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22章 找回自己的腿,才能走到黄泉路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老汉把故事说得绘声绘色,多得是阳气刚烈的年轻人不信,可话已说到这儿,大家来了兴趣,纷纷侃起自己的“遇鬼”经历。

    有的直接是谎编,有的则是抄袭志逸怪谈,老汉听大家不将此事放在心上,气愤的敲桌子:“我说的是真的,我们明月镇有支鬼神军,你们尽管问镇上的老人,上了年纪的哪个不知道!”

    起先说话的莽汉也跟嘴道:“我说的也是真的,我半夜街上看到的鬼影,真的没有身子!”

    老汉这故事大家倒不提了,那莽汉所谓的没身子鬼影,却有人搭腔:“老哥你说你是在哪儿见到的无身鬼?”

    莽汉道:“就是隔壁镇,上回我给隔壁镇的胭脂铺送货时在那儿留了一夜,就是那晚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插嘴之人咂摸了一下,摇头:“若说是隔壁镇,我倒是想到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莽汉忙问: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刘喜娘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那插嘴之人是本地人,熟知当地民情,对周边村镇的闲事也了解颇多。见大家好奇,他也不卖关子,叹息着道:“刘喜娘是隔壁镇的闺女,镇长是个鳏夫,刘喜娘年幼时就没了娘,后来镇长娶了个新夫人,新来的夫人给他连生了两个大胖小子,刘喜娘这大闺女,在家就彻底不值钱了,五年前江南连同周边三座州府大旱,朝廷忙着赈灾救援,百姓们也是各施各法,我们明月镇就由镇长起头,在山里挖起了地下水,隔壁镇倒是有趣,他们不想着怎么引水灌稻,却是想着向天求雨,你说你们一不是法师,二不是道士,哪来的本事求雨啊,可偏偏他们不知打哪儿找了个偏方,还真似模似样的摆起祭坛,可是祈福最后一步,大家都知道是供以牲畜斋果,愿佛享用,可他们也不知祈的

    是哪路的佛,说那神仙不要生猪鸡鸭,竟是要活人为祭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就是那刘喜娘嘛。”旁边吃饭的茶客冷不丁的冒出一句。先说话那人点点头:“咱们这天子脚下,又不是什么穷乡僻壤,你以活人祭神,也不怕官府治你个滥杀无辜的死罪,听说当时隔壁镇就被官府扫荡了,可又听说他们趁半夜,还是偷偷将人祭了,祭的就是镇长家的刘喜娘,这主意还是刘喜娘那后娘出的,说是整个镇子,就没有比镇长家的姑娘更尊贵的了,拿她祭神,神仙肯定满意,再后来,那刘喜娘就没消息了,可有人听说,她哪里是被祭给了什么有来路的神仙,分明是被祭给了水鬼,还是让她那亲爹,生生把他溺死在镇边的荷塘里的,从那以后,隔壁镇就经常传说鬼话,有人说见到了刘喜娘从荷塘里爬出来,她说她的腿被水鬼吃了,她要找回自己的腿

    ,才能走到黄泉路,重新去轮回,要不她就只能生生世世困在水里,直到魂飞魄散为止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堂里忽的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那声称撞鬼的莽汉咽了咽唾沫,艰难的问:“也就是说,我看到的,是那个刘喜娘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那人点头:“你若不是喝酒吃昏头,看花眼了,那你见到的那条腿,就是刘喜娘要找的腿,那腿在街上,说明刘喜娘也在那条街上。”

    莽汉吓得大白天的,出了一身冷汗:“腿不是让水鬼给吃了吗?怎,怎么又在街上?”说话那人摇头:“那自然不是刘喜娘原本的腿,你们没听过吗,这五年来,隔壁镇出过好几次命案,死去的姑娘,无论是正常死的,还是枉死的,被发现时,腿上都有伤,最严重的一个,右边整条小腿都被

    山上的野狗啃烂了,镇上都在传,那些人腿上的伤,都是刘喜娘弄的,她就是想从别的姑娘身上找到合适自己的腿,可看了这么多,还是没有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莽汉话都说不清了:“没,没有合用的,那街上的腿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是因为不合用,你才会只看到腿,看不到身子,因为没安在一块儿嘛,那街上的腿,指不定又是哪个刚死的姑娘的,我最近也没去隔壁镇,倒是他二叔前两天去送了一次虎皮,问问便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那个所谓的二叔不在客栈,却有相识的人立马去门外喊,喊了两嗓子,就喊来了一个左脚有些跛的中年汉子。那汉子一脸粗蛮,听了众人的问话,还真捉摸着道:“前个儿是听说,隔壁镇有户人家的闺女去山上采笋菇,不小心摔进了山坳,被找到的时候,人已经没气了,腿有没有受伤?唔,好像两条腿骨被摔断了

    吧,那么高的山,人都摔死了,摔断骨头有什么好奇怪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满堂都炸了。

    “还,还真是那刘喜娘作祟啊?”

    “那,那那隔壁镇的人怎还敢安心居住,他们就不怕刘喜娘发起狂来,把整个村子都屠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不是,我听着不是这个意思,那老哥说了,那些姑娘都是自己死的,只是死了之后,刘喜娘才去相看她们的腿,也就是说,刘喜娘没害过人,又怎么会把村子屠了?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胡话呢?哪有鬼不害人的?我看那些人就是让刘喜娘弄死的,你说好好的怎么就掉进山坳了,既然知道山上哪里有笋菇,自然是熟悉山路的,既然熟悉山路,咋会说掉进山坳,就掉进山坳呢?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那刘喜娘说了,要腿是为了走那黄泉路,她是想投胎的人了,哪里又会在人间作恶?”

    众人你言我语,聊得是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柳蔚抱着儿子干巴巴的坐在边上,小黎听了一会儿,已经困了,挽着娘亲的脖子问:“我们能回房吗?”

    柳蔚起身将儿子托着,直接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云觅也早就没兴趣了,打着哈欠跟在背后。

    只有云楚,兴致勃勃的听得津津有味,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,让云觅嫌弃得喊都不想喊她。

    楼下的话题越说越远,柳蔚把几个孩子送回房后,打算去云想屋里坐坐,却在路过走廊时,看到二楼到一楼的楼梯拐角处,精神矍铄的外祖父正趴在哪里,也在听楼下说话。

    柳蔚走过去,站在外祖父身边,笑着问:“您也挺喜欢听鬼故事啊。”

    纪南峥摇了摇头:“故事是故事,却不见得假。”

    柳蔚狐疑的挑眉:“恩?”

    纪南峥幽幽的问:“若我说,刘喜娘是真的,鬼神兵也是真的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柳蔚愣了一下:“啊?”

    纪南峥侧着身子,认真的盯着他的外孙女:“知道我为何要带你们在这明月镇落脚吗?”

    柳蔚茫然的摇摇头。纪南峥叹了口气:“蔚儿,外祖父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