小了:“话也不能这么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认识一个小令,他叫柳令,好了,您知道了,您想怎么样?!”

    “怎么样”三个字说出时,柳蔚身体如猎豹一般猛地一拔,一巴掌重拍在桌子上,视线阴鸷且侵略的死瞪着祝问松。

    “哐当”一声,祝问松让她一吓,后脚没站稳,直接坐到了桌后的床榻上,他坐在床榻边缘,两只手规规矩矩的合在一起,使劲揪手指。

    “说啊,知道了要怎么样!”柳蔚又问一声,连拍三下,在实木的桌面上,砰砰砰,竟然拍出三个手掌印。

    纪南峥看得眼睛都直了,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祝问松手指头都快被自己拔掉了,他看着柳蔚道:“我不是说,不问了,都不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咬牙切齿,她看不得祝问松那畏畏缩缩的样子,她发疯似的站起来,单手一掀,把整张桌子掀翻了,乒琳哐啷,桌上的杯盏茶碟,直接碎了一地。

    祝问松这回反应快了,他从床上站起来,两步跑到纪南峥背后,让他纪大哥给他撑腰。

    柳蔚直接绕过去,伸手就要抓他,容棱眼疾手快,拖住了柳蔚,把她强行按在怀里。

    祝问松趁机说:“你带她出去,快出去啊!”

    容棱瞪了师父一眼,又放软声音,轻哄柳蔚:“冷静,先冷静一点。”

    柳蔚冷静不了,她眼神跟淬了毒似的,紧盯祝问松,问:“还想知道什么?说啊,你还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祝问松是真的害怕了,他拼命的摆手:“不问,不问,都不问了……”

    柳蔚眼眶都是红的,若说刚才是因为生气气红了,现在这层浅红里,却又带出了几缕血丝。

    她这是,哭了。

    眼泪没流许多,只一滴,一滴泪落下,又被她迅速抹掉,她倔强的咬紧牙关,手指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纪南峥真心觉得愧疚,他们不该问的,不该逼这一个小姑娘的,他佝偻着身子站起身,慢慢往前走两步,又不敢伸手触碰,只能隔着短短的距离,无措的道:“别哭了,乖孩子,别哭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从容棱怀里出来,扑过去抱住外祖父,因为委屈,泪水簇簇落下。

    纪南峥听她这么哭,忍不住也跟着落起泪来。

    柳蔚把脸埋在外祖父怀里,吸着鼻子,哽咽着问:“你们,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纪南峥不住摇头,拍着她的后脑道:“什么都不想知道,你什么都不用说,你是个乖孩子,你是外祖父的好孙女,方才是外祖父想差了,是外祖父错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把脸抬起来,泪眼朦胧的望着这个前世熟悉的外祖父。

    纪南峥心疼得受不了,揪着衣袖给她擦泪,道:“不哭了,乖,不哭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眼睫湿湿的,鼻子嗡嗡的问:“你们为什么问小令是谁?”

    纪南峥摇头:“不问了,你不想说,就再也不问了。”

    柳蔚停顿了一会儿,看看藏在老远的师父,又看看站在一旁的容棱,最后又望向外祖父,抿了抿唇瓣,道:“小令,是我弟弟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点头,又抱住她,道:“好,知道了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明显有话还想问,可又怕再把柳蔚招急了,只能扁着嘴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柳蔚就待在外祖父怀里,好像很久很久前的从前一样,哑着嗓子说:“小令是我心里很重要,很重要的人,没有他,我应该是早就死了,他为我而死,我这条命,是欠他的。”

    祝问松一下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纪南峥也明悟了,他点点头,话中有话的道:“我们感谢他,十分,万分的感谢他。”柳蔚终于不哭了,她擦擦脸颊,破涕为笑:“外祖父若是有兴趣,我可与您说说关于小令的事,他比我小一岁,却天生比我厉害,又聪明,又能干,无论在怎样的逆境下,都能奋勇而上,在最恶劣的环境里,依旧能傲然独放,您如果能见到他,一定会很喜欢他,对,您肯定会喜欢他!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