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大名著文学网
热门推荐: 全职高手  剑来  逆天邪神  魔道祖师  醉迷红楼  赘婿  
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

第1426章 就不怕是引狼入室,后患无穷?

(快捷键←)[上一章]  [回目录]  [下一章](快捷键→)
    这个张翠翠,就是柳玥。

    柳蔚可以百分之百确定。

    张元还在争吵,魏俦也来了脾气,叽叽喳喳,鸡飞狗跳,闹得酒楼掌柜都过来了,哀求他们千万别在馆子里闹事。

    柳蔚制住了魏俦,让他坐下。

    魏俦心气不顺,重哼一声,给了柳蔚面子。

    张元看柳蔚的模样姿态,觉得他是个能做主的,便喘着粗气道:“伤我妹妹,本就是你们不对,我妹妹现在破相了,你们说,怎么办吧!”

    柳蔚冷冷的看着他,又瞧了躲在后面的张翠翠一眼,问:“你希望我们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赔钱是肯定的,但若我妹妹的伤治不好,留下疤,将来影响嫁人,你们要赔她一份八台的嫁妆!”

    赔汤药费,哪怕贵一些,几十两银子也顶够了,但赔嫁妆?光是一应金饰绸缎,怕就得花上数百两,更别提八台的嫁妆,添添加加,至少得几千两了。

    还不待柳蔚等人说话,旁边看热闹的食客已经插嘴了:“你妹妹就是金镶的银铸的,也费不了八台嫁妆,你当你家那是公主呢?”

    张元呵骂道:“我大伯在京中生意做得红火,前年更晋升为皇商,我家的妹妹即便不是公主,也差不到哪儿去,别说八台,就是八十台,她也担得起!”

    食客笑了:“竟还真把自家的闺女,与公主相提并论,以下犯上,你这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张元气急:“我说的本就是实话,我家堂妹……”“你家大伯有钱不假,但一无官职,二无封号,皇商之名,更是年年替换,说到底他也就是个平头百姓,区区商户,怎敢如此夸大,今个儿在酒楼的人这般多,随便一个将此事传出去,你们张家,明天就等

    着完蛋吧。”

    张元一愣,像被吓住了,惶恐的看向周遭听客。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们忙左顾右盼,熙熙攘攘,都是一个镇上的,张家又是镇长,没人真会出这个头,去传这些闲话得罪人。

    但张元到底不是真的傻子,心里思忖了一下,还是压低了声音,跟柳蔚等人道:“哪怕不要八台,五台,五台总少不了。”

    魏俦听了半天,也知道这张元是狮子大开口,他冷笑一声,道:“那你还是报官吧,看官府怎么判,就你妹妹这破烂姿色,老子还真不信她值五台嫁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元气急:“你说什么!”“说你妹妹丑。”魏俦吼道:“一张老相,妹妹?看着比你年纪还大,你看她眼角都有皱纹了,像个大姑娘吗?水灵灵的姑娘是什么样的,李玉儿,你过来,看到没,这才叫小姑娘,年纪轻,又白嫩,你妹妹

    那是什么,又干又瘪,比我看着都老,还敢冒充小姑娘,还嫁人,哪家短命老鬼要这样的媳妇,能不能生出孩子尚不说,回头真生了娃儿,走出去被人当婆孙那才叫笑话!”

    魏俦骂人那是真的街头水平,街头水平叫什么,又叫泼妇骂街,三句话不离人身攻击,脏话说起来尖酸又刻薄,不看他男子扮相,不知道的,还以为是谁家的恶婆婆在骂小媳妇呢。魏俦骂完自己也痛快了,看那张元被气得浑身发抖,张翠翠也被骂得红了眼眶,他毫无愧疚,反而继续吆喝:“推了她是我们不好,但也是有原因的,傻丫头是看到楼上有人丢石头下来,怕砸着你妹妹,才

    给她推开,谁知道你妹妹跟豆腐似的,磕一下就成了这样,傻丫头也是一番好意,失手过重是她不对,但你们穷追不放,你们就有理了?还破相?就那破脸,破不破相有啥区别。”

    张翠翠听到这里,终于忍不住,捂着脸,哭泣着跑出去。

    张元又想继续理论,又想去追妹妹,最后一番权衡,他还是想追妹妹,同时对柳蔚等人放狠话:“你们等着,都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人离开后,酒楼的热闹渐散,魏俦坐下来,发现柳蔚、容棱,包括小黎都在看自己,他哼了一声,颇为骄傲的道:“不用谢。”

    小黎慢吞吞的转开视线,给太爷爷夹菜,柳蔚与容棱也低头细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魏俦一愣,又不服气了:“你们还真不谢啊!我立了多大功啊,你们怎么不夸我!”

    柳蔚抬了下眼睑,淡然的道:“张家是清风镇的土地主,你闹成这样,张家更不会善罢甘休,且等着吧,估计不到午饭用完,他们又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魏俦无所畏惧:“回来就回来,咱们想走,还有人拦得住不成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走。”柳蔚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魏俦不解:“不走?为何,那刘喜娘的事不是查清楚了吗,就是百姓谣传,没什么鬼怪,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“我想多游玩几日,不可?”柳蔚道。

    魏俦撇嘴,一脸看不上:“这穷地方有什么好游玩的,还不如明月镇热闹。”

    事实果然如柳蔚所料,不等这餐用完,张家果真又派人来了,这回来的不是张元,而是清风镇的新镇长,张元他老爹。

    张镇长是当地有名的乡绅,家底富足,人缘极好,见了柳蔚等人,没有开口责问,而是先就张元吵闹一事,道了个歉,道歉之后,话题仍旧转到了张翠翠的伤势上。

    “翠翠是我大哥的女儿,来清风镇本是来给我做寿,上门是客,客人在我家里受伤,我张家自该负责到底,因此,烦劳诸位,与张某到祠堂走上一趟。”

    清风镇隶属江南,为京城管辖,但镇上的小事,一般也不会真闹到京城衙门去,一些鸡毛蒜皮的矛盾,都是把人带到祠堂,由镇长乡绅族老联合做主。

    魏俦不愿去什么祠堂,他又不是清风镇的人,正待吵闹,柳蔚却站起身来,反问道:“张翠翠真是镇长您家的亲侄女?”

    张镇长理所当然的道:“自然是。”

    “您是自小看着她长大的?”

    张镇长一愣,下意识道:“我张家分家得早,十多年前我大哥一家便去了京中定居,也是去年,两家才重新联系上,翠翠这才经常来镇上瞧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柳蔚皱眉:“也就是说,小时候您见过张翠翠,长大后,却是去年才重逢,您也无法确定,这张翠翠,是否就是您的亲侄女,对吗?”

    张镇长让她这话弄懵了:“公子到底想说什么?翠翠就是我家侄女,此事千真万确,更有大哥的亲笔书信……”

    “亲笔书信,莫非自去年至今,镇长只见过张翠翠一人,却未与令兄、令嫂相见过?”

    张镇长顿住:“去年张某竞争镇长一职,忙于镇上暇事,京中大哥亦生意兴隆,分身乏术,我与兄长的确尚未见面,只是翠翠这一年来总是往返两地,替我们带话,两家也相处得……”“张镇长。”柳蔚打断他的话,语气严肃起来。“都未见过令兄,您如何能随随便便将一个陌生女子,视做侄女?您就不怕,这是引狼入室,后患无穷?”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错误举报 | 返回顶部